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作为一个天天打满鸡血的优秀员工,你肯定也有过站在公司门口却不想进去的时候吧?


别不好意思承认,因为不仅大部分员工会有这样的念头,可能连你的老板也产生过这样危险的想法。


瑞典时装品牌 Acne Studios 的创始人之一 Jonny Johnasson 就是一个真实的例子。在三年前的某一个早上,他在斯德哥尔摩的总部门外徘徊了很久,最后甚至下定决心为公司找一个新家。


没错,他就是那个花光了所有积蓄送出100条牛仔裤,从而带火了 Acne Studios 的 Jonny Johnasson。而

 Acne Studios 就是你所熟知的那个靠着羊绒流苏围巾、emoji 卫衣、卖断货的笑脸鞋火遍全球,但却号称“不赶时髦”的神仙品牌。


位于斯德哥尔摩老城区的 Acne Studios 总部旧址


“我希望这是一个带有试验性的先锋空间。人们可以在其中感受到时尚的生命力,而建筑可以捕捉到品牌的不断进步。”


带着 Jonny Johnasson 的这种期许,Acne Studios 的新家最终落脚在了由捷克建筑师 JanBočan 设计的前捷克斯洛伐克大使馆里。这座名为 Floragatan 的野兽主义风格建筑建成于1972年,如今它穿着混凝土和玻璃构成的个性外衣,依旧散发着冷战时期的神秘感和东欧现代主义的自豪感。


位于斯德哥尔摩的 Acne Studios 总部新址


运用建筑与生俱来的美感特质,再结合服装设计的基本工作原理,品牌的内部设计团队与瑞典建筑师 Johannes Norlander 一起找到了进行重新设计的灵感——汲取野兽派建筑背后的乌托邦理想,将其重构为一个鼓励大胆创新的“创意设计学校”。


于是,在这座由冷调混凝土包裹的6层建筑内,飞扬着缤纷的色彩和大胆的空间布局。曾经是秘密电影院的地下室被改造成为了员工食堂,一楼是对所有员工开放的图书馆,第二层到第五层专供设计和生产部门使用,包括了试衣间、设计工作室、艺术工作室到面料商店,Jonny Johansson 的办公室和会议室则位于第六层。


Acne Studios 新总部的设计工作室


但充满实验性和互动性的学校概念并不是 Jonny Johnasson 想传达的唯一内容。隐藏在家具和艺术装置背后的创意自由,则是空间所承载的另一个重要表达。


比如,当你在午餐时间走进员工食堂,你一定会被明亮的红色地砖吸引,甚至会感觉整个空间因此散发着玫瑰色的光芒。而当你坐在 Pierre Chapo 的木质圆桌上与同事愉悦交谈时,便更能体会到这是一种对传统北欧设计的微妙点头。如果你足够敏锐,还会发现墙壁上伦敦艺术家 Daniel Silver 创作的抽象拼贴画其实来自于 Acne Studios 的多余织物。


Acne Studios 新总部的员工食堂


要是你想进图书馆寻求些灵感,那些像飞碟一样漂浮在空中的粉色玻璃吊灯或许可以给你带来点启发,这是法国设计师和照明艺术家 Benoit Lalloz 为混凝土精心点缀的柔软感。房间中央的红色皮质沙发,搭配着著名英国设计师 Max Lamb 制作的有机形状的银色桌子,又似乎在热情地招呼你赶紧坐下来分享你的奇思妙想。


Acne Studios 新总部的图书馆


大厅入口处令人惊叹的雕刻石座椅也出自 Max Lamb 之手。他利用生锈的瑞典花岗岩块,刻画出如弯曲墓碑般的有机形状,配以同样来自 Benoit Lalloz 设计的粉色玻璃吊灯,让空间显得异常温暖。而这里还会成为展示 Acne Studios 服装作品的艺术走廊,挂出当季最新的时尚单品。



新的空间将建筑本身的特质与品牌的标志性美学相结合,展现出了 Acne Studios 藏在名字里的野心Ambition to Create Novel Expression 。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 Jonny Johnasson 那天会在旧办公室门前迟迟不肯进去,以及为什么 Acne Studios 会一直宣称自己不追赶时髦。


不知道新家是不是 Jonny Johnasson 心中所想的那个“安迪沃霍尔工厂”。但可以确定的是,至少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应该都不会在办公室面前犹豫不前了。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文作者授权TOPYS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文作者,并保留文章在TOPYS(www.topys.cn)的完整链接,谢谢!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