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signer's Designer专栏简介:

 

设计师们的心里都有一张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地 (又或许只有一两个) 布满了对他们设计路上曾有启发或影响的名字。

名单上的人也许家喻户晓,又或名不见经传。他们也许没有追求过世界定义的成功,但却活出了波澜壮阔的人生。他们的作品与人生的哲学,都紧紧地抓住了那些梦想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们的心。

 




 

虽然说关于美的标准人人各异,但是设计的效果都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受过专业训练的同侪们就算不能拿出研读过的美术理论来辩论,也能凭经验中培养出来的直觉来告诉你答案。


假如设计师们一致认为你的设计不但不合格,甚至有人还讨厌得为它写了一篇反对宣言,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得到数以万计的支持,形成一波反对浪潮,作为设计师,千夫所指之下你会有勇气起来为自己的作品辩解吗?


COMIC SANS的创作者文森特·康纳尔(Vincent Connare)就有。他甚至坚持那万人唾弃的作品可能是他人生中最好、最重要的创作。



在普遍使用26个拉丁字母的欧系语言世界里,就算是对设计毫无概念的人,若要他们列举出认识的电脑字体,COMIC SANS应该会当之无愧荣登首位。 COMIC SANS若是被放在传统字体创作的框框里去评判的话,又歪又斜,大小又不统一,简直就是外行人努力尝试后却不如意的的结果。那么问题来了——当世界上有那么多美轮美奂的字体的时候,COMIC SANS到底有什么魅力,让它那么深入民心?


null


和很多美术生一样,年轻的的康纳尔在美国纽约科技学院修读美术暨摄影的时候,若能腾出课余时间他都会泡美术馆里,在吸收、观赏 的同时寻找适合自己的美术风格。但是越沉浸在美术馆他越发现,仅仅是他所在的城市里,美术馆和艺廊已经多不胜数,各自的馆藏也让人目不暇给。明明有那么多优秀又不同风格的作品,可是却因不够引人注目而被埋没在馆藏的深处不见天日⋯⋯这不是太可惜了吗?



null

年轻时长得很不COMIC SANS的康奈尔,与80年代的纽约


年轻的康纳尔从中领悟出了自己的一套以市场为导向的作品论,简而言之就是:就算作品无懈可击,假如没有办法吸引受众的眼球,那它都不能算是一件好作品。


可能是由于太了解艺术市场的激烈竞争,他毕业后的就业选择相当的平实,并没有立志要成为艺术家,反而去了一个地方报社当实习摄影师。只是刚好,大学时候的女朋友进了一家名Compugraphic的公司,薪水条件又不错,就把他也拉进去了。


那是1987年,正是家用计算机概念开始浮现的年代。电脑不再只是存在于实验室内的冷血机器,它开始需要贴近人们生活所需,比如说简单的文件编制、图象制作等。于是在接下来的六年,他被赋予了字体工程师的头衔,主要工作就是把那些历史悠久的固有手工印刷字体,逐款逐个地将他们复制,再变成电子档供末端使用。


null

80年代COMPUGRAPHIC的器材与员, from flickr


这份工作再加上他专业艺术训练的背景,自然而然的,他开始在既有的基础上设计新字体。除此以外,在这个炙手可热的新兴设计领域内,他更是第一个了解及熟习了字体微调(Truetype hinting)法则的第一人。 (Hinting注:通过数学指令调整轮廓字体去迁就配合不同的显示器的大小,既保留字体本身的辨识度,又确保使用者能够清楚阅读。)


这令他在业界打开了知名度,开始帮两大家用计算机巨头微软及苹果的系统设计字体,并于1993年正式受邀加入了微软。在这里他开始调整及优化常用字体,比如Arial以及Baltic MS sans。随着系统的程序增加,他也依照不同的需要做出了现在还常用的Trebuchet MS, Webdlings,以及我们一开始提到,具有争议性的Comic Sans。


null


照理说,拥有多年实务经验,于业界首屈一指的公司占一席位的他不太可能会突然脱线,从严谨的指引框框里跑出八百米远。事实是他真的没有,或者只能说,那个孕育了COMIC SANS的作业指引本来就是个柔软的变形框架。


