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因其体量小、功能简单,一直以来并未受到建筑设计行业及社会太多关注。但近几年,伴随幼儿教育日益受到重视,幼儿园设计在教育中扮演的角色,开始逐渐开始进入公众视野。

 

而这,也让一直专注幼儿园设计的日比野设计,开始被更多人认识、熟悉甚至追捧。为了进一步了解日比野设计及其打造的幼儿园,TOPYS亲自造访他们并采访了掌门人日比野拓,同时走入了两所保育园,实地感受了一番“日比野拓式”幼儿园。↓


 

这一成立于1972年的日比野设计,最初是一家综合设计事务所,但在传到二代目日比野拓手中后,日本经济开始下行,建筑工程量减少,如若不做出改变,他们将举步维艰。而日比野拓,将这个宝押在了当时的幼儿园设计部门“幼儿之城”之上,把日比野整体转型为了专攻幼儿园设计的专业设计事务所。

 

说是押宝,其实是日比野拓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他有一套“不寻常”的教育理念,而这些被完整地贯彻在日比野设计已完成的近500个项目中。这些幼儿园,有一种统一的质朴而自然的气质,与此同时,在尽可能让空间承担起教育作用。

 

 

 幼儿园要有点“危险” 

 

“比起安全性的考虑,我们更重视能否引发孩子的兴趣,能多大程度使孩子们感受到多彩的世界。”日比野拓随手指了指身边的大台阶,继续说:“比如很多家长认为幼儿园最好不要有这种高地台阶,因为很危险,但我相反地认为,有这些高低不同的台阶孩子们才能玩得尽兴。”

 

在幼儿园中做无障碍设计,在他看来实在是太“无聊”了,更重要的是,孩子们无法从这种安全的环境中获得成长。在他看来,孩子会从很多体验中提升学习能力,一些他们能应付的“小危险”,能帮助他们学会保护自己,进而在离开幼儿园后能一直健康安全的成长。

 

城山保育园南山的小庭院。©Youji no shiro


站在由幼儿之城操刀完成的城山保育园南山的小庭院旁,园长城所真人指着远处一出高台说:“栅栏看上去很低,有人会觉得危险,但能够爬上去的孩子都是靠自己的本领爬上去的,没人迫使他们去。在爬的过程中,他们可能会感受到危险,也许脚底有点打滑,通过这样的体验,最终成功爬上高台。能够爬上去的孩子都不会乱来,都会很安全。”

 

这是园长和日比野拓想说的“边发现边成长”。

 

建筑师手冢贵晴也有类似观点。由他设计的富士幼儿园,斩获了2017 MoriyamaRAIC国际建筑奖,让其背后的教育理念一夜之间备受国际关注。手冢贵晴强调的重点之一,即孩子要在玩耍中获得学习和成长,这种玩耍就包括一些看似危险活动。


© Katsuhisa Kida


在手冢贵晴看来,今天的很多幼儿园,铺着千篇一律的塑料操场,到处都是平坦、光滑的设计,一切都是为了确保孩子们的安全,但这些也让他们在幼儿园的生活缺乏任何挑战,剥夺了他们从中获得学习、成长的机会。

 

不过,需要强调的是,这些“有点危险”的设计,更多侧重在为孩子们营造一个“可探索”的体验空间,与此同时,规避安全隐患。

 

在城山保育园南山五岁孩子的教室里,园长特别指了指落地窗外的小露台。他说,孩子们很喜欢在那里玩耍,而露台围栏的全玻璃设计,让孩子能清楚看到外面的景致,所以从来没有出现过攀高的危险行为。

 

 

 颜色的使用,也要有意义 

 

人,会受色彩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当一些空间要强调温馨感时,会使用暖色,要营造冷静氛围时,会用冷色,而考虑到孩子们大都喜欢绚丽多彩的颜色,很多幼儿园会使用卡通形象和五彩颜色来装点。

 

但这些在日比野拓眼中是“不应该”的。

 

