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盧丁@TOPYS

摄影/摇摇冻,盧丁@TOPYS



从慕尼黑机场坐大巴一路驶进市区,起初见到的是大片冬日里的田地,以及偶尔遇见的各大品牌汽车展示空间。


然后,仿佛一瞬间,建筑开始多起来了,方方正正,颜色素雅而又俏皮。然后,它们开始宏伟了,开始有着历史感了,你便知道,走进了这座城市的心脏,走进了它厚重的历史当中。


而在这古朴的建筑群中,当然有着一座座记录着它非凡过往和艺术氛围的美术馆。聪明而又幸运的是,它们大多都抱团集中在Kunstareal艺术区,因此我们来到了这里,去探寻洋溢着各色流派,各种色彩,各类笔触,各方思潮的艺术之光。


在Museum Brandhorst




Lenbachhaus


从下榻的酒店Ruby Lilly走大概五到十分钟,就首先来到了这座佛罗伦萨风格的黄房子前——Lenbachhaus伦巴赫美术馆。


这座建于十九世纪的建筑,曾是德国画家Franz von Lenbach弗兰茨·冯·伦巴赫的府邸,后于1924年被慕尼黑市政府收购,作为美术馆使用。1972年,也就是慕尼黑举办奥运会的那一年,这里又加建了西翼,后又在2009到2013期间花了四年来翻新扩建,以修复二战时的损坏,最终便成了我们如今看到的模样。



伦巴赫美术馆最知名的馆藏,便是拥有如今世界上最丰富的青骑士派(Blaue Reiter / Blue Rider)作品。这个于20世纪初在慕尼黑成立的艺术社团,致力于以抽象艺术的形式表现深刻复杂的情感,创立者为Wassily Kandinsky瓦西里·康定斯基和Franz Marc弗兰茨·马尔克两位20世纪现代艺术的重要开拓者,这也成为了也是德国表现主义的代表团体。


悬挂在美术馆大厅的硕大装置艺术作品


正在展出的流行艺术作品之一,悬挂在二层入口处,如同一份反讽


而要说道伦巴赫美术馆如今在世界上的地位,不得不提到青骑士派的重要人物之一——Gabriele Münter加布里埃尔·穆特,这位画家,同时亦是康定斯基曾经的恋人,在1957年她80岁生日之际,捐赠出超过90件康定斯基的油画、25幅自己的作品以及众多青骑士派艺术家的作品。正如美术馆简介里写的,“几乎一夜之间,伦巴赫变成了一座世界一流的美术馆。”


Wassily Kandinsky | Orientalisches, 1909


Franz Marc | Blaues Pferd I, 1911


看展的人们


同时,馆内亦展出不少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如抽象艺术大师Cy Twombly赛·托姆布雷、当代艺术家Gerhard Richter格哈德·里希特等。亦正在举行流行艺术与当代艺术展览I’m a Believer. Pop Art and contemporary art from the Lenbachhaus and the KiCo Foundation,Andy Warhol安迪·沃霍尔的经典作品也在其中。


Andy Warhol | Campbell's Consommé Soup, Campbell's Onion Soup, Campbell's Chicken Noodle Soup,  Campbell's Green Pea Soup, 1968


Hans-Peter Feldmann | Laden 1975–2015


伦巴赫的艺术纪念品商店亦是十分点题,内里收录了非常全面的关于馆藏珍宝——青骑士派的介绍书籍,包括多种多样康定斯基、马尔克的作品画册,同时也将一些经典作品做成如磁铁、杯垫、帆布袋、马克杯等纪念品出售,包括将上面马尔克的《Blaues Pferd I, 1911》做成可爱的小摆件,就是我果断带回家了的这个。



开放时间:

周二 | 10am–8pm

周三 - 周日,以及公众假期 | 10am–6pm




Pinakothek der Moderne


从伦巴赫出来再走没多久,便到了美术馆异常密集的一块集中地,其中便包括了Pinakotheken绘画陈列馆群,有Alte Pinakothek老绘画陈列馆、Neue Pinakothek新绘画陈列馆、以及Pinakothek der Moderne现代艺术陈列馆。


