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桃红小闪电@TOPYS  lesca丹@TOPYS
录音整理/lesca丹@TOPYS
采访地点/台北
部分提问来自TOPYS MindWalk同行团友


苏打绿的《小情歌》、蔡依林&安室奈美惠的《I’m not yours》,张靓颖的《改变》……这些视听盛宴的背后,正是制作人员孜孜不倦的创作。

而以上所列出的歌曲MV制作,都来自台北的陈奕仁导演以及他所率领的影像后期制作团队“仙草影像” 。凭藉绚丽夸张的影像技术和独特的创意,他们已经成长为台湾这几年最炙手可热的影像制作团队。

多面向的陈奕仁

image © 仙草影像工作室GrassJelly/创始人 陈奕仁

曾就读国立台湾艺术大学电影系,期间参与多部音乐录像带、广告及电影拍摄。2003年开始为NIKE、滚石唱片、EMI唱片等公司拍摄商业纪录片,后在2005年成立了仙草影像工作室GrassJelly。执导五月天《干杯》MV荣获第24届台湾金曲奖最佳音乐录影带奖。凭借独特的视觉色彩效果和节奏的把控,迅速引起各大唱片公司和音乐人士的青睐,成为台湾新一代炙手可热的MV导演。

TOPYS :你拍摄的MV视觉冲击都很强烈,跟台湾早期一些老导演的风格不一样,能说说个人风格形成的原因吗?

陈:我高中时就读复兴商工,那是一所专业美术养成的学校,所以从小就接受完整的美术教育。但除此之外我本身的兴趣涉猎就很广泛,动画、漫画、小说、电玩、电影…等,说一句玩笑话“不学无术”形容的大概就是我的状态。不过最关键的转变是在1999年的时候看了一部电影叫《斗阵俱乐部》(又译《搏击俱乐部》),这部电影可以说是我在影像上的启蒙,当时被导演David Fincher说故事的方式深深慑服,从此迷恋上影像。

TOPYS :你所有的作品都是这样的风格吗?

陈:我会针对不同影片来设计不同的风格。我其实也有比较感性的作品,比如五月天的《干杯》以及苏打绿的《你在烦恼什么》,所有作品并不都是单一风格。

TOPYS :跟蔡依林和安室奈美惠合作的最新MV《I’m not yours》很特别,能否分享一下你在这支片子中的创意发想过程?

陈:以前看过一些鬼故事,讲的是男人在深山老林里发现了一个有好吃的菜肴,还有很多美女的地方,但第二天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在坟墓。这支MV就是从这种类型的鬼故事开始发想的。MV里有很多华丽的服装,有唐朝的服装,民国初年的服装,还有现代的服装,听起来很杂乱,但是拼凑起来却很华丽,整体风格很超现实,我喜欢这种风格独特的感觉。

这首歌要表达的主要意思是“I’m not yours”,有一点女权主义的感觉在里面。其中有句歌词是“I’m back from hell”,又带着一点魔性,我就想把歌者塑造成东方魔女。西方魔女是巫婆,那东方魔女是什么?就开始想,基本上就是狐狸精的样子,所以就发展成了目前大家看到的样子。

I'm Not Yours 蔡依林&安室奈美惠

TOPYS :MV的格调都是你来决定吗?需不需要跟歌手讨论?

陈:不一定,但我喜欢跟歌手或是创作者一起讨论,因为我一直认为创作者彼此激荡出的火花是最有趣也最珍贵的部分。

基本上我会从歌曲本身去定调再去跟创作者互动,举例说明:苏打绿的《秋,故事》,歌词:秋风推开紧闭的门扉,几茎头发几茎愁…青峰的文学造诣很高,实在很难体会他创作的心境,索性就直接问他到底想表达什么,他也不啰唆直接翻译成白话文给我,但看完还是不懂他到底想表达什么(笑)。隔没多久后他又补了大约15页的报告给我,仔细说明每句歌词的出处。看完后反而更头痛,因为这些中国独有的哲学跟美学的东西是很难视觉化的,因为那些都是意境。

他们这张专辑叫做《秋天》,每个季节都设定一个城市,秋天就设定在北京,因为我想不出来要拍什么,就去了北京找灵感。北京最有名就是故宫,里面的珍宝馆展出很多以前皇帝的收藏,其中有一项宝贝“自鸣钟”引起了我的兴趣。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何不就把这样的形式套用在我们的MV当中,让团员们化作自鸣钟里的主人翁,经历一个穿越时空的东方奇幻故事,再加上东方文学以及哲学思想隐藏其中。 “庄周梦蝶”“桃花源”“也无风雨也无晴”……一层一层的形塑整个MV,而自鸣钟固定的运行轨道也引申为中国人相信命运是既定的,很多东西背后都有一套运作规则,我们生活在其中的小人物,要怎么样打破这种既有的轨道去活出自己的人生亦或是随遇而安,豁达自在。

TOPYS :这样解释起来,包括《I’m not yours》,一首歌经过MV的新诠释,可以增加更多的内涵或寓意。

陈:我是个很贪心的导演,所以会尽可能把我想到的东西都放在作品里面。


卧虎藏龙的仙草影像

image © 仙草影像工作室GrassJelly/创始人 陈奕仁

TOPYS :现在台湾唱片业不景气,很少拍MV,仙草不会受这方面影响吗?

陈:影响比较小,因为会找我们的还是会找,而且因为制作复杂,我们本来接的也不多。

TOPYS :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自己开公司?