他设计的幼儿园,大都采用灰黑白色调,在他看来,建筑背景的朴素颜色,能让那些更需要被看见的颜色凸现出来,比如窗外夕阳的殷红、庭院里植被的翠绿或枯黄、食物的本色,抑或孩子们画作上的鲜艳色彩……与此同时,室内空间的色彩,在光线作用下,会反射至物体上,如果这些颜色过于抢眼,就会掩盖事物本身的色彩,而在他看来,这不利于孩子认识世界。


这是日比野拓考察过的一间幼儿园,他认为房间里大面积使用的粉色给所有东西都蒙上了一层“粉色滤镜”。©Youji no shiro

 

关于这点,城山保育园南山园长倒是给出了一个更浪漫的解释:孩子们的作品和他们嬉戏的身影,更能描绘出不一样的多姿多彩,我们想突出这种“色彩”特征。


在深灰的建筑立面衬托下,庭院植被的颜色和层次感显得更丰富。©Youji no shiro

 

另外,在强调设计要为教育赋能的日比野拓手中,颜色在特定区域还有其功能性,比如洗手间。他指出,洗手间总是给人一种又黑又脏的印象,这会导致孩子们害怕上厕所,严重的甚至无法正常排便。因此,他总是将洗手间设计得明亮干净——洁净的白色、温柔的原木色,这是日比野拓最经常在他设计的幼儿园洗手间中使用的颜色,辅以充足的采光,让整个区域显得清洁而通透。


 

 要让孩子们从建筑物里走出去 

 

从精巧的庭院设计,到天然材料的使用,再到开敞的餐厅,让孩子在教室以外的地方也能学习,是日比野拓很核心的设计理念之一。

 

在2018Mindpark创意大会上,这位设计师在开场展示了一张他在意大利拍摄的照片:清早的意大利小镇,晨雾刚刚散去,鸟鸣伴随着风声,这一切在他看来,这是真正的奢华,也是他希望能让孩子体会和领悟的自然之美。

 

一块木头,历经风霜便会褪色、腐败;一颗钉子,在时间和氧气的共同作用下,会生锈老化;草木植被在四季流转中变换姿态;世界经历着规律而千姿百态的昼夜轮换,风起云涌日升日落……日比野拓认为,一个孩子能够,也应该去感受这些自然之美,并能从中有所感悟。因此,在他的作品中,草坪、灌木、树丛几乎是必备元素,材料尽量没有过度加工,空间上则重视内外联通,让孩子们能有更多机会感受户外的变化。


©Youji no shiro


这种与自然的联系,在白鸟保育园又有了更进一层的当地特色。

 

日比野拓非常讲究建筑的“量体裁衣”,即每座幼儿园都要因地制宜,结合所在地的独特条件,最大限度发挥建筑在教育和孩子成长中的作用,因此,为了让这座建在社区的白鸟保育园充分与社区融合,在与园方沟通后,他们在园区庭院中划出一片菜地,部分出租给当地居民作家庭菜园的。当孩子们在菜园中耕种自己的蔬菜瓜果时,能够与租种菜地的居民聊聊天,“保育园没种的蔬菜,他们有种,还会教我们种,也让孩子们看蔬菜的花朵,互相之间进行着这样的交流”,白鸟保育园园长白鸟孝子如是说道。

 

另外,保育园的庭院非常开放,路过的街坊领居能跟在庭院中玩耍的孩子打招呼;园区特设的白鸟食堂,不仅向毕业的孩子们开放,也接纳当地居民在此休息,闲话家常。大概就是这种融洽的氛围,让这座小小的保育园和社区建立了紧密联系,每个居民都觉得与之相关。园长说,当地震发生时,社区的人们会主动前来询问,是否有需要帮忙,“我们很感恩的是,他们都用一种温暖的眼光来对待保育园的孩子们。”


白鸟食堂© Youji no shiro

 

 

 从建筑设计,到教育产业链 

 

30年幼儿园设计经验累积,日比野拓和他的团队逐渐从这个领域的“异端”成为“领袖”,他们所倡导的幼儿园设计理念,正被越来越多的从业者和家长接受。与此同时,日比野拓也开始将他的教育设计理念拓展到更广泛的产业中。

