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好的绘本,会让你在长大后想要将它分享给你的孩子。”在和苏菲•布莱科尔(Sophie Blackall)聊天的过程中,她这句话非常打动我,让我想起小学时,爸妈给我买的一本少儿散文集。即使书名我已忘记,但仍旧记得里面那些或清新或浓烈的美丽图画。那确实是一本我希望能让我的孩子也读一读的书。


©前檐


在由前檐书店和中信出版集团共同举办“凯迪克金奖得主谈孩子的艺术启蒙”活动前,我们有幸和苏菲进行了一次简短而不失童趣的对话。

 

原本,我想和她聊聊绘本行业现状和发展的问题,看看她作为一个从业超过20年的绘本作者,对行业有什么感受,是否有过忧虑或压力。但我发现,她似乎并不是一个有“大格局”的人,无论谈什么,她总会回到绘本的创作、对孩子的关注上来。

 

那种状态,像极了她一门心思在自己的画上点星星的样子,专注、投入,一颗颗。而那幅画之外的东西,好像都不存在了。

 

让苏菲拿下今年凯迪克金奖的,就是这本《你好灯塔》。


TOPYS:《你好灯塔》中描绘的是一座传统的非自动化灯塔,可能很多孩子都不一定见过,你会担心这种跟当下生活有一定距离的主题,孩子们不好理解或不喜欢吗?


Sophie:不会,因为对孩子来说,所有事物都是新的。他们眼界和心灵都是开放的,直到我们告诉他们什么是旧的、什么是新的、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有时,孩子比我们看得更清晰,因为他们没有界限。比如,《你好灯塔》的最后,守塔人一家离开了灯塔,一位家长告诉我,当她和孩子读到这页时,问她的孩子:“你觉得悲伤吗,因为他们要离开生活已久的地方?”

 

她的孩子却回答“完全不,那只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的新家背后,是新的世界,他们可以开始新的探险”。

 

这也是为什么我画出了他们在悬崖边上与灯塔遥相对望的新家,我想这故事不仅是回望过去,也是在展望未来。

 


TOPYS:在创作一部作品时,你会思考大家将怎么使用它吗?如何用它去引导、教育孩子们。


Sophie: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充实一本书,同时保证它的层次感,让它不显得混乱、拥挤。

 

读绘本,有三种方式。第一种,你看完觉得它就是个简单的小故事;第二种,你会思考它的主题,关于爱、人生、改变、失去、希望等等;还有一种,是你开始想学习更多,比如什么是灯塔,它的历史是什么,它怎么运作,守塔人在大海中的生活会是怎样……这三种方法,也是我创作时会思考的层次。

 

TOPYS:说到学习,你在创造《你好灯塔》时,不仅拜访了纽约州向北至加拿大纽芬兰省的许多灯塔,还独自在灯塔中生活了几天。这种经历对绘本创作者来说,是必须的吗?


Sophie我觉得,这样的资料收集和体验,会让一本书更好。因为,当你看了很多新事物,你的眼界也打开了,你看到意料之外的故事,这些会让你的书更有深度和广度。

 

你也许可以懒一点,去网上搜搜资料,但这是能被看出来的。人们能看出一张画是作者亲眼所见后画下来的,还是只是对着网上的图画的。



TOPYS:你的创作灵感,一般来自哪里?


Sophie:还挺多的,我喜欢旅游,这会帮助我收集灵感。我一本书画的就是我家的猫,它特别不粘人,也不喜欢被抱着,总之我觉得它不太像只猫,所以就有了那个小故事。


当然,我更多的灵感来自孩子,特别是他们的画。孩子们天生知道怎么画画,而且他们每个人都画得不一样,而且非常美丽。


TOPYS:你遇到过没有灵感的时候吗?


Sophie:没有(笑)情况有些相反,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做所有想做的事。有时我在纽约的地铁上,坐6个站,然后看到3个有趣的故事,我就会想:啊,这个世上真是有太多太多东西了!


