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意大利艺术家Clet Abraham到访过的街道,总会变得不一样。


迈阿密海滩上的少女,今天怎么不开心。


洛杉矶的禁止标志,有一点点甜。


“ARRÊT(停)”在魁北克蒙特利尔,

艺术是团队事务,就像爱情一样。


巴黎的同志游行后,鲜花在禁止中盛开。


和平标志挂空中。


巴黎、罗马、伦敦、都灵、米兰、巴塞罗那……他整日蹬着自行车穿街走巷,趁着旁人不注意,从口袋掏出提前准备好的贴纸,一巴掌往上拍,而后迅速逃离现场。


留下被动过手脚的路牌待在原地,搭载着艺术家的符号游戏,向过往人潮继续幽默戏谑地表达着对这个时代的种种看法。


“我的贴纸被创造出来,是为了在其原始意义的基础上,增强街道标志的可读性。保持其实用性的同时,赋予它一些理智、精神、或者惊人的有趣。终极目标是交通继续流动,指示牌于你我也不再是居高临下的感觉。”


Clet的创作实录。


一沓沓贴纸,将我们日常容易忽略的周遭炒成了活生生的话题。由于可剥离胶纸很容易被撕下,对公共设施并未造成实质性的破坏——这也是Clet与涂鸦艺术家不太一样的地方。但并不是每个城市都能接受这种艺术。


Clet曾于2015年去到日本大阪旅行与创作,后便回国了。而他还在大阪逗留的日籍女友因与艺术家一同在大阪放置了80多件作品,即被警方拘留了六个月。他在欧洲城市这么玩偶尔也会被捕被罚款,但如此夸张与荒谬的逮捕却是头一遭。


Clet在日本大阪的作品。


同年也在香港街头出现。


但也有当局主动找上门寻合作,像是托斯卡纳的国际妇女节。“我一直在寻找对话。我的作品是一种批判、挑衅但也更有建设性、更和谐的关系,提供了一种替代强制性对话的方法。我很高兴机构能够认识到建设性的一面,但我所反对的地方还很多,仍有很大的空间来进行自由和自主的挑衅。”Clet接受外媒访问时说道。


红酒绘画。


都柏林的叛逆相扑选手。


马德里,解放公牛。


法律的结束,艺术的开始






△悼念胆小


禁止进入,但从里面爬出来了。

在纽约东村。


Clet的作品还不只这些有意思的路牌,从15年起他也开始对一些建筑物动手动脚。比如这组“普拉托的眼睛”。



意大利佛罗伦萨SanNiccolò教堂旁的一条小街里,藏着艺术家人气正旺的工作室,已然成为了城市新的打卡地。


Clet的工作室,图源网络。


至于这些城市里的路牌会不会被收藏家们偷走?


据Artblog记述,艺术家的朋友并不以为意:“不,他们永远不会那样做。这是公共财产,不是吗?而且偷窃并不容易——你必须爬上去再卸下它……这太难了。”


看罢作品拍手称道之余,相信你也受到不少启发,比如说:下次再对生活有啥意见,还可以拿公司楼下的指示牌发泄发泄。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