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月刊》由拉尔夫·爱默生创刊于1857年,无党派、无偏见,幽默却超然于外,它看着美国一步步成长为现在的美国。



“引领一个时代”,是当年的有识之士为杂志提出的定位与调性,它也确实在“文学、政治、科学与艺术”中寻到了自己的平衡,为一代人拓宽眼界、指引方向。


废奴主义是《大西洋》一直以来的主张,种族平权是一百多年后仍在持续的战役。同时,他们还将马克·吐温、海明威、亨利·梭罗等优秀作家介绍给读者,为美国文学打开了一扇新窗户。


如今,《大西洋》的发行量达到了47万份,每期有120万人在阅读。换句话说,若是没有它,美国各式各样的思潮与声音多少会有些单薄与无聊。



今年11月,正值这本杂志创刊162年,他们决定就视觉方面,动一次大手术。至于视觉更新想要达到的目标,则是这本非常重视内容的月刊,需要“将设计提高到文字水平”


该项目由创意总监Peter Mendelsund和高级艺术总监Oliver Munday领导,动手之前最要紧的,需要先对公司进行全面却深入的“考古”:采访团队成员、大量阅读过去的故事、顺便一站式搞懂这“大西洋”有何深意——“它意味着聪明严谨、历史悠久、知识渊博、直截了当的新闻业与激进主义之间的,一种相当有趣的辩证法。”这是Mendelsund探索到的答案。


于是他们先对LOGO下了狠手。


十二月刊封面:《如何停止内战》


与如今许多品牌重塑案例一样,这个LOGO需要在有限的空间内简洁却有力地支撑整个品牌。团队弃用了代表性的斜体字,而将首字母“A”直接单拎出来再放大,同时在顶部添了个缺口,并增加了底部的重量感。他们还邀请了印刷家Jeremy Mickel对其进行最后的改进。相比前一版,这更具声量,更为大胆,也更现代。



历年LOGO演变


“我们希望将《大西洋月刊》与最简单、最漂亮的LOGO联系起来。事实证明,我们许多方面都需要依靠A了。”


接着,他们还调整了内文的排版样式,简化以往混乱的布局方法,在强调文字的前提下精心策划图像。“我们很少环顾四周,而更多地是在审视内部。”团队将历年来的版面都调出来研究,再以“红笔”标注随着时光流逝而留下的设计元素——翻阅这数十年来的设计就像走遍美国设计史一样,有点令人生畏。“激进的基因”与“历史的依据”,是这一次视觉升级相当重要的两个向量。


before&after


新的设计重新利用与改进了经典的网格版式,同时“将消极的空间变成可组合的、有价值的部分。”杂志的古典主义与历史延续性在这样规整、密集却舒适的排版中显露无疑。拥有悠久的历史可言这没有错,但却一点都不过时。这就是他们在追求的经典与现代中的平衡。



此外,《大西洋月刊》这次专门设计了自己的首款字体,以方便在封面与标题上的应用。该字体的灵感,正是来自创始人爱默生1857年为杂志选择的原始字体。




“将设计提高到文字水平”的考量,能帮助写作者构思该把故事的重点放在何处,亦能让读者收获流畅而易读的体验。“大胆但经典,美观但充分留白,且尊重读者”,是杂志总编辑Jeffrey Goldberg对这次改版的评价。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因为他们的文字本身,充满力量。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