“年卅晚,行花街,迎春花放排满街。”

 

新年民谣响起,不少广东人的思绪被拉回儿时。年夜饭后被爸妈紧紧牵着,往争奇斗艳的新春花市里钻,啥也不买,只为博个“行大运”的好意头。


循着新春花市的传统习俗,今年深圳欢乐海岸——华侨城创意文化园,邀请了植物概念品牌超级植物与一众不按牌理出牌的艺术家、设计师,攒了场“超级新年”艺术计划。让这个跨世代的新年,满溢对未来日常的非常规想象。



 


坐落于深圳湾畔,以低层独栋建筑构建起蜿蜒街道体验的主展场欢乐海岸,与大多数购物中心的钢筋水泥鳞次栉比不同,这也使得这些或前卫或可爱的创意艺术作品,有机会见缝插针,与湖光月色或消费场景相偎相依

 

接下来就跟紧我,一起探探这些创作者的脑子里都装了哪些怪东西。


参展艺术家/设计师抢先看👀






光之子 | 单色光谱

MONOSPECTRUM

光的魔力,被封印在花瓣里

 



 

这枚灯光装置来自光影魔术组合光之子,这次他们将带来四件艺术作品与深圳的朋友见面。

 

“单色光谱”由八件频闪灯凑成花朵模样,持续不断地振动、变色,透过棱镜穿过缭绕烟雾发生色散,密闭的空间被映得色彩斑斓。掀开幕布置身其中,追光踩光、四处游荡,看身边的伙伴在这幅魔法全息图中朦胧若现,然后许愿,这场梦久一点,再久一点。

 


📍欢乐海岸购物中心O'garden L1层106铺

 

 

光之子 | 曲线光晕

WARPING HALOS

看得见摸得着的主角光环

 




认真打量太阳,十秒左右就好,便会发现它周围出现了白色,有时是彩色的圆形光环,这玩意儿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钻石尘”。

 

光之子一定是自然界资深观察玩家,他们从太阳中获得能量与灵感,钻研出了这件作品。“曲线光晕”会自己完成颜色与亮度的调节,间或振动与闪烁,睁眼闭眼间,俨然一部科幻片正在上演。


📍欢乐海岸购物中心G层中庭

 

 

光之子 | 零时间

ZEROTIME

把你们的闪光灯借给我

 




这是光之子带来的第三件作品,没有光的灯光装置。

 

空间中整齐排列着许多悬挂式逆向反射管,被烟雾层层环绕,等待有心人将它们点亮。

 

怎么说呢,当你端着手机缓慢行走在黑暗中,身边的玻璃柱由一及百悄然亮起,嗯,有种自己是龙中龙凤中凤的错觉,真·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1957年,海因茨·马克和奥托·皮纳组建了艺术家团体“零”,皮纳如此解释这个名字:“一个沉默和纯粹的区域,一个新开始的可能性。”

 

这亦是对这件作品最好的注解。有了观众打光穿梭其中,“ZEROTIME”才有意义。

 

📍欢乐海岸购物中心L1层46-48铺

 

 

光之子 | 光浴

HEALING LIGHT

过载的光,无限量供应

 



 

名副其实的灯光浴,仿佛在蒸三温暖。

 

这里过分的光明可能会和“全世界都停电”一样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但当你适应了这种明亮之后,或许就会想要抓住这种从外到内“被照亮”的快感(也没准是想迅速逃离)

 

通过光的一千零一种应用,光之子想要唤起观众本就丰富的感知,用光线同孩子捉迷藏、与你说说话。


“深圳是非常有启发性的,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的。所以这里有无限的可能性,我们都在憧憬未来,感觉未来就在这里。”在下面的视频中,光之子成员Christopher Gabriel提到,这里的商业空间将有潜力成为一座满载灵感的宇宙空间。



©️好物门

 

📍欢乐海岸购物中心L1层8号门外广场

 

 

奥中章人 | 界中之水:水面之上的水

INTER-WORLD-WATER: The water over the waters

所谓的感觉,会骗人

 



 

如何用柔软的材料构筑坚固的框架?又如何以高强度的原料展现“软”的意象?

 

正是京都艺术家奥中章人在创作中始终思考的事儿。

 

在他的作品中,缤纷的色彩与柔软的触感背后,可能是坚固的材料正在支撑,亲自参与并发现这一事实的观众,可能会惊呼“WOW”、“OMG”或瞬间Get到这一不可思议的平衡。





奥中章人的装置总是放在室外,阳光、风雨甚至恶劣天气与它的互动,都成为了塑造艺术的必经过程——而欢乐海岸中的露天与湖面,与其正好不谋而合。在艺术家眼中,人与作品、环境与作品所触发的化学反应,可比那些艺术馆里的警戒线、玻璃房来得更珍贵

 

📍欢乐海岸购物中心心湖湖面

 

 

许倬尔 | 色彩实践 3.0

光是生命啊

 


铁板、烟雾机、LED灯,这三大件组成了艺术家许倬尔千变万化的艺术作品。

 

沉稳的蓝色圆盘向外漫射绿色光晕,一面将现实模糊,一面将梦境编织,占据着空间,记录了时间。周遭种种,似是被吸进了这张圆盘,经由蓝光映照着,同伴都变了脸色。

 