我们最先去到的是Pinakothek der Moderne现代艺术陈列馆,比起伦巴赫,陈列馆的建筑风格立马现代得多,从咖啡馆一侧的门进去,超高的天花板吊着大小不同的圆形亮片,在眼光下闪闪发光,阴影打在白色桌椅旁歇息的人们。



再走入大厅,日光从圆盘形的玻璃穹顶倾泻而下,这个独特造型也被印在了美术馆门票上。我们买的是12欧元的一日联票,可以去到周边包括Museum Brandhorst布兰德霍斯特博物馆等的各大美术馆。



开幕于2002年的Pinakothek der Moderne,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20和21世纪艺术、建筑和设计博物馆之一,坐拥超过12000平方米的展览空间,可比肩巴黎的蓬皮杜中心或者伦敦的泰特现代艺术馆。建筑由设计师Stephan Braunfels斯蒂芬·布朗费尔斯操刀,展览空间从中心圆盘形的大厅四散开去,整齐有序而又相互兼容,外在看却是方方正正。



正如它门票上所暗示的那样—— KUNST | GRAPHIK | ARCHITEKTUR | DESIGN(艺术 | 图像 | 建筑 | 设计),四个独立的博物馆在这座现代建筑中融为一体,包括巴伐利亚州的绘画收藏、汇集创新作品的设计博物馆、慕尼工业大学建筑博物馆以及慕尼黑国家图像艺术收藏馆。


Ernst Ludwig Kirchner | Zirkus (Zirkusreiterin), 1913


美术馆实在太大,要将所有部分逛下来至少需要花费3-5个小时的时间,时间有限,我们只在绘画收藏一区流连。除了大名鼎鼎的青骑士派中的康定斯基和马尔克,以及德国另一表现主义团体桥社的创始人Ernst Ludwig Kirchner恩斯特·路德维希·克希纳也有部分展出之外,这里还收藏了德国画家Max Beckmann马克斯·贝克曼以及西班牙画家Pablo Picasso巴勃罗·毕加索的作品,除此之外当然也少不了德国行为艺术掌门人Joseph Beuys约瑟夫·博伊斯。


Pablo Picasso | Femme assise au fauteuil: Dora Maar, 1941


Johannes Molzahn | Portrait-Kinema, 1925


开放时间:

除周一外每日开放 | 10 am - 6 pm

周二 | 10 am - 8 pm




Alte Pinakothek


绘画陈列馆群中的Neue Pinakothek新绘画陈列馆恰逢整修停止开放,我们便往Alte Pinakothek老绘画陈列馆走去。


长条形的古朴建筑在冬日中庄严肃穆,正对门前的一块大草坪。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美术馆之一,起源要追溯到16世纪,而建筑则于1836年建成,如今收藏着从中世纪开始,经历文艺复兴以及巴洛克时期,再到洛可可盛行时期的超过700件来自德国、佛兰芒、荷兰、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绘画辉煌时期的艺术作品。



馆藏作品大多集中于二层,可从大厅尽头的阶梯走上去,陡峭的阶梯向两边延伸,仿佛通往两个截然不同的秘境,阳光从玻璃大窗透进来,让长阶显得格外森严。



与前两个美术馆不同,这里展厅的层高更高,配合玻璃天窗,仿佛主要照明都是来源于日光。主要展厅群的墙壁刷成不同的颜色,并且作品的陈列方式亦十分特别,会以双层的方式展示,对于普通身高的观者来说,还要记得向上看,才会发现更多作品。这种独特设计,使得这座美术馆在建成之初,便是世界领先的。



我们来的时候,许多学生团体也在这里参观,讲者将他们带到不同的作品前细细描述,于是有人坐在地上,有人坐在椅子上,有人站着,在庞大而深邃的古典艺术展厅里,如此新与旧的碰撞,特别耐人寻味。


开放时间:

除周一外每日开放 | 10 am - 6 pm

周二 | 10 am - 8 pm




Museum Brandhorst


下一站来到的是Museum Brandhorst布兰德霍斯特博物馆,实际上它就在Pinakothek der Moderne的旁边,只不过是我们刚刚绕了一下路先去了Alte Pinakothek。缤纷条纹的立方体两层建筑格外显眼,如同布满一支支彩色蜡笔,实为约36000个陶瓷的小棒,囊括23种色釉,color variation的视觉美学被运用到建筑上来。




