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意设计跟产品,放到生命的面前,不值一提。 ——阿原座谈实录

口述/ 阿原
撰文/ vivi@TOPYS
录音整理/ Lesca丹@TOPYS
座谈地点/阿原肥皂   淡水天光店

   

   我用这样的开场表着我是过来人


   ▌从事广告二十年之,阿原离开了,之后休息了三年的时间,开始做阿原肥皂,试图找到广告这个特写的行业所找不到的

    我从事广告有长达二十年的时间,广告是一个非常侧重分析跟组织的工作,我们重视市场调查,看重策略,想办法要达到一个目的,叫做touch point。在广告里,所有的东西都被理性分解,感性包装,我渐渐感觉不圆满,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被拆解,被聚焦,被制造重点的时候,那真正的实相是什么?广告是一个特写的行业,可是完整的全貌在哪里?我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大的麻烦,我希望找到一个全貌,找到一个“真”。在这个行业里面,“真”的比例太低,但很多人很习惯,因为成绩、案子、钱对他来讲是真的。我自己的痛苦可以说是自找的。

   我尝试很多方法,后来我发现,只有在阅读和思考宗教理念里面找得到,但越是去阅读跟思考,广告我就越做不下去,因为广告有太多包装,有太多特写,它故意回避掉真相,我开始有极大的痛苦产生,很多包装后面我做的事情,跟所外显的是不同步的,但客观来说这样其实是好的,这样的冲突对话,正是每个人生阶段照镜子的动作。

   很多青少年很想做自己,“我最好穿的跟别人不一样、走路的样子跟别人不一样,因为我希望被注意到”。比较浅层的广告,是人生的青少年,希望被看见、希望做自己;中层的广告希望透过庞大的数字预算、有效的公关策略,以及极大的整合行销,在可以能被看到的地方尽可能的露出,以形成扩张能力、流行能力、以及大众普及认知的能力,最后收到回馈。因此广告的中段,就是在有效执行预算,像是一个中壮的人,三四十岁,我跟你比收入比存款,我跟你比名牌,比房子的大小或者比人际关系,我们称之为人脉存折。用广告不同阶段的深度跟厚度来对照人生,就是这么精准。

   广告做到你认为游刃有余的时候,就是要离开的时候,广告绝对不允许你游刃有余,我们后面都带着业主的期待。我们做的这些是在成全别人,可是你离天命越来越远,你会困惑,到底你是在服务你的业主还是在成就你的美感。

   后来我就离开了,离开以后我休息了三年的时间,开始做阿原肥皂,因为我做阿原肥皂,所以今天我们才有机会做这样的交流。我用这样的开场,代表着我是过来人,我的过去在看我的时候,我已经变成我过去的过客。我找了一些我们每天的日常照片给你们看,我用这样的方式拉近亲切感,让大家理解为什么我要这么做,我在做什么。因为我在做的事情,代表着曾经是靠智慧靠脑力或者是靠自己的品味在社会上取得地位的人,与生活之间某种不一样的对话。

   

   我自己在做阿原品牌的时候,有相当高的自恋精神 

   ▌所谓自恋,也许就是不追逐一时的潮流,而根植大地,也反哺大地。

    这次的分享,不代表我希望大家全部接受或者一定要像我这么做。我自己在做阿原品牌的时候,有相当高的自恋精神,我认为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的美丽只想自己定义。

   所有从事文化创意跟美学的人都应该会接受这个观点:我们留不住任何事物,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走到最后都是要还给天地。当今年流行金色的时候,你用非洲的土黄色,就落伍了;当现在都在讲苔藓绿、海藻蓝……因为在跟环境接轨,代表这个品牌的自然,如果你还用东方红、还用青葱绿,那你也落伍了。所以是时机早晚的问题,你现在觉得是好的,过了时机,都要还掉。

   

   image©阿原工作室股份有限公司  篆体字的药

    这个是篆体字的药字,我们希望做使人快乐的事情,我们的快乐来自于药草,但是在形式上,我们要专业一点,把不同的药草跟植物做组合,这些都是我们的产品在使用的药材:茶树、甘蔗、天竺葵、菊花、日日春、洛神花……但当我们在组合的时候,就在想能不能孵化出一个更大的价值,用我们中国人的哲学,跟西方人讲的定性定量来做区别的产品,透过这个品牌,寻找身心疗愈的种种可能。

    中国人的中药,是我们充满智慧的素材,在这个土地之上,植物的花草根茎叶果仁,代表着甜美、丰硕等这样一种生态,转换到在阿原的品牌思考结构里面,变成种种不同的意象,但最后会回到人的身上。

