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中旬,受淘宝心选与湛庐文化之邀,TOPYS来到杭州,与无印良品灵魂人物深泽直人先生聊了聊关于新品“生活分子”、关于新书《具象》与关于设计的那些事儿。


杭城的大清早携带些许入秋的凉意,深泽老师身着深灰色短袖T恤与黑色牛仔长裤,在助理的陪同下准时出现在了约定地点,和蔼地同我点了点头,随性而自然,丝毫没有国际知名设计师的架子。


整场访问中,老师时常一边歪头理解问题一边可爱地使劲儿努嘴,助理总是掐对时机端上电脑配合他的回答演示,举手投足尽显细心与周到。


尽管先前带着“大师说话一贯如此”的预设滤镜来到现场,却不免还是被深泽老师的率性与体贴狠狠圈牢了粉。



深泽直人,日本著名产品设计师,良品计画设计顾问,日本多摩美术大学客座教授,日本民艺馆馆长,家用电器与日用杂物设计品牌“±0”创始人。他曾为多家知名公司诸如苹果、爱普生进行过品牌设计,其作品在欧洲和美国赢得过几十余设计大奖。



比起追求风格,

我更愿意提供无意识设计。



深泽直人在工作中贯彻始终的“无意识设计”理念,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当一个物体的‘姿态’还没有被人看到,却被无意识地感知出来的时候,人们就会发出‘哎呀’的惊讶声,当他们点头表示认可的时候会发出‘嗯’的声音,最后还会以‘啊哈’来表达他们的赞赏。”


这样的场景在无印良品的设计中屡见不鲜。常为人称道的壁挂式CD机、带有杂物托盘的触控台灯、带凹槽可挂物件的长柄伞,都是把这种大家没有意识却确实需要的产品以设计呈现的范例,而它们全都出自深泽直人之手。




“我在设计时其实不太会想细小得很具体的东西,通常是取一些看上去就很明白,然后在我们日常中显而易见的姿态,开始我的工作。”深泽十分重视物体存在的外在氛围,同时利用设计让抽象的概念变得具象,“将光、空气、气味和声音也包含在一个物体的设计中,这样的物体才具有生命力。”


2018年,深泽直人出版了自己的第二本作品集《具象(Embodiment)》,距离上一次出版作品集已过去了十年。在这本书中,深泽亲自梳理了这十年来百余件最新设计作品,并毫无保留地向内挖掘其背后的创作理念,将平时观者在作品中看不见的东西剥丝抽茧地一一展示,深入探讨人与物、物与空间之间的相互作用。



2019年6月,由湛庐文化引进国内出版。


比如带有二次元面孔的电饭煲,盖子上的突出物为盛饭的木勺提供了安身之处,使得舀饭过程中手部的一连串动作不至于被迫中断。


电饭煲 无印良品,日本,2014年


比如套有百褶状椭圆形灯罩的台灯,底座选用橡木座或是大理石。虽然长相普通,却实现了无印良品“这样就好”的情感理念。


台灯 无印良品,日本,2015年


比如这座电热水壶。口口声声说着“我不太喜欢电热水壶,普通水壶里的水味道更好”的深泽,从传统金属壶与陶瓷壶的壶嘴中汲取了设计精髓,因为他相信这种形状能够赋予产品一种“味道”。


电热水壶 无印良品,日本,2014年


又或是在一众MUJI明星产品中深泽老师最推荐的硬壳拉杆箱,箱体表面的凹槽刚好贴合皮带的捆绑,亦成为了产品本身的品牌标识。“这个箱子在日本机场随处可见,之后也会被一直用下去。”


硬壳拉杆箱 无印良品,日本,2011年


“这真是超级普通啊。”——消费者逛无印良品门店时常脱口而出如此感受,这话刚好打动了极简设计大师贾思珀·莫里森。他建议深泽把生活中这些“超级普通”的产品收集起来办个展览,而这正是Found MUJI项目的前身。


Found MUJI项目去往世界各地,走街串巷搜寻这些很“无印良品”的物件,再对其进行改良。中国明代的桌椅、宋代的瓷器,都是深泽的设计样本,或去其雕饰、或改其规格,再设计之后的产品更适合量产,亦更贴合如今的日常生活本身。


Found MUJI 青山店


深泽在采访中提到,下图这张长条凳,就是在中国古代长椅的基础上进行重新设计,令人意外的是,它颇受日本消费者的欢迎。




即使人们的生活各式各样、各国的历史与文化大不相同,但他更愿意聚焦于人类的共性上。以这些共同点为基础去创造设计,正是他所认为的好设计。

 