TOPYS:所以你创作中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Sophie:我想……我想大概就是,变慢一些。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我总想回到当我还是孩子时的那种绘画状态,画出那种自由的、随意的线条和色彩


但现在我发现自己总是埋着头,精雕细琢每个细节,每根线、每个点,架子上每个小盘子……当我是个孩子时,我很喜欢这样充满细节的书,让我觉得我可以一头扎进去,像进入一个娃娃屋,但我也很欣赏那些质朴而美丽的画作,但我画不出来了。


活动现场,Sophie和孩子们玩了一个小绘画游戏:让一个孩子随意在空白画布上涂抹两笔,然后大家一起看看能画出什么,并由她“接力”完成这幅画。这个环节逗得原本坐在台下的小朋友们纷纷围了上去,即使语言不通,仍七嘴八舌地说出他们的看法。©前檐


TOPYS:你曾说过,孩子在阅读时会看到很多细节,除此之外,你还观察到他们哪些阅读特点?


Sophie:他们就像是来到地球的外星人,他们每天都在学习新事物,然后从中又创造出新的东西。

 

当我们和孩子一起阅读时,他们会提出问题,然后大人解释给他们听,但有些时候,是孩子向我们解释这个世界,因为当我们长大,我们会忘记怎么去观察事物——我们刷着iPhone,迅速浏览各种信息,没有停歇。

 

但孩子们会停下来,他们会仔细看每一幅画,直到最后一页,然后他们会说“再来一次,我们能再读一次吗”。我们不会这样,我们总想要更多,想要更多“新”东西。


TOPYS:现在儿童读物的形式越来越多样,有些可以让孩子们玩,有些甚至还有声音,这些书对传统绘本的冲击大吗?


Sophie(沉思了一会儿)我想……那些书会很快让人觉得无聊,那些不是孩子们长大会记住的书。在欧洲和美国,绘本有非常长的历史,而作为家长的一个乐趣就是,把你童年很喜欢的一本绘本,分享给自己的孩子。我想,一本有按钮或声音的书,不会是那样一本书。


一本对你有深刻影响的书,它的故事可能会改变了你看世界的角度,让你即使长大后仍旧记得,我想那样一本书才是你会分享给孩子的。


(这让我想起前阵看到的谷歌设计师的读书清单,当中不乏儿童绘本,比如《爱花的牛》、《丁丁历险记》、《吹小号的天鹅》等。详情可移步→谷歌设计师,在读什么书?


TOPYS:那科技呢?对绘本影响大吗?


Sophie:科技是另一个话题了。


当信息时代来临时,每个人都在担心实体书的末日到来了。但事实并非如此,书籍反而变得更好了,变得更美观,更具设计感——印刷更精美,纸张也更好,装帧更多巧思——整本书都是精心设计的。所以我想科技或者说数字技术不是个特别的问题,它让书变得更好了。


另外,实体书能带来的体验是很独特的。他们说上网是被动的,所有东西都为你准备好了。我们看手机时往往是瘫坐在椅子上,但当你读一本书时你的状态完全不同(说着,自己坐直了起来),你会很投入,你会翻动书页……所有这些都让你的大脑在以完全不一样的方式运转,我觉得这对孩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Sophie的演讲活动,在采访之后。原本,我以为是一场关于绘本创作的专业讲座。但实际上,她带着孩子们读书、画画,俨然是一堂儿童阅读绘画兴趣课堂。


在教孩子们画小姑娘的Sophie。©前檐


正如Sophie所说,绘本在美国及欧洲已有很长的历史,而这个概念是近几年才在我们的儿童阅读市场上兴起,引进的、原创的、新故事、旧故事,呈现出井喷式发展。


但这欣欣向荣的另一面,是好书出得快,沉的也快。有十余年儿童阅读推广阅读经验的儿童阅读推广人刘敏就表示,好书越来越多,市场上的促销推广一轮又一轮,一些出版社、学校、阅读推广机构等,也赶场似的,这些无形中导致不少家庭的绘本“囤得越多,读得越少”,反而背离了绘本阅读的本质。


“像《你好灯塔》这样的书,它的创作周期很长,画面当中有很多细节值得一看再看,不断发现惊喜和故事。而且,这种反复阅读,对培养孩子看图能力、专注力都很有帮助。”


这不禁又让我想到Sophie对好绘本的看法——一本你会珍藏起来,长大后想分享给孩子的书。那一定是一本你曾反复翻阅,不断从中汲愉悦、启发和美的书籍。


也许,我们应该去尝试像刘敏建议的那样,在孩子阅读这件事上,不去盲目追求那么多的“好”,而是将更多时间花在了解孩子并为他们选择最适合的书上,尝试在这个快速向前奔跑的世界中停一停。


最后,很好奇,你心里是不是有一个从小就喜欢的故事,或一本想和孩子分享的书?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