   

   image©阿原工作室股份有限公司  阿原肥皂和皂叶

    我们人的勇气、骨骼代表着植物的枝干,要能站得住,撑得起,才能够长得高;我们要开放,要接受不一样的可能,就像植物有好多叶子向阳,进行光合作用,来吸取足够的养分;树干长得越高,根就要扎得越深,才能够撑得住。面对市场上种种外来的变化,品牌最重要的精神,不只是长大要让别人看见,你还要有分享的精神,花,是植物界最伟大的分享,它开放了,吸引蜜蜂蝴蝶跟昆虫,采蜜,吸粉,它才能够有机会去繁衍和结果。这个是阿原在想的。

     

   阿原真的有在做农场 

   ▌广告人转型做的产品,真的很容易被识别出来。很多时候这并不是褒义的说法。然而不怕,只要你除了面子之外,真的有里子。

    阿原在做自己产品的时候,刚开始去经营农场,那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我记得在几年前,我们请国画老师帮我们画图,印成我们公司的卡片送给别人,告诉别人阿原有一个很漂亮的自然农场。

   

    image©阿原工作室股份有限公司 阿原肥皂农场图

    结果我们遭受到市场好多的批评跟攻击的声音,他们说阿原就是做广告的人,想透过人文山水国画的意境来告诉消费者这个品牌有多美,给大家提供一种视觉上的满足,仅此而已。本来我的广告历练应该是会让我在美的行为上把握得更精准,更有发言权,可是这居然变成阿原产品在市场上的包袱,因为很多人骨子里是怀疑广告的,是不喜欢广告的,因为他们认为那样的美跟他们有距离,他们也在掂量我在做的事情的真假。

    我跟我的团队说,事实行动是粉碎所有攻击最好的方法,我们不要回避不要解释,我们就继续做,他们对我们产生怀疑很合理,因为他们看不到在这后面,我们农场的面貌。因此,我们在面对别人对我们这张卡片抱有种种怀疑时,把嘴巴闭起来,更认真的把力量放在我们的农场上。

    在阳明山国家公园里面,我们有半座山大的农场,我们愿意选择最古老最传统的耕种方式,自己运苗、堆肥、找原生的植物,我们每三个月一次,召集所有的人都要到农场进行体验跟培训,对新人进行必要的土地教育。我们愿意这样做,只有通过一件件的事实去把农场做好,将来我们公司的人,或者离开公司的人,都会带着“阿原真的有在做农场”的真相去跟社会接触阿原是不是只是在包装一个漂亮的视觉画面这件事,自然会不攻自破。

    于是阿原的农场在多年以后,变成很多人观摩的必到之处,变成很多人在理解阿原品牌上不可或缺的地方。

     

   我的创意设计跟产品,放到生命的面前,不值一提。

   

   ▌值得一提的,台湾旧日的工匠、技艺和荣光,随着阿原的志气用具系列,也许重拾志气。

在阿原的产品里面,有一个系列叫做志气系列。什么叫志气,我们卖肥皂,所以我们也有肥皂碟子;我们卖牙膏,所以当然也有牙刷;因为我们买东西需要用袋子提,所以阿原有很多手提袋;当我们卖茶叶的时候,阿原也会有很多茶杯跟茶壶。但这些物品是怎么来的?

    我自己在台湾长大,很喜欢50年代很简单的台湾。像十年前的中国大陆,台湾也曾被叫做世界工厂,全世界有很多东西都在台湾做:成衣、电子零件,还包括我们用的杯盘碗筷。台湾有一个地方叫做莺歌,我们自己把它比喻成台湾的景德镇,因为那里外销很多欧美国家的杯盘碗筷花瓶汤匙,因此这个地方造就了很多做陶瓷的有钱人家。小小莺歌总共大概只有十二平方公里,这么小的乡镇,最鼎盛的时期容纳了三千六百家的窑厂,但是现在,只剩不到六十家,原因很简单,泰国的廉价劳工、越南的大量便宜的泥土、以及中国大陆这个世界工厂提供很多很好的资源,太多太多的国际订单就跑到人力多价格便宜产量更多的工厂,台湾的产业就萧条了。