它融入心湖码头的风景,又成为了这处胜地新的打卡点。




©️好物门

 

📍欢乐海岸狂欢大道心湖码头

 

 

超级植物 | 蓝藻时代

论辈分,我们得喊它爸爸

 


null


约是两亿四千⼋百年前,蓝藻在地球冒泡儿,进行了历史上第⼀次光合作⽤。多亏了它最先吐出了氧⽓,才有我们的容身之地。又顺便地,开启了植物的新纪元。


“每逢新的一年到来,我们总会有很多期待。于是我们把蓝藻抽象放大,希望传达给大家简单直接的信息,也希望通过它的故事告诉大家,新的一年充满无限可能。”最擅长以花草玩概念的超级植物如是说。


他们带来的超级装置“蓝藻时代”,惟妙惟肖地描摹了这第一种生物的怪里怪气,配色活泼,模样讨喜——这次的合作,正中团队下怀,他们正想尝试这般“预期之外”、“不可思议”的植物。


“充气和雕塑是我们一直在实验的手法。当一棵小小的植物被几十倍几百倍放大之后,你会对它产生陌生感,像梦境中的场景,也像我们想象中的未来。”服,从做产品到做装置,超级植物的脑洞从来就没停下来过。




我司同事已完成创意园的“蓝藻时代”打卡 ©️黄大凯

 

📍欢乐海岸购物中心G层、L1层/华侨城文化创意园南区、北区

 

 

苏五口 | CONP地产中介公司

最不务正业的中介,这儿一抓一大把

 



 

把“不合作”写在脸上的设计师苏五口,带着他的不正经服装品牌CONP,来了。

 

他们决定抛头露面,扮一回地产中介。借“中介”之名,正大光明地行“推销”衣服之实,同时许你百分百热情与周到的服务体验。


这里的“中介”有两层意思,一是帮对的人找到对的衣服,二是暗喻了苏五口如今身份的转换——“CONP的店铺与品牌现在交给了专业的同事负责,我自己已经不太参与运作与设计了,我更像是找到这个地址的中介角色。”


当问及希望以此为消费者留下何种印象时,苏五口相当坦诚地表示:“消费者怎么看这个品牌,我认为目前我们还没有考虑那么多,反而比较重视同事怎么想的。”


得,还是这么酷得让人接不上话。



至于这次究竟拿出了多少尖货好货,得亲自到场听了中介们的花言巧语才知道。

 

📍欢乐海岸购物中心北区3号铺

 


 

这次的“超级新年”,欢乐海岸把圣诞、元旦、春节打包在一块儿,将人们对传统习俗的情怀牵引到对艺术文化的审美追求上来,让门槛降低,邀请全民参与,把“艺术+节庆”的氛围造得浓厚。

 

艺术介入商业在2019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今年十月开张的欢乐海岸O’garden已经与我们打过照面,消费者因此有机会在市中心寻到一处桃花源,看书写作,吃饭谈心。你看,这些年我们遛弯的街道,它更有人情味儿了。




O’garden实景图 图源网络


比起凭空造节赚取眼球,“超级新年”踩在辞旧迎新之际,既放大了O'garden的绿色生态观,又正好响应了现代人越来越重视的“过节仪式感”,倒也聪明得很。经由艺术、创意、灯光、装置,欢乐海岸正在将这种随时随地艺术一下的理想生活方式,仔细剥开送到消费者嘴边。


这声光色俱佳的新型花市,这诚意十足的“超级新年”,还真叫人不自觉地为下一个十年蓄满期待值。


🎤


最后,TOPYS逮住了本次艺术计划的策展人、创意品项创始人刘钢,并向他提了几个小问题,欢迎收看。


TOPYS:欢乐海岸给到您的Brief是什么样的?这次的“超级新年”艺术计划为什么以“植物”为主题?


刘钢:欢乐海岸希望我做的,是一个全新艺术形式的圣诞、元旦和新年计划。


去年十月,欢乐海岸的新项目O'garden开业,于是“植物”的主题正好切合了这个契机。

 

TOPYS:如何使这个艺术计划本身贴合欢乐海岸的商业空间属性?和您先前的工作经历对比,这次在工作流程,或是对项目的考量上,有哪些机会与挑战?


刘钢:其实艺术计划本身就有很大的可能性和适应性,只要空间可以有开放的心态。这个不是最大的问题。


和之前我所做过的展览相比,商业空间的人群更加开放。毕竟是非美术馆空间,布展和展览管理上的难度要更大。


TOPYS:在整个展览组织与动线设计中,有没有一条逻辑贯穿始终?是什么样的逻辑?


刘钢:我们希望大家在展览中间关注光的可能性,而不是关注光的形式。我们以视觉观察员的方式让超级植物,苏五口,光之子以及许倬尔介入。既有设计,又有艺术。将商场的展陈放到一个相对话题性的角度来讨论。


TOPYS:是否有预设过这次“超级新年”会收到的反响?希望受众从中得到什么?


刘钢:我们希望观众由普通的展陈概念,变成一个观展概念。这不仅仅是关于圣诞、元旦和春节的装饰,而是一个带给观众全新体验的展览。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