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引得哲学家们争辩了几个世纪。


这儿有支短片,来自动画师Shane Beam,严肃讨论了鸡的一生。


鸡蛋破壳,小鸡长大,大鸡被抹脖子,再后来成了桌上的烤鸡,循环往复。


可爱的滤镜下,是努力严肃表现的残酷。




还有这一组,极力展现动物欲望的动图,真是毫——不——色——情——呢。


“动物不会被谁伤了心。”是作者为它们拟的注解。


        


        


        


        


“我的大部分灵感来自网上有趣的动物视频,抖音的算法很棒,我绝对是低调的愚蠢行为主义动物鉴赏家。Shane早前接受采访时毫不掩饰自己对沙雕短片的喜爱。


这位出生于弗吉利亚、如今生活在芝加哥的动画师,擅长以跳出日常的脑洞,稚嫩的线条,引起极度舒适的配色,为他想要表达的种种赋予一种极其无厘头的律动——你永远猜不透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却极容易被他不按牌理出牌的风格牢牢圈住,迈不动腿。


周一的我。



加班的我。



周五晚上有约会的我。



周末透支的我。



最后,好东西都去了别人口袋(以上都是看图说话,别认真)



白眼翻到后脑勺的我。


还有这支着力描绘旅途中各式各样美好奇遇的短片,是Shane为芝加哥独立摇滚乐队Varsity的单曲《Must Be Nice》制作的MV。迷幻、绚烂、带着些神经质,大千世界像万花筒一般在你我面前旋转、交织、重叠。



并非专业科班出身,缺少正规的电影知识,一切全靠自学与直觉,Shane坦言:“这个过程中有许多事情一直困扰着我,有好有坏,它们都真实反映在了如今这些作品的风格里。”


我们现在看到的,动画短片里这些捋不直的线条、梦幻的配色,或许都是作者曾经纠结、甚至挣扎过的证据。当然最重要的,我还是想要借用一下这颗脑袋瓜里那些将日常变抓马的灵光一现。


最后,一个合理的猜想:抖音,可能真的是创作者的救命APP。



传送门

Shane Beam 个人网站

Shane Beam instagram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