    到了我自己的年纪,四十三岁离开自己的行业,去成立小工作室做肥皂,一路走过来,如果我能够对别人有贡献,就会是让自己觉得幸福唯一的方法。

    所以我们决定就在莺歌这个地方,用我们小小的力量,围绕在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上,帮助莺歌些什么,给莺歌已经萧条掉的陶瓷师傅、给莺歌已经久久不开炉火、已经没有订单充满了灰尘的工厂重新燃起炉火的可能。我们真的是带着这样子的热情去下订单。我们做肥皂的碟子,我们做杯子做盘子,售卖或者作为配搭礼物,能做多少算多少。因为这几年很认真的用我们的方法给莺歌这些师傅做非常在地的陶瓷,我们连带的也触动到很多想要做文化创意产业的台湾在地工作室,他们开始寻根,他们会发现原来阿原在莺歌找到了自己的土自己的人做的这种东西,还能够在市场上有很棒的故事魅力,能打动人,他们也群起而效仿。这可能对阿原是一个竞争,但那也还好,最大的帮助是让莺歌有更多的窑子重新开火了,我很开心,我们做这个事情,帮助的是一个聚落的产业变得不一样。

    我们做护肤品,有三件事情是女孩子最关心的,第一件事情是不能过敏,第二件事是它要滋润保湿,第三件事情香味要喜欢。阿原保湿产品的原料,是来自台湾的养蜂场取出来的蜂蜜,我们用台湾的蜂蜜是因为他们有句话感动了我,他们说我们这些人看天吃饭,我们是一群跟着花跑的人。大家知道养蜂的人是哪边开花,他们就用卡车载着满满的蜂箱,往那边放,让蜜蜂采足了蜜,然后再把蜜源收走;等到季节转移,另一片花田也要开了,他们再把一箱箱的蜂箱往花田里送。跟着花跑没有错,原来这些工人的身上有一种很美的思维,我心里在想你们跟着花跑那我就跟着你们跑吧,偶尔也沾一点花香。

    我们还有一些木工的产品。其实木工跟竹工艺现在做得最好的是越南、福建跟广西,你们的木工跟竹工艺真的是做到没话讲。可是我知道台湾的乡下也有一些很好的竹工艺,我不要他们的好变成绝响。以前在台湾装菜,都是用很便宜的竹篓子,但是现在装菜都开始用纸箱,没用人再用竹箱,竹工艺在竹山就开始没落了,有一些人,他懂得竹子、有竹工艺,但是没得发挥,他们说他们是竹子下长大的孩子,却没有把它做好。那就我们阿原来做,我们设计一些我们要的:切肥皂的竹刀、竹皂碟、放肥皂的竹编的小架子,多多少少下一些订单,让这些孩子的手多多少少有在动。

    这些工人很棒,它代表的是文化创意产业里面很重要的产出,是文化创意产业的精神粮食跟衣食父母,但是这一群人却说文化创意是我们在讲的,对他们来说他们是每天在低头干事的工具。你们听了有什么感觉?为什么有人会这么看轻他的手?他明明有很好的技术,曾几何时我们在谈的,这个设计师好棒,这个展览好棒,这个设计出来的东西很美很有价值,我们都没有谈到工人。设计师的东西是工人做出来的,他们帮所有的设计工作者跟艺术工作者去缝那些设计的衣服,去吹那些设计出来的玻璃。

    我觉得不应该这个样子,阿原有很重的工匠精神,我认为他们不是工具,他们从年轻就只会一件事情,因为他们会的事情,才能帮助我们这些有美的想象的人,做出美的东西。

   

    image©阿原工作室股份有限公司  麻油家庭

    像这位老先生,最鼎盛的时候他们家的油厂光是在压油的有两百多个人,现在你能够拍到的就剩下五个人,因为进口的麻油便宜。我用他的麻油来做肥皂,不是因为他的麻油特别好,台湾的麻油真的没那么好,而且又很贵,可是只要品质可以我就愿意,因为我但愿老先生这一家人他们的光荣不只是写在历史里。

   因为便宜两个字,很多产业在台湾不见了。我会提醒大陆,便宜两个字在大陆也会不见,因为有更便宜的中南美洲、越南、伊朗、巴基斯坦或者印尼,他们有办法用便宜来吸引国际的制造业跟焦点。

    但我们有责任也还有办法去挽救因为便宜而减少订单的产业,我们有办法改变因为便宜而舍弃掉家乡的工农人的命运。一个人,做的很少,但是我知道台湾、大陆、东南亚,有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像阿原一样,需要靠设计跟包装来做出东西的品牌,我们要谈的是在做东西后面的人,我们要用什么态度去跟他们做连接。

    我刚刚在讲,在竹子下长大的、13岁就拿剪刀的、跟着花跑的这些低头族,他们用一生的故事跟我谈了那几句话,所以我是打从心里面一直在坚持这样的事情,我认为我的创意设计跟我公司的产品,放到生命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我们只是在做一件产品,可是他们真的是用一辈子在做一件事情,所以我对工人精神的看重变成是阿原很重要的力量跟滋养。

