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时尚弄潮儿,或是服装爱好者,总深谙这么一个大道理:


时装秀场里,曾让人拍手称赞的服装,只要一到了实体店便速速降分;

后再在镜子前,欣赏刚换上心水单品的自己,竟没忍住白眼同时感叹自己就是个行走的“买家秀”。


找个理由说服自己?“嗯,我又不比模特。”

或许,秀场舞台艺术也是原因所在。


道具、置景、灯光、音乐……通过一系列的环境加持,“大评论家”便能对当下秀场服装有更立体的认知。


而要说到,谁是千禧年间的惊喜秀场创造者?

你绝不能错过老佛爷Karl Lagerfeld的Chanel秀场大宝箱。



回到香奈儿乡间别墅

2019春夏高定秀



一首来自意大利传奇钢琴家Armando Trovajoli的《Dramma della gelosia》奏起,Chanel2019春夏高定秀开始了。


巴黎大皇宫经过舞台设计团队的一番打扮后,变成了Coco Chanel(香奈儿创始人)在意大利购置的乡间别墅,一幢洋溢着夏日浪漫风情的故居。



模特们身穿着Karl设计的衣服,从楼梯走下,绕着喷泉,如同仙子般,向前来观摩的时尚商人或是时尚评论家阐释着“Chanel贵族优雅高贵风尚”。



超模Vittoria Ceretti身穿着第62套服装走下阶梯,这是一件全套镶嵌钻石的婚纱裙,伴着意大利传奇歌手Mina的苦情情歌《Parole Parole》(空虚浪漫情歌),全场为这罗曼蒂克鼓掌。


创意总监谢幕,没有Karl,只有已经伴着他逾30年载的助手——Virginie Viard(现任Chanel创意总监),他去哪了?当时的回应是他因病休息。但无人料想,仅过半月,离世消息传出,这成为Karl生前最后一场Chanel高定秀。



一块去人造海边度假吧

2019春夏成衣秀



从四面八方赶到巴黎大皇宫看秀的宾客们,也许没料到这座坐落在城中的艺文地在Karl的奇思妙想下,变成了韦斯安德森《月升王国》里的故事发生地——海边。



以海滩给人的无尽舒适作灵感,Karl托付设计团队把巴黎大皇宫改造成一个海水退潮时的夏日海边。



模特们衣着糅合了舒适、烂漫、梦幻的服装,手里提着鞋子、包包、或是沙子,搭配着坐在观众席旁的救生员以及轻快的电子音乐。谁能称这为工作现场?大型度假现场罢了。



是谁把我引进了迷雾森林

2018秋冬成衣秀



提及迷雾森林,脑海掠过的先是幽暗恐怖,随后紧跟着小红帽,融合一块儿就是黑暗童话。



Chanel2018秋冬成衣秀,服装多以黑暗单色为主,为更好地展示,Karl在大皇宫内重建“迷雾森林”。



为让场景更为真实,设计团队从外地砍伐九棵枝繁叶茂的橡树和白杨树,搬至现场,并回收了大量的枯叶及苔藓作装饰。更巧妙的是设计团队在秀场四周通过粘贴森林壁纸,创造了一种似真非真的意境。


这一妙思尽管在秀后赢得了大多媒体人的拍手称赞,但因砍伐树木一举,被众多环保人士指出这并不合理。



什么,巴黎大“冬”宫吗

2010/11秋冬成衣秀



以时代议题作切入点来贩卖概念,是时尚制造者们设计服装的惯用招式。


9年前,Karl就用这一招赢得了众多弄潮儿的好评。以全球气温回暖,冰块消融为灵感,在2010/11年秋冬成衣秀上,他从瑞典北部进口了一座重达265吨的巨型冰川作为当场最为重要的主题媒介。



开秀前的6天,35位雕塑家被秘密召集至大皇宫,他们的任务是将这块身长28英寸的冰川雕刻成极地景观。当时的大皇宫室温一直保持在零下,直至最后一件服装出现。



当日来看秀的宾客们,毫不知情,仅是收到温馨提示:嘿,室内温度在零下,注意保暖。伴着音乐,头顶法式复古摩登发型,脸化烟熏妆的模特,身着皮革式服装行走在冰块上,在场观众无一不为此发出感叹。



欢迎光临香家杂货铺

2014/15秋冬成衣秀



如何打造一场史诗级的消费主义大秀?


Karl的做法是在奢华瑰丽的大皇宫开杂货店。在Chanel2014/15秋冬秀上,他将秀场布置成了一个贴有超过10万件Chanel标签的大型杂货店。



当场开秀模特是卡抽Cara Delevingne,衣着Chanel经典样式大衣,踩着轻快脚步,像是诉说:“女孩们,快剁手吧。”



而后,更有模特手拿购物篮,或是推着购物车出现在秀场。短短20分钟后,时装秀完毕,各位看客下场狂抢免费“chanel”标签商品。嗯,这里面包括了日日Rihanna。



太空人来走秀啦

2017/18秋冬成衣秀



谁能料到巴黎大皇宫在某一日会变成宇宙飞船发射点?


Chanel 2017/18秋冬成衣秀,Karl以太空人作灵感蓝本,把巴黎大皇宫布置成Chanel火箭发射现场。


德国传奇前卫音乐团体Kraftwerk发电站乐队经典代表作《Radioactivity》响起,头戴酷似宇航员帽子的头饰,脚踩嵌镶满钻石般的宇航鞋,身着Chanel经典小礼服样式的模特现身,锐利、浪漫,还掺着些许未来感。



四分钟过后,画风转变,现场音乐切换至比利时摇滚乐队The Honeymoon Killers于1982年创作的纯音乐《Ariane》,轻松欢快的曲风,完美契合上大秀第二幕的可爱俏皮时装风格。更有意思的是,“Ariane”还是法国在1973年联合西欧十一个国家共建的太空站名字。



短短三十分钟的大秀,即将迎来闭幕,各种极具小妙思的装饰品,譬如小火箭样式的包包、宇航员式墨镜,早已让各位看客称奇道绝。



而谁能想到好戏还在后头,秀场播起了Elton John的《Rocket Man》,火箭冉冉上升。




火箭、森林、便利店.......担任Chanel创意总监将近40年的老佛爷Karl Lagerfeld所创造的秀场奇迹更仆难数。


而时装人要如何让看客们在半小时(一场大秀时间),对自己辛苦多日设计的服装有立体化的认知,秀场的气氛渲染确切是最稳妥的助推剂。当秀场所营造的气氛达到一定高度时,它自然而然会变成令人耳目一新的产品。


老佛爷的逝世,让我们叹息:日后秀场是否还有惊喜?

答案未知。但他所创造的一切,也足以告诉我们,场景体验已然成为了新时代产品的代名词。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