在我自己去设计的时候也会想,

这件作品是不是符合MUJI的风格。



无印良品的气质,任你我随口都能诌出几个关键词:素净、极简、耐用、洞察到位,一切落得恰到好处。


当问及为无印良品做设计这事儿给深泽自己的工作带来的影响,老师十分坦诚地表示:“我的设计想法与MUJI的概念其实挺一致的,在我自己去设计的时候也会想,这件作品是不是符合MUJI的风格。”他以淘宝心选这次的新品“生活分子.真粉系列”举例,“如果说把它们放到MUJI里面,大家也会说这个很MUJI。”


“生活分子”这组产品取方和圆这两种最基础的几何为形,灵感来自中国随处可见的青砖元素,因此在产品设计过程中深泽没有采用圆润的边角,而是保持了有棱有角的造型。最开始以黑色系列作生活的背景色,新品则大胆地采用了柔和的粉色——在深泽看来,这种粉正好接近我们漂亮皮肤的颜色。“在其他时候我做设计其实也有这样的用色习惯,一开始会选一个比较基本的颜色,在这上面再进行改良。但这个粉色是我在设计作品中第一次用到。”




2003年,深泽直人创立了自己的家电与杂货品牌±0。品牌名意即“刚刚好”的记号,不被趋势而左右的形状、适当的大小、实惠的价格,都是品牌想要在如今风云变幻的市场与潮流中所保持的平衡与初心。“令人惊讶的是,真的没有什么产品是恰到好处的。这就是我设计它们的初衷,称它们为’平常’就可以了。”


于是深泽用细细的黑铁丝作出各种具有吸引力的小物件,“稀疏的结构强调了它的魅力。”


铁丝菜篮和鸡蛋盒 ±0,日本,2010年


不采用弹簧条,而是以腕带穿过整个表身,达到他心中的“普通形状”。


腕表 ±0,日本,2009年


选用有光泽的、泡泡形状的瓷器,通过让水蒸气从中心升起的方式来增强加湿器的形象。而产品在非使用时亦能充实整个空间。


加湿器 ±0,日本,2003年


曾与深泽一起共事过十年的著名设计公司IDEO名誉合伙人、前首席创意官珍·富尔顿·苏瑞女士,这次特别为《具象》撰写了前言,在其中她提到了深泽在参观完ID Two后的一个小细节,或许能解答为什么这位设计师总能在生活中把洞察力开到满格。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在北岸咖啡馆喝酒,他在纸上画了一些巧妙的标记来表示白天所见到的人,这些标记将每个人独一无二的特征表达得淋漓尽致。这些特征可能是向前倾的欢迎姿势,或者是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抑或是皱着波浪线的眉头。我们被这些简笔画逗得‘咯咯’直笑,深泽直人又创作了一些其他的简笔画,我给这些画逐一做了名字标注,直到他为每个工作室成员都做了一个备忘录。”


深泽带武藏野美术大学学生做的形态学理论作业,收录于《具象》


长此以往这般对细节的关注与对本质的把握,也难怪深泽在访谈末尾可以云淡风轻地说:


“我没有做不出设计的时候。因为都是在做大家需要的东西,我一直有很多想法。”



后记


采访结束后,我收拾东西道谢告别,深泽老师突然抬头问我:“你要和我一起拍张照吗?”


我站到他身边(相当雀跃地)伸手比耶,用余光瞥见他也赶忙把右手从裤兜中抽出同我比起一样的手势,末了还与我道:“辛苦你这么早过来。”


走出采访室,与工作人员感叹深泽老师真是太可爱了云云,谁知她还预了个彩蛋给我:去年深泽老师与团队视频,特意交代若是要发截图记得帮他瘦一下脸。今年一见,这脸是不用修了,老师确实瘦了不少。


也许待人接物上的共情与谦逊、儒雅与幽默,才是真正塑造设计作品性格的灵魂要素吧。


采访撰文/活腻@TOPYS

头图设计/silencer@TOPYS

采访地点/杭州·阿里巴巴西溪园区






若是您感兴趣深泽直人的“无意识设计”理念,

想一网打尽百余件经典设计背后的创作巧思,

想随时随地学习大师的精彩洞察与奇妙脑洞,

想以独特视角为人们创造更好更实用的设计,

那么,这可能是你与深泽直人的设计思维与经验,

最近的一次距离。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