 

目前,在儿童教育领域,日比野设计旗下,除了专做幼儿设施设计的“幼儿之城”外,还经营着从事幼儿设施家具、用品、游具、制服等整体视觉统设计的Kides Desgin Labo,同时,他们还提供教师培训服务。


Kides Desgin Labo设计的家具(上)及儿童服饰。© Kides Desgin Labo


关于这点,日比野拓表示,作为建筑设计师,他们会尽最大努力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帮助孩子们,但实际的教育,还是要通过日常与孩子们接触最多的一线老师,当他们懂得去使用这些空间时,才能最大限度发挥这个“工具”的效用。

 

 

 中国会有自己的“幼儿之城”吗 

 

在拓展产品线的同时,日比野设计的业务范围也在扩大。目前,“幼儿之城”已来到中国,已开展的项目有近二十个,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海南、贵州等地。这让人不禁想:这种设计在中国行得通吗?我们,又是否能拥有自己的“幼儿之城”?

 

对此,筑博设计执行总建筑师冯果川认为,日比野拓的到来是个不错的机遇,让大家可以接触进而接受不一样的幼儿园设计和教育理念。


在国内,很多幼儿园的空间尺度并不适合儿童,因为国家标准在设定之时,主要参照的成人尺度,而这一定程度上会给孩子带来压抑感,比如过高的天花板、遮挡视线的护栏、无法看到户外的窗户等等。不过,这一问题可以通过设计解决。当人们开始更多关注小而美的幼儿空间时,我们设计师也开始从儿童尺度考虑空间布置,用冯果川的话说,就是使用“双重体系”,在符合国家设计标准的情况下,尽可能还孩子一个有归属感的幼儿空间。


冯果川所说的“双重体系”,即在成人尺度空间中,做一些符合孩童尺度的设计,比如开一个较低的窗户。图为筑博设计的深圳“漫游园社”室内效果图。© Zhubo Design Group


但是,设计之外,打造什么样的幼儿园,更多时候是观念、利益的博弈。

 

在国内的房地产发展体系中,幼儿园大多属于“配套设施”,这一属性决定它不可能获得太多用地,而为了达到国家规范,设计师会被要求在有限的空间设计上尽可能向实用性和经济性倾斜,这就导致很多幼儿园看上去很枯燥:只有方方正正的教室、笔直的走廊和一小块户外活动场所。


与此同时,如何保障孩子们的安全,可以说是让幼儿园管理者压力最大的事。为此,操场最好没有坡,设施要没有棱角,要包边,要柔软,所有空间最好都能被老师看到……对此,冯果川说,作为设计者,他们会尽量向甲方解释设计的目的,但经常得到的回复是“你们说的都对,但也要替我们考虑考虑。”


不过,过去十几年,伴随更多经营主体的介入,国内幼儿园设计开始出现更多可能性和发挥空间,很多国内事务所也在幼儿园设计上做了不一样的尝试,而“幼儿之城”及更多国际事务所的进入,也许有助扩宽人们对幼儿园设计及教育的认识度和接受度。


由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上海夏雨幼儿园,是一个较经典的国内幼儿园设计案例,该项目设计时间在2003至2004年间。© Zhang Siye


幼儿园,是每个人集体教育的起点,而教育是无处不在的。日比野拓带来的最大启示或许不在于怎么排布空间或配比色彩,而是让整个幼儿园变成一个巨大的“教辅工具”,让孩子的教育不局限在一方课堂,而是能够发生在庭院、厨房、门廊,甚至洗手间。


因此,当我们思考中国是否能出现自己的“幼儿之城”,不仅要着眼设计行业本身,可能更需要去思考的是,我们的幼儿教育是什么?我们希望幼儿园教会我们的孩子哪些事情?当他们站上集体教育的起点,我们希望他们如何去认识世界,如何理解美、理解自身与社会的关系?当我们能回答这种种关乎教育本质的问题时,该建一座怎样的幼儿园,或许就不言而喻了。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