     

   我相信,中国人懂,也只有我们最能够懂

    中国人常常在讲,天人合一,古时候的人画山画水的时候,如果人不存在,那山水就不值钱。我们现在的解读可能是意境,但我认为那些伟大的艺术家们已经看到了人的价值,想到了“当我的名字和印章要盖上去,人在哪里”。这是阿原在努力的地方,我敢在我的产品上盖上印章是因为我有生命的经验在里面,我有土地的参与在里面,当然更多的是一段人生走过来的反省。

    阿原在做劳动力美学,我们做肥皂的师傅,永远都会在阿原品牌露出的地方,占最大的篇幅。我们一拨又一拨的产品,我都敢堂堂正正的把斗大的书法字清楚的盖上去,是因为阿原的设计跟包装,是成全了这个产品里面的爱跟行为。十年来的时间,阿原只做一件事,一年一个主题,每个主题都是我们自己,用我们不是那么熟练的书法字,把我们的祝福写上去,这十年的时间后面,还有下一个十年,我们每一年都给这个地球,这个环境一个祝福,我们希望一切会更好,大家先平安。

    我们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有力量也要有承诺,我相信,中国人懂,也只有我们最能够懂,站在碑铭前面,在博物馆里翻开一页奏折,马上就知道它在跟你讲什么,那个文化的距离是那么近。所以阿原很认真的在繁体字和符号上持续着我们的祝福,今天大家来这里,我不知道有什么更有效的方法在技术、经验和创意上做分享,但是我会告诉大家,阿原保持着“自己的美丽,自己定义”这样子的想法,一路走过来,好歹一个盖了章的,用台湾的原物料做的肥皂也陪着我们到了天涯海角。

    我认为阿原最精彩的,应该在我们的后场——就像西方一句谚语:“不要随便翻开别人家里的地毯”——那个才是真相。你们没有机会看到我们的真相,我将阿原正在发生的事情跟想法,剪出了一个短片,请你陪我们看看阿原正在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阿原在讲的一件事情就是美丽,刚好,最好,因此你所有的物质条件和欲望也是刚好,最好。幸福这两个字我们要不断的说,让它成为一个环境中的能量,如我能够做得到就一直做一直做,做什么呢?就是饭一口一口吃,水一杯一杯喝,事情一件件来做,那就好。


   【TOPYS】阿原十年十分鐘


     

   

    ——————————————————————————————————————————————————————————
#MindWalk对话台湾#

    2015年7月底,TOPYS MindWalk主题旅行台湾站迎来第三次“跨越”。这次为期7天的主题旅行继续围绕文创产业进行,拜访了阿原肥皂、大小创意、半亩塘环境整合、范特喜微创文化、水越设计、柒木设计等机构,并与它们的创始人或负责人进行了深度座谈交流。 #MindWalk对话台湾#正是这些交流的整理与分享,将在TOPYS网站及微博微信平台陆续发布。

   

   TOPYS MindWalk 跨越III 团友合 @阿原肥皂水天光店后院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拍不完!2T的云盘都不够我存宠物照片!
    拿来参加这个比赛,说不定还能得奖。
    by 鲸鱼鱼鱼鱼子
    2 评论
    55 赞
    17 收藏
      这则“纯文字”火锅广告,一眼就看饱了
      一组靠“想象”补全的海报
      by 秩秩
      3 评论
      78 赞
      48 收藏
        能和杜蕾斯比肩的文案出现了
        没骂一个脏字,但已经戳到我的肺管子
        by 秩秩
        4 评论
        54 赞
        24 收藏
          把世界看成一个巨大的“Yes but”,创意不就来了丨一周创意速览
          来啦,这周的灵感补充装
          by 緑 midori
          0 评论
          72 赞
          28 收藏
            “当完成了童年的理想,童年又变成了理想”|灵感手抄本
            谁说小孩子不能拯救世界?
            by 秩秩
            12 评论
            96 赞
            50 收藏
              小时候不吃的面包边,长大后派上大用场了
              欢迎来到石川和也的创意世界
              by 秩秩
              5 评论
              50 赞
              13 收藏
                一朵不被看好的花竟然火了60年|品牌兔子洞
                “Marimekko”到底要怎么念?
                by 鲸鱼鱼鱼鱼子
                3 评论
                55 赞
                33 收藏
                  入围苹果设计奖的优质app和游戏,你用过几个?|创意白皮书
                  强势种草清单+应用程序设计趋势预报。
                  by 鲸鱼鱼鱼鱼子
                  1 评论
                  52 赞
                  48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