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日本设计二人组的作品我都喜欢 | TOPYS专访KIGI

采访/桃红小闪电@TOPYS 

撰文/浅仓@TOPYS                                                                                                                     

日文翻译、录音整理/戴勇强

采访地点/KIGI 工作室

出差在外住酒店,少了家的熟悉和温暖,总有些疏离感,也许这时候,一只喜欢的花瓶里插着喜欢的鲜花,就能带来些许安慰。但总不能带着花瓶飞来飞去吧?于是,D-BROS颜值颇高、可以折叠的便携花瓶就这样走进了生活中。

image©KIGI/D-BROS vase project花瓶


带出去是薄薄一片,灌入水却能立住做花瓶,鲜丽透亮,D-BROS花瓶大概是植原亮辅和渡边良重最为大家熟知的产品了。这一男一女的搭配也已成了日本最红火的设计二人组。

植原亮辅(男)于1997年毕业于多摩美术学院平面设计系,渡边良重(女)则是享誉日本的著名设计师和插画师,1999年,两人合作担当DRAFT会社的独立品牌D-BROS的主力设计师。这一牵手,便催生了持久而奇特的化学反应,直至2012年,一个由两人共同组建的工作室——KIGI | キギ诞生了。

image©KIGI/办公室

KIGI的设计风格独具特色,正如KIGI这个名字,轻松俏皮,童趣幽默,极具亲和力,从便签纸、胸针,到挂历、陶器、首饰包装盒,完全就是小而美的代言人,7个人的团队,持续不断地创造着生活中的细致美好,处处响应着人们对岁月静好的向往。

TOPYS:对于不懂日文的人来说, KIGI这个名字的样子和音节非常有趣,为什么叫KIGI呢?

植原:KIGI在日语中就是的“木”的复数形式,我们的创作像是一棵在不断生长的树一样,把很多的元素融汇到一起,一棵树生长出来,会不断地向世界延伸,这种感觉,所以是比两个木更多的意思。


平面设计师的“纸”基因

平面设计师做起了产品,听上去似乎是很有意思的跨界。两个人习惯了基于平面的构思创作,做产品时不由地从自身最擅长的部分出发,最后出来的东西竟然稚拙地保留了纸的基因,这也成为了KIGI设计最大的自我特色,经常让人恍惚于2D和3D之间。

薄如折纸的KIKOF信乐烧

在此之前,日本当地的手艺人从未见过如此纤薄的陶器,它真的能用来吃饭吗?

日本滋贺县南部的小镇信乐町附近盛产优质陶土,周边也有很多手艺人,传统的信乐烧兴起于江户时代,为了实现大家将传统工艺传承下去的心愿,就有了Kikof这个项目。按常规流程来说,设计师往往会先出设计图,再给到专门的职人来做,植原亮辅和渡边良重却并不想这样。“我们是要把它做成一个品牌,就是从建立品牌到销售方式,基于方法论去做一个整体的东西。”于是,两人干脆搬到琵琶湖边住了下来,跟当地陶艺坊的工人一起生活、工作,向他们请教,亲自烧制陶器。他们以日本第一大湖琵琶湖的一天四时风光为意象,烧制出了清晨灰、正午白、日落粉、月夜灰四种色彩的器具,仅3mm的厚度,颠覆了人们对陶器的认知。


image©KIGI/Kikof Project 信乐烧

KIGI:我们本来就是平面设计师,所以考虑通常是从纸上出发的,做信乐烧之前我们先用纸做了一个模型。信乐县的工厂做陶器原本是非常大,非常重的,然而这个东西很薄,又很轻,当地的手艺人看到都吓了一跳。根据当地的特色设计的这样一个图形,当地手艺人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觉得这么薄可能易碎,看的时候都是捧着看的,然后说这样做也不错。我们还做了一些海报,标志最后有被选到了东京ADC的年鉴。


一张纸·表

相信很多人看到这只表都会大跌眼镜:这也叫表?当然啦,它能正常看时间,令人联想到达利那幅油画《永恒的记忆》。时间是可以折叠的吗?反正KIGI的脑回路可以。很多人购买挂钟都会考虑整体家装风格去选择材质、花色,KIGI却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化繁而简,用纸张做出了灵活丰富的变化,绿植拼贴小清新,纯色几何商务风,风格也多种多样。

image©KIGI/D-BROS Time Paper纸表


丝带日历绘本

这是KIGI早期制作的一本丝带日历绘本。整本都围绕着一个很少女的元素“丝带”发散创想,真实的丝带从绘本里飘出来,虚与实的转变,顿时灵动飘逸起来。


image©KIGI/D-BROS CALENDAR丝带日历


正是生活的平凡孕育了无数灵感和可能性

在KIGI的眼里,平淡的生活拥有最大的可塑性,你可以将它揉捏成任何你想要的样子:积极的,乐观的,幽默的,充满童心的。

华尔兹镜像杯

拿起杯子喝水,然后再放下——这样细微的情景,被KIGI施了个小小的魔法:镜面的杯子,放到彩色盘子上,杯碟交错的瞬间,几何图纹就这样旋转直立起来,“华尔兹”的名字非常形象。