建筑不大,不同的展厅由木质阶梯连接,白墙和丹麦橡木的地板组合成的室内装潢格外清新自然,刚好为刚刚去了老绘画陈列馆色彩丰富展厅的我们洗了眼。


Brandhorst是一座私人博物馆,从上世纪70年代起,Udo Brandhorst便与妻子Anette收藏了超过1000件20和21世纪重要艺术家的作品,主要为绘画、雕塑,后又新增许多摄影、多媒体作品以及装置类。他们最初的关注点主要为古典前卫艺术家如毕加索,以及战后欧洲现代主义的代表人物,如德国行为艺术掌门人Joseph Beuys约瑟夫·博伊斯。随着时间发展,美国艺术家也渐渐占据视线,因此他们拥有超过100件来自Andy Warhol的作品,这在欧洲,是无可比拟的收藏数量;更不用说还有超过170件Cy Twombly赛·托姆布雷的作品,使得他们的收藏在世界范围内独一无二。


因此当观众在隔壁的现代绘画陈列馆对20及21世纪的艺术有了大致了解之后,Brandhorst绝对是一个深入了解其中个别艺术家的好地方。


目前Brandhorst正在举行的是美国当代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Alex Katz亚历克斯·卡茨的个展,其中包括了他从上世纪50年代起的超80件作品,展示其独特、大胆、风格化、鲜艳活泼的人物肖像作品功力。



卡茨的妻子Ada,是这位画家长久以来的灵感缪斯,成为他笔下超过250幅作品的主角,在此次展览里我们也有幸看到不少描绘Ada的作品,其中就包括了这幅最经典的The Black Dress (1960),其中六个穿着黑色小礼裙的Ada以不同姿态在同一幅画中展现,实则Ada的一连串动作分解,是卡茨将移动与静止完美融合的天才之作。


Alex Katz | The Black Dress, 1960


展览中亦突出了卡茨对于绘画技法的不断钻研,展示许多珍贵的手稿,以及许多大幅作品的最初版本,以此呈现艺术家在完成最终作品之前所经历的灵感历程。



Brandhorst的另一个亮点,要属坐落在二层的、按照Cy Twombly赛·托姆布雷的意愿、为其Lepanto(2001)系列永久展出所专门设计的弧形展厅,放置艺术家该系列的12幅油画作品。


门票便是Cy Twombly的Lepanto系列作品之一


最后再来到同层的休息室,转角玻璃大窗之外是慕尼黑市景,阳光透过窗户洒满整个房间,坐下来歇歇脚,随手拿起一本卡茨的画册,在暖融融的冬日夕阳中结束这趟美术馆流连之旅,一切都刚刚好。


开放时间:

除周一外每日开放 | 10am  –6pm

周四 | 10am – 8pm




慕尼黑美术馆的基础设施也很值得细细探究,楼梯与电梯并行自不必说,适合不同需要的游客。洗手间的位置和数量也十分方便,与建筑和展厅风格融为一体。每个美术馆都配有专门的艺术商店,其中售卖该馆最知名作品的周边,亦有许多艺术设计类书籍供挑选。


而在线上部分,许多美术馆除了提供丰富的包含德文和英文的基本参观信息之外,亦设立有online collection线上展览部分,方便资料搜索、浏览作品信息或馆藏位置等等。


慕尼黑的美术馆实在太多了,行程有限,只能舍弃掉一部分心头好,带着沉甸甸的周边前往汉堡。在那里,还有另外一座德国最大的美术馆之一——Kunsthalle Hamburg,等着我们。


也许可以这么说:对于任何看展的旅程,再多的攻略,再多地关注某一个绝妙作品,其实还不如放下期待。因为正是你以平常心走进去的那一刻,正是那些或许完全不为人所知,或许蜚声国际的作品,正是他们跨越时空地域历史的界限共存于这一刻这一空间的神奇与美好,它们围聚在一块儿共同营造的某种对于艺术与故事的诉说,才最让你着迷,才让你终于明白每个美术馆存在的意义。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