陈:一般来说,想要喝鲜奶,会选择去便利店,不会选择去盖农场。但我就是那种选择盖农场的人。因为买不到好牛奶,所以要自己盖农场养牛。

2000年刚开始入行的时候,因为是年轻的导演,手上资源很少,拿到的案子都不是很有空间的案子,预算跟现在比也差很多,但我的要求通常很繁复,一般外面的后期公司都受不了,常常客户那边都过了导演这边还没过(笑),于是就决定自己组后期团队。

随着成立的时间逐渐增加,我们更多了一些自以为的使命感,我小时候看《花木兰》、《末代皇帝》,长大后才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们讲英文?外国人也可以用他们的观点来诠释东方文化,而且做得很精致,那如果是华人来讲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呢?是不是更能呈现属于我们东方人独特的观点!我认为那是很重要的价值,为了保护这样的价值,更确立了我成立这个团队的信念,不过这当然是一条很漫长的路,目前我们也还是处于边走边学习的状态中.好莱坞的影像产业也是经过很多年的演变和传承才变成好莱坞的,所以这个产业需要更多新血一起加入。

TOPYS :你们15人的团队,是如何接下像《世界设计之都》那么大的政府案子的?

陈:《世界设计之都》跟我们平常接的案子都不太一样,当初承接的最大的原因是,每次去看电影的时候心情都很不好,因为影片前面会有一些很难看的政令宣导影片。我觉得制作公司拿了政府的钱,不就是应该好好拍点好的东西出来,让大家愿意去了解政府的政策吗?但是他们实在拍得太烂了,我就想,既然我会拍片,会做点后期,是不是可以帮一下这个城市?于是就自告奋勇的去标了政府的案子来做。

这么大的案子我们十五人的团队怎么接得下来?其实可以的,但就是要很用力去做。在期间接触沟通的过程里,我也知道了为什么大部分公家单位出来的东西都那么糟,是因为他们的流程太复杂,中间审核的人太多,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见。比方说我做的《世界设计之都》,跟设计有关,而设计领域其实还有很多面向,平面设计、建筑设计、工业设计等,都跟设计有关。我开了八次会,每次都是不同的人来参加,而每次来开会的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到最后都没有结论,结果变成导演做决定就好。那我们开会是干嘛?我直接做完交片就好了。在这种层层关卡的折磨下真的很难做出很好的东西,除非意志力要很坚强,不然没办法给出很像样的作品。 所以后来我们就很少接公家单位的片子了。公家单位可能真的要改变审核的流程,不然对于任何制作公司来讲,去执行这样的案子都是有难度的。

台北申办2016世界设计之都-国际竞标影片

TOPYS :互联网上对微电影之类短片需求很多,你们除了做MV还做其他的作品吗?

陈:会,我们的作品类型还蛮多元的,我们也有做广告,也做短片,电影片头等。我不喜欢拍微电影,我觉得电影就是电影,没有微这种事情。你可以说它是短片,但是我没办法接受它叫微电影,因为电影就是要认真拍。我们也拍纪录片,像《世界设计之都》,还有演唱会视频之类的作品,内容蛮多元化。

TOPYS :今年想扩张吗?

陈:每年都想扩张,但我们的需求比较多元,能够符合这样条件的人很少,通常都是来了又走掉,因为很辛苦,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很辛苦。如果是我要聘请我自己,我可能都不想要(笑)。

我对员工的要求是让大家的潜力展现出来,你是怎么样看待自己的,你就是什么样的人。你把自己看成只是想创意或者只是做执行的,那你可能就是这样子的人;但是如果你把自己看成是有很多可能性的人,那就可以多方面的发展。工作室里的这些同事很棒,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比我还要优秀。


抓住每一次的拍片机会

TOPYS :在团队人比较少,作品也不多的情况下,仙草影像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陈:我拍影像的起源是这样的:台湾有一个很特别的现象,地方台会偷偷用讯号盖过公共电视的节目去插播广告,我拍那种盖台广告很久了,可是都没有人看到我的作品,因为盖台广告只是在一个很小地区播放。我就想,我应该要到全国联播的电视网路去,让更多的人看到我的作品,所以我就去公共电视台提案。我第一个全国联播的作品,是一个纪录短片,当时他们问会不会拍纪录片,我回答说杨力州(知名纪录片导演)老师是我的老师,当然我会拍纪录片。事实上杨力州老师只是在复兴商工里面教过我水彩。对方看我我很有热情,企划书很周详,又加上我是杨力州老师的学生,最后我顺利拿到这个案子。当时我对纪录片一点概念都没有,但答应下来的事就要想办法做到,我逼迫自己去拍去学习,因为想让更多人看到我的作品。接著有人问我会不会拍音乐录影带会不会拍广告,我都说没问题,然后私底下拼命。那个时候很大一部分作品都是这样硬着头皮接下来的。

TOPYS :跟广告公司合作,他们的创意跟你的理解有冲突的时候怎么解决?

陈:如果是不能解决的冲突的话,我会让他们去找别的导演。因为广告很直接,客户还是有客户需求的,他要卖他的东西,有想要卖成的样子,中间当然可以协调,但是跟整个大原则都相违背的话,那我就会退让,让他们找更适合的导演就好了。但能够协调还是尽量协调,还是希望能做出大家满意的作品。

————————————————————————————————————————

 #MindWalk对话台湾#

TOPYS MindWalk主题旅行台湾站迎来第二次“跨越”。这次为期7天的主题旅行继续围绕文创产业进行,拜访了田中央建筑事务所、台湾奥美、诚品生活、好样VVG、学学文创、仙草影像等机构,并与它们的创始人或负责人进行了深度座谈交流。 #MindWalk对话台湾#正是这些交流的整理与分享,将在TOPYS网站及微博微信平台陆续发布。

再一次,让我们站在最顶端,对话台湾,看见台湾。

部分内容来自MindWalk台湾行团友贡献,在此一并感谢,并期待再见^^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