image©KIGI/华尔兹镜像咖啡杯盘



一本用来求婚的书《PROPONERE

当然了,KIGI有时候也搞搞“大”事情,比如求婚。随着立体绘本一页一页被翻开,求婚戒指也浮现在眼前,用这样细腻的方式传递心意,一定又暖又难忘吧。

image©KIGI/ 《PROPONERE》求婚主题立体绘本

KIGI的点子总会让人觉得:啊好简单!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正是创作这件事的奇妙之处,如果你留心观察,很多有趣的事情只不过是脑筋急转弯,过分认真有时候会成为一种束缚,世事纷杂,KIGI教会我们,要常存一颗简单的心。

简单到什么程度呢?

我们不做消费者调查

TOPYS:你们将不同的品牌、产品打造出自己的特性,并且准确地抓住年轻人的心,甚至带来一种生活方式的影响,平时会特别注重对于消费者的观察吗?

植原:其实也没有专门去做一些消费者调查,平常根据自己喜欢的一个出发点来做,当然也有委托接到自己不喜欢做的东西,也在做,那么受不受欢迎本身存在很大偶然因素,有的东西做出来也不见得那样受欢迎。一样东西卖得好不好也不光是设计所决定的,存在很多外在因素,比如跟它的价格定的高低也很有关系,一样东西做得很好,如果价格定的高,因此却步的人也会不少。

TOPYS:那您是比较倾向去吸引和自己兴趣相投的人,而不是以市场为导向吗?

植原:我们两个人的做法是,做设计之前,会看书查资料,看展览会之类的,一般很少去做调查。

TOPYS:有没有遇到过想法很保守的客户,一般是如何进行沟通的?

植原:如果本身抱着想要做好东西的想法的客户,刚开始的充分交流是必须的,我想最后也是可以达成共识的,如果碰到一些抱着极端销售欲望,一味追求销量的客户的话,一般这个沟通也很难达到共识的。

渡边:碰到这种客户,也不是说马上拒绝的,如果通过多次的交流还是难成共识,最后如果实在没有办法,那可能就只有放弃了。


KIGI其它作品。

image©KIGI

image©KIGI

image©KIGI/午后红茶包装设计

image©KIGI/刺绣胸针

TOPYS:像是您这样的日本设计师,不仅做平面设计,也做跨领域的设计,并且有很好的出品,您是如何做到的?

KIGI:其实也没有涉及非常多的领域,只是根据某件事情延展开,接触的面就会越来越多。比如艺术指导的身份,通过不同领域不同媒体实现他的想法,这也是种延展。做平面设计师,你的视野可能就只有平面设计,做产品设计,可能看到的就只有产品设计,而在工作延展的过程中,你会接触到其它领域,多方接触后就产生融合。各个不同领域融合的状态可能是设计未来的命运吧。作为一个创作领域,要涉及的东西是非常多的。


跨界,跨不出生活

从平面设计师到产品设计师、品牌策划人,从包装、服饰饰品到家居用品,KIGI好像一直在跨界,大方向却从未改变。人生中大起大落的日子终究是少数,能把平淡的生活过得妙趣横生,才是难能可贵的,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奥义。比起制造轰动和惊艳的欢喜,KIGI更乐于把心思投注在琐碎的日常生活中,博你莞尔一笑,喝一杯水,看一眼钟表,翻一页日历,让小平淡中总有小惊喜,这就是KIGI制造的美好生活。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动漫《蓝色时期》的周边是五彩斑斓的“蓝”
    如果只有一种颜色,你可以画什么?
    by 鲸鱼
    15 评论
    107 赞
    39 收藏
      被“雪糕刺客”反复袭击之后,我开始怀念记忆中的香蕉船
      “让记忆带着甜后退。”
      by 鲸鱼
      6 评论
      62 赞
      8 收藏
        你不是我的用户,但你依旧可以认同我的广告
        Google这波“眼神杀”,你学会了吗。
        by 毛毛.G
        3 评论
        57 赞
        16 收藏
          糟糕,我网购的样子都被这支泰国广告看光光
          在?摄拆懂?
          by 鲸鱼
          6 评论
          92 赞
          16 收藏
            麦当劳的父亲节海报,让我快乐
            父亲就是这样吧,有点严肃,又有点喜感。
            by 毛毛.G
            4 评论
            132 赞
            32 收藏
              摆烂、emo、网抑云……你是哪一种“丧”模式? | mememurmur
              人没事,就是挺丧的。
              by 鲸鱼
              12 评论
              109 赞
              33 收藏
                弄丢这些雨伞,我会后悔一整年
                它在,我在,绝不能丢
                by 昌圈圈仔
                15 评论
                94 赞
                34 收藏
                  这座图书馆的书,是一个个真实的人丨TOPYS专访Human Library
                  “讨厌一群人很容易,恨一个人却很难。”
                  by 毛毛.G
                  6 评论
                  57 赞
                  22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