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3年,Netflix最火爆的纪录片之一《Abstract: The Art of Design》终于在上个月推出了第二季。

第一季共8集,带观众走进较为熟悉或容易理解的八个设计领域的顶级设计师:插画设计、跑鞋设计、舞台设计、建筑设计、汽车设计、平面设计、摄影、室内设计,每一位都是其领域的大咖级人物。



第二季只有6集,涉足领域更为“抽象”,基本是我们平常极少接触,以及绝大多数人会忽视或很难理解的设计,但同样是一份星光熠熠的名单:

著名的丹麦艺术家、建筑师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生物建筑设计师、MIT实验室教授内里·奥克斯曼;电影《黑豹》服装设计师、奥斯卡奖得主露丝·卡特;儿童娱乐设计师卡斯·霍曼;Instagram产品设计师伊恩·斯帕尔特;知名字体设计师乔纳森·胡福勒——《滚石》、《时尚芭莎》、《纽约时报》、《时尚先生》等原版杂志字体都是他的代表作。



第一季为我们揭秘了8位顶级设计师的创作过程和灵感来源,第二季更多是让我们了解到设计的无处不在,以及其对社会各个层面带来的深远影响,从而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什么是设计,以及创新设计真正的意义和价值。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艺术设计


“没有眼睛,没有观众,就没有艺术的存在。”




喜欢艺术的人对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一定不陌生。你也许错过了他之前在上海和北京的大展,但他的不少作品你一定在某篇跟艺术/建筑/设计相关的推文里刷到过。目前伦敦泰特美术馆正在展出他的个人大型回顾展。


天气计划,2003


彩虹全景,2011


影片一开始是奥拉维尔面对镜头说话,一如既往地,他用极其简单、通俗易懂的语言向观众举例,教你如何感知、体验、理解颜色变化与感官之间的关系,从而引出他对艺术的定义,以及艺术与观者之间的关系。  



奥拉维尔的作品总在探讨事物的本质,以及人们观看的方式。他尤其擅长运用光影、玻璃、反光镜、色彩等媒介,制造一种引起视觉混淆的幻境,引导体验者去探索和参与,发现和认知。

 

null


有人评价他是最具全球视野的艺术家,不管是先锋媒介、全球议题,还是跨界创作的项目,都注入了他深刻而不造作的艺术语言,且极其富有诗意。这一季的line-up里,他绝对可以说是VVIP。



内里·奥克斯曼:生物建筑


“她是艺术、设计、科学和工程相结合的化身”



对于大多数设计师来说,设计是解决当下的问题,但对内里来说却是要寻找问题。

她所研究的领域对很多人来说都还非常陌生,她的设计也相当有未来感——“她做的是大自然做的事,但也许做得比大自然更好。”



这位卓越的女性来自MIT Media Lab(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是Mediated Matter Group部门的创始人和负责人。

MIT Media Lab研究的是50年甚至100年之后的事情,而Mediated Matter Group部门的重点——简单来说就是设计新材料,为自然设计、源于自然的设计:将对电脑设计、数字制造、材料科学、合成生物学等交叉领域进行研究的结果,应用到各种设计中,小到微型材料设计,大到建筑设计。



所以你可以看到她作品的设计灵感大多来自自然现象、仿生结构,探索机器、技术与自然和生物之间的共生合作关系。



艺术是为了表达,科学是为了探索,工程是为了创造,设计是为了沟通。而内里·奥克斯曼的厉害之处在于,她正是“艺术、设计、科学和工程相结合的化身”。



露丝·卡特:戏服设计


“我所做的事不是缝衣服,而是讲故事。”



影片一开头,露丝·卡特就向观众介绍了她两个与众不同的特点:第一,她从事戏服设计不是因为喜欢时尚,而是因为热爱各种剧作家和诗人;第二,她的戏服设计不是裁剪或缝衣,而是讲故事。



做戏服设计,你得了解角色,了解人,他们是谁,他们住哪,他们信什么,什么造就了他们等等,这些会反映在他们所穿的衣服上。好的戏服设计,能让人一眼看出衣服的主人。



在获得奥斯卡奖之前,露丝几乎名不见经传,尽管她已经为40多部电影或电视剧设计服饰。而且早在上个世纪,她就曾因为两部电影获得过提名,分别是派克·李的《黑潮》(1992) ,和斯皮尔伯格的《勇者无惧》(1997)。



在《黑豹》电影里,她创作了700多套服装,想必看过的人对其中既有着浓郁的非洲风情和传统文化,又极具未来感的服饰印象深刻。《黑豹》之后,关于非洲或黑人种族的想象越发受到时尚界、设计界和艺文界的关注和青睐。早在1993年被美国作者、文化学家Mark Dery提出的Afrofuturism(非洲未来主义)一度流行起来,成为潮流热点。



