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共有约1020万人到卢浮宫参观,但在每天造访这座世界级博物馆的3、4万艺术爱好者中,超过7成是慕《蒙娜丽莎》的大名。


为了让更多游客意识到其他展馆里那些“被冷落”的展品,同样具有非凡的艺术价值,卢浮宫打算开启你的多重艺术感官。“12世纪的卢浮宫,是一座堡垒,后来变成宫殿,现在成了博物馆,一些画廊有它特定的气味。”卢浮宫对外关系主管Adel Ziane如是说。


于是,一个点子就这样诞生了。卢浮宫找上了让Buly 1803(Officine Universelle Buly)这个古老香水品牌重换新生的Ramdane Touhami及他的妻子Victorie de Taillac,与Buly 1803合作,要让大家闻一闻卢浮宫



Buly 1803邀请了8位香水大师,让他们从卢浮宫展出的约35000件藏品中,挑选能激发他们灵感的艺术品,并为之量身调制香水,只有一个前提,不能选《蒙娜丽莎》。



卢浮宫“三大女人”之一,米洛斯的维纳斯(The Venus de Milo),调香师Jean-Christophe Hérault为她调制的香水中,加入了茉莉、晚香玉和栀子花的香气,同时又让香水有一种冷冷的中性质感。



与米洛斯维纳斯齐名的卢浮宫镇馆之宝,胜利女神(The 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被调香师Aliénor Massenet选中:“她有着强烈的情绪,同时非常女性化,我使用了地中海玫瑰、茉莉和木兰,混合臭氧及没药树,以期带来一种矿物宝石的感觉。”



洛伦佐·巴尔托里尼雕刻的《宁芙与蝎子》(Nymph with the Scorpion),是一位刚被蝎子蛰伤的仙女,正伸手抚摸被咬伤的伤口。调香师Annick Ménardo用天芥菜属植物混合茉莉,结合琥珀及麝香,来诠释她乳白色的肌肤质感和略带柔弱的气质。



调香师Domitille Michalon-Bertier被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的《大宫女》(Grande Odalisque)吸引。画中主角被刻意拉长的脊柱,让她尽显女性安详、阴柔的美。调香师选择用杏仁油、鸢尾花、麝香等来展示主角柔软的肌肤质感,而画作布景中的东方色彩,则通过小豆蔻、粉辣椒等来体现。



另一幅安格尔的作品《瓦平松的浴女》(The Valpinçon Bather)由调香师Daniela Andrier诠释。画中女子沐浴过后,丰腴而略显神秘的背影,让调香师想到了混合熏香、天竺薄荷、橙花和香茅的气息。



托马斯·庚斯博罗的《公园蜜语》,一幅反应18世纪英国上流社会的代表作,(Conversation in a Park)被调香师Dorothée Piot相中:“我喜欢角色呈现出的温柔,那漂亮的塔夫绸裙子让人想到玫瑰花瓣,微微上妆的美丽面庞有一丝麝香的味道,而他们背后美丽的植被,让人想到奥斯曼玫瑰混合佛手柑、新鲜薄荷、苔藓和香草的气息。”



弗拉戈纳尔的《门闩》(The Lock),混合着暧昧与欲望,调香师Delphine Lebeau选择百合、苹果、栗等气味,来传达这种性感、迷醉、柔软的气氛。



乔治·德·拉·图尔《木匠圣约瑟夫》(Saint Joseph the Carpenter ),一幅描绘少年耶稣和他的俗世父亲木匠圣约瑟夫的画作。画中,年幼的耶稣为正在卖力工作的圣约瑟夫举着蜡烛,那烛光是唯一的光源,让整幅画透露出温馨、幽静而略带神秘。“我喜欢它的明暗对比,因此这款香水有木质的和谐感,充满对比”,调香师Sidonie Lancesseur如此解释对这幅画的理解和重现:“有琥珀、想草根和雪松,还有粉胡椒、佛手柑、橙花、苦杏仁等。”





每件被选中的艺术品,都会拥有各自的系列产品,包括香水、香氛蜡烛、香皂等等,可以在Buly 1803的网站上买到,也可以在卢浮宫博物馆商店内一个专门设计的角落购买。


不知道调香师们对每件艺术品的理解和表达,是否跟你想象的有出入?你脑海中,又有什么关于艺术品气味的想象呢?不妨说来听听。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