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第一次翻《红楼梦》,读到那大观园绿云扰扰、钗環玲琅,纷扰流转的色彩让人自感想象力贫乏:银红、豆绿、秋香、石青、柳黄、松花、鼠灰、月白……明明看的是白纸黑字,但觉满目流光溢彩。

 

人类的思维进化顺序,是从具象到抽象,先认识图形和颜色,而后到文字和概念。因此,对事物形貌色彩的精准描述,无疑能加深人们对它的感知力,而这其中,颜色又是最直接且具刺激性和记忆点的。

 

大概也因为这样,从备受时尚界追捧的潘通流行色,到女孩儿们为各式口红色起的昵称,给颜色命名,成了一场从权威机构到街头巷间都热衷的文字游戏。

潘通2018流行色,紫外光色。


殊不知,这场游戏,在一个世纪前就已开启。

 

今年2月,一本名为《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的书(《维尔纳颜色命名学》)再版发售。这是一本在照相技术尚未发明前,供人们参考的颜色分类手册。他的作者,苏格兰画家Patrick Syme希望它能为画家、科学家、地质学家、化学家、解剖学家……总之你能想到的所有会与颜色打交道的专家,提供帮助。

这本书之所以叫《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是因为它是作者Syme以德国地质学家Abraham Gottlob Werner的颜色分类为基础,丰富拓展而来。

在现代颜色标准化技术尚未出现时,这本1814年首次出版的祖师爷级别的色彩分类书,尚无法通过色号准确定义颜色,只能依赖精确的文字描述,辅以自然界中可见的事物,让使用者能直观感受某种色彩。

 

以本书开篇的白色为例,书中共辑录了8种白:雪白(白雪公主白)、微红的白、藏蓝白、黄白、橙白、绿白(以上是五彩斑斓白家族)、脱脂奶白(不光是奶,还要是脱脂奶)、灰白。

看完名字,再看小色块,仍分不出这些白色有什么区别。

 

而这本书最有趣的是,将名字、颜色、描述和自然事物结合在一起。这样一来,雪白不仅是“最经典、纯粹的白色”,还是“没有任何杂质的初雪”和“黑头海鸥胸脯上的羽色”;而脱脂奶白则是“人类的眼白”和“蛋白石”的颜色。

这可能是最早的“五彩斑斓的黑”?

今天,当我们都以红色为中国的代表色时,Syme将一款蓝色命名为“中国蓝”(第27号色)。这是一种天青色混合普鲁士蓝的颜色,近似龙胆花背面的颜色。

当然,作为一本一个世纪前出版的手册,在颜色可以通过数字精密表达的今天,《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显然无法再以工具书的身份,跻身标准化颜色系统。不过,它或许能成为一本“词典”,从人类的肌肤到闪耀的宝石,再到飞蛾翅膀下的轻柔羽毛,那些对颜色的质朴、精妙的描述,让人不仅看见,甚至能感觉每种颜色的质感。

小编们或许能来一本,让自己的文案更加活色生香。各位男士也可以考虑入手,这样,以后和女孩子们聊到颜色,你脑海中不会只有那句“你说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