露丝的戏服设计让电影中的非洲文化、非洲印象、非洲未来具象化,作为第一个获得奥斯卡服装设计奖殊荣的黑人设计师,她确实值得载入史册。



卡斯·霍曼:儿童娱乐设计


“Good toys make good people”



卡斯·霍曼认为,给孩子的玩具应该要能激发他们的想象力,而不是让他们按照说明书来玩耍。

她举例说,如果你给孩子们一堆零件让他们造一辆汽车,最后出来的结果不会错到哪里去,因为他们都见过汽车,知道大概长什么样,只需要按部就班就可以了——这是个已经有明确答案的题目。

但如果你跟孩子们说,造一个上学用的工具,那结果可能就会非常天马行空,有无限的可能性……



卡斯的设计注重让孩子在玩的过程中提升自我能力。她认为最理想的玩具,要有建设性和直觉感。这也是她设计的玩具最大的特点,在无拘无束的玩乐中启发和强调创意和创造性。




影片里介绍的卡斯·霍曼的项目并不多,让她一夜成名的是一套叫“Rigamajig”的户外装置玩具。

这个项目在美国高线公园投放使用时,大受好评,但推广到学校或市场时,却频频碰壁。所以当听说中国有一所学校用了几个类似Rigamajig的山寨原型时,卡斯的第一反应是,这可比那些古板的学校要好多了。



了解到这所学校如何对原型做了改进之后,她甚至“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虽然也考虑过要追究山寨商,但最后她选择跟这个学校合作,把这个改良版的“安吉游戏”标准化,然后再推广到美国和其他国家地区。



伊恩·斯帕尔特:数字产品设计


“数字产品设计,不仅仅是用户体验设计,也关于整体产品策略。”



黑白混血的伊恩顶着一个爆炸头,乍看像一位潮酷的说唱歌手。

记得当年Instagram从相机logo换成现在的彩虹logo时,引起全球一片哗然,各种新闻媒体、社交媒体毫不留情的批评声此起彼伏。那正是伊恩加入Instagram的第一个杰作。



尽管logo被批得一无是处,但不得不说在界面设计以及用户体验方面,instagram有了质的飞跃:原本一些底色去掉,视觉扁平化,更简洁直观;照片成为用户体验的中心,更鼓励图片创作和分享……

如何让使用者毋需思考和探索就能轻易上手,这是用户体验设计最核心的价值之一。当然,画面、影像如何流畅、自然地切换或转化,移动速度快慢等,也是非常重要的用户体验,这些都是需要精心设计的。



在伊恩看来,数字产品设计,不仅仅是用户体验设计,也关于整体产品策略,需要研究和考虑用户的使用需求。例如,欧美的Instagram用户喜欢分享自拍,但是日本用户却相对较少。




伊恩目前在做的是Instagram个人介绍页面的改版。团队们在讨论到底要不要把关注和粉丝数的图标弱化,因为很多人对此倍感压力;但另一方面,这些数字也确实成为了有价值的商业指数。这样的设计,并不仅仅是好看或不好看的“设计”而已,而是针对人性以及市场深度需求的研究而给出的解决方案。



乔纳森·胡福勒:字体设计


“我大部分的工作就是找到这些骨头,然后想象它们来自什么样的生物。”



全季看下来,字体设计这一集似乎是最好懂的。

不仅因为字体设计我们经常接触或随处可见,也因为乔纳森本人的逻辑性和分析性很强,在他的循序渐进的阐述和解释下,字体设计不再是个难以理解的事情。而且这集的后期也有很多跟平面有关的视觉沟通语言,看起来非常直观、吸引眼球,且通俗易懂。



美国知名平面设计师Michael Bierut(迈克·布雷特)曾用考古学家来形容字体设计师的工作:“发现一根骨头,并从这根骨头中最终模拟创造出整个恐龙的骨架和样子。”乔纳森说他做的很多事情,“就是找到这些骨头,然后想象它们来自什么样的生物。”



乔纳森最开始对字体的兴趣,是从注意到不同钟表中不同字体的审美开始的,以及后来在杂志上看到如何用字体设计表达讽刺和评论。

对于这样一位有考古精神的字体怪咖,你绝对猜不到他会去哪里找寻字体设计的灵感——这里就保留悬念,感兴趣的各位赶紧去B站扒熟肉吧


文/Finus@TOPYS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文作者授权TOPYS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文作者,并保留文章在TOPYS(www.topys.cn)的完整链接,谢谢!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