事情源于1995年,有一个非常短暂存在过的微软实验软件,名叫Microsoft BOB。作为一个另类计算机操控介面,整个软件都尝试用卡通互动化的对话形式来协助用户熟悉当时新颖的Windows95各项功能。软件中有一只叫作Rover的小狗,它的功能有点像是之后出现在Microsoft Words的(那烦人的)万字夹小精灵一样,在你尝试软件内的各种功能时,会用对话泡泡来提醒你还有什么你没用上的功能,协助优化你的使用经验。


null


「卡通狗狗假如会说话,怎么也不可能是用Times Roman吧?」看着那些有棱有角、以古罗马文字作为主调去设计的Times Roman,康纳尔感觉非常纳闷,于是去收集了各式各样的美国漫画,再参照了《蝙蝠侠》、《守望者》等漫画的字体去手绘出了与众不同的Comic Sans。


null


虽然最终没有赶上Microsoft Bob的发售期,但是他设计的这个字体,与当时正经八百的字体们排列起来,非池中物的感觉实在太强烈,于是翌年,微软与苹果推出的大部份软件,均被预先安装上了COMIC SANS。这就是他对求学时期的领悟的实践——与其一板一眼地在小圈子里定义什么是好设计,倒不如从使用者的角度去思考到底什么设计他们才适用。


那到底为什么这组字体那么惹人讨厌?明明设计概念、回应使用者需求等都得到了相当高的评价,最终却成了众矢之的。我们首先要记得,字体(type)跟字形设计(type face)不一样,它不是一个完成的设计作品,而是一个辅助人们写作的软件。它无处不在,但是同时几乎隐形,被嵌入于计算机系统与文档等中。因此字体的呈现,其实与设计者本人已无关,基本上完全被掌握在终端使用者的手上。


WSJ 用上了COMIC SANS去写一篇有关漫画的文章,的确是与平常的WSJ很不搭


席卷大众的Comic Sans龙卷风比他本人想像中还来得要快。第一次看到这个字体于公众场所被使用是一个文具店的霓虹广告,之后更被用于各种跟字体概念本意相差很远的地方,比如说歌剧院的宣传看板、国际运动会的奖牌、各种大机构的官方档案、法律文件、甚至是墓碑上。


各式各样的大众使用自然让专业人士产生了各种违和感,社交媒体诞生之际,有设计师半玩开玩笑地成立了要求禁止Comic Sans的群组,他们应该也没想过这会发展成为一个一度超过数万人的群组。


null

有设计师自发做了COMIC SANS PROJECT, 用它去重新创作了有名的商标, from comic sans project tumblr


有趣的是,设计已经被几百万人使用过的康纳尔于1999年才正式远去英国读了一个字体设计硕士学位,从而将工作重心由美国移到英国。除了监修各个品牌(BMW,Burberry等)的独有品牌字体,他也参与了商标设计——伦敦电音殿堂Ministry of Sound的标志性商标也是从这个Comic Sans创作者手上产出。


到现在为止每当他接受访问时,他还时不时会为他那20多年前的设计护航,虽然于设计规范上是有缺陷的作品,可是概念上可能还没有没其他字体能与它一决高下。


到了現在长得很COMIC SANS的Vincent Connare, Photograph: Linda Nylind for the Guardian


对于现在还不时有媒体专题讨论这毁誉参半的设计,康纳尔自己做了一个很好的总结:「假如你很喜爱COMIC SANS这组字体,你应该对字体设计的认识不深;假如你强烈地感觉讨厌COMIC SANS,你应该去寻找一下更有意义的兴趣比较好;更何况,你知道……在人生漫长的日子里 ,有时候你要懂得去做一些不那么漂亮的事情。」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文作者授权TOPYS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文作者,并保留文章在TOPYS(www.topys.cn)的完整链接,谢谢!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