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活腻@TOPYS

设计/周文轩@TOPYS


两年一届的哈苏大师赛前些日子公布了年度获奖摄影师。


作为业界最负盛名的专业摄影比赛之一,今年哈苏分设11种类别奖项,共收到了三万有余份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作品。摄影师们若要参赛,需向哈苏提交三张最能展现自己摄影水准的作品。而由专业摄影师与往届哈苏大师组成的评审团,则严厉地万里挑一。


获奖者可以获得荣誉奖杯与一台中画幅的哈苏相机,并担任为期两年的哈苏品牌大使,作品也将编入两年一刊的《哈苏大师画册》。


接下来出场的十一位摄影师,风格不一,惊喜却不少,也许对你的摄影能有所启发。



      航拍类 


Jorge de la Torriente

迈阿密,美国



“我将摄影视为我进一步探索艺术与设计的方式。在康奈尔大学学习建筑的时候我发现,工作可以帮助往深里摸索你之所见与所经历的种种。于是我试着将同样的道理带进摄影,不断地发现新的方法并使之取代旧的。”



      建筑类 


Kamilla Hanapova

圣彼得堡,俄罗斯



“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但又能和他人分享的世界,我们通过这个世界去从不同角度展现惯性的既定的图像,在这之后这个世界就能以完全不同的色彩面貌呈现。我相信不论是摄影师、艺术家、雕塑家还是音乐家……这些名头并不重要,这只是一种表达方式,重要的是我们有话要说。”



      艺术类 


Maria Svarbova

布拉迪斯拉发,斯洛伐克



“我尽可能描绘一个消毒过的世界,人物像机械人一样,没有表现任何情感、个性,就像游泳池的水面一样平静。”



      时尚类 


Michal Baran

特利姆,爱尔兰



“2005年,我搬到爱尔兰,终于成了一位专业摄影师。我不断学习着发现自然界的美感、事件的独特性与人脸的高级感,饱含尊敬与钦佩的心情、用眼也用心地捕捉动静之间的这些所有。”



      风景类 


Benjamin Everett

洛佩兹岛,美国




“当你因为喜欢你的工作而卖力干活时,人们往往容易将好的结果与你的努力工作联系起来,但大多时候是你的喜欢让你坚持到了最后。”

BeJamin(BenJamin的众多绰号之一)既不是一位现实主义者,也非超现实主义者,他只是不断探寻着经验物质性与精神性的结合,因此你偶遇他的作品,会发现这一切取材于现实却又蒙着一层不太真实的朦胧感,这很浪漫。



      肖像类 


Tina Signesdottir Hult

托尔瓦斯塔,挪威



“人像摄影这件事吧,揣摩心理比揣摩技术更重要。如果心中少了热情,你就无法看到内在的动机,任何昂贵的器材或是技术都没法拯救你的作品。能不能拍出好照片与你有没有砸钱买最贵的器材没啥关系,只和你看到啥、感受到啥以及你能够表达出啥有关系。你的眼睛和你的想象力是你永远拥有的最好的工具。”



      产品类 


Marcin Gizycki

华沙,波兰



“品牌Pajka Design 是做木质配件、珠宝与手工艺品的牌子,我以logo设计和物件交流的概念去呈现它的视觉。”



      婚礼类 


Victor Hamke

莱比锡,德国



“相机是我的工具。但至于它是否会决定摄影效果我没啥信心,你用iPhone一样可以创造出很美好的东西。但对于一个摄影师而言,拥有能够让你工作变得轻松的功能性工具是很棒的体验。我用的是富士相机,只用定焦头(大多都是35mm、52mm、85mm的),也很喜欢微单。说到底用啥相机和品位有关,我也绝对尊敬摄影师们,无关他们用的是啥。作为艺术工作者,我可能只会跟着我的感觉走,但作为专业摄影师,使用合适的相机工作其实是对客户负责任。”



      野生动物类 


Karim Iliya

夏威夷,美国



“与鲸鱼擦肩而过时,我从谦逊、恐惧、爱、惊奇与兴奋的心情中感受到了一切。每一次互动都大不相同,言语并不能完全描述我的心情。

在我看来,保护海洋生态系统与水生生物这件事重要得要命。我试图在照片中展现人类与动物的亲密时刻——它们如何与我们互动,它们又是何种表情,想借此让人类意识到这些温柔的庞然大物并非危险野兽,我们不能失去它们。”



      青年项目//21 


*旨在挖掘不超过二十一岁的青少年摄影师


Nabil Rosman

哥打巴鲁,马来西亚



“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摄影师。不是随随便便一位拥有相机的人就能够成为摄影师,摄影师应该是有能力通过自己的作品创造故事的人。我?我只是一个爱好者。但我想成为摄影师。”


Nabil的ins简介是:一个话少的男孩。但是他的ins配文都很可爱。



      街景/城市类 


Ben Thomas

凯恩顿,澳大利亚



“计划性和偶然性在我的作品里并存。安静的时候,我会经常仔细琢磨着特定的镜头,在按下快门前后找到被摄物最好的组合方式。我也真的很喜欢戴着耳机只是在街上乱晃,你也不知道在街道拐角后头会出现什么惊喜。这些图像对我来说似乎更加地有组织性,也更特别。”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