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 设计公司用设计和创意和赚钱,这是最健康的。

设计师:靳叔您好,我之前在河南做过两年广告,感觉那边的行业状况不是很好,因为他们只是把设计这个东西当成一个附加值。但到了深圳,我觉得这边的行业现状也不是太好。

靳埭强你提到的那边的情况,应该是一种初级的广告发展的现象。最初在香港的时候,设计公司都要做印刷,就是做一个小本子,因为设计费养不起你,你把这个本子给印刷厂,上面再加上你收的一些顾问费,你才能够活得下去。广告的初级发展都是这样,所以河南这个状况并不奇怪,但为什么你会觉得在深圳也不太好呢?是什么情况?

设计师:是因为我来到这家公司,比较追求个人创意。

靳埭强你是觉得深圳广告公司比不上河南广告公司还是?

设计师:不是,深圳比河南那边强很多。 

靳埭强能力强很多,但是创意发挥不了? 

设计师:对。

靳埭强是因为他做生意做的很好,但是创意不行是不是? 

设计师:对,说白了就是甲方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做就不行。

靳埭强这应该不是一个普遍的情况,因为如果公司很强大,我觉得他不需要说客户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客户应该是依赖这个强大的广告公司给他做出好的广告设计。可能你问的广告跟设计是两码事,其实设计师可以做广告设计也可以做平面设计,但是专业是完全不同的。我打工的时候,最初进去的是我老师开的商业设计平面设计公司,当年也是平面设计行业的发展的初期。他的家庭背景是印刷厂,所以印刷跟平面设计关系很大,广告也有,但比较少,因为广告不同,广告公司一定有媒体,广告公司赚钱不靠创意,也不靠设计,靠的是媒体,因为报纸收的费用里面分成有分给广告公司,但是他要有创意,有好的广告才刊登,拍广告片也是,拍广告片最赚钱的就是每十秒钟收多少钱。平面设计不是,最健康的平面设计公司应该是收设计顾问费就能养得起设计师。但是我打工的时候那个设计公司也不行,除了做设计之外,还要做生产制作,把它制作出来,包装就要做出一个包装,书就要做成一本书。譬如印一千本,一千本每一本赚多少钱,这些钱才来养设计师,但是慢慢就变了,我在深圳的设计公司后来也不需要用生产来赚钱。所以设计公司用设计和创意和赚钱,这是最健康的。

设计师:我在河南那边就是平面设计公司。

靳埭强所以因为是小公司,印刷业做生产也做?

设计师:不,只做设计。

靳埭强那非常好了,设计费用很高了,是一家多大规模的设计公司?

设计师:一百多人。

靳埭强很厉害了,比我公司大,我深圳分公司的人已经到了40人,我觉得太大了。我在香港开设计公司在最多人数的时候也才35人。现在香港公司缩小了,不是我管理,深圳和香港的我都已经不理了。当时的公司名称叫“靳与刘”,现在有个第三代的合伙人高少康,他在我们公司刚升总经理已经有大概六七年。他本来在香港做了差不多十年。很少有一个员工在一家公司这么长的时间。深圳本地的人才流动性就比较强,他们在我公司三个月就有人拉他跳糟,培养不了强有力的人才。当然我们深圳公司也有员工做了很长时间,但不多。高少康就是其中一个,他是我在深圳公司的第三个管理人员,我请他到我的香港公司做设计,然后派他到深圳,在深圳开创这个“靳与刘”的时候他就成为常驻在这里的管理,高少康相当优秀,他来的时候我们公司只有15个人,他从15个人发展到现在,我跟刘小康都没有帮他,我们只是精神领袖。刘小康是主要的我长期的合伙人,他不是我的学生,他是理工的,但他是因为我影响了他一生,他从中学的时候就喜欢我的设计,毕业了以后一定要来我的公司,一做就做了八年,我觉得他应该做老板,我就让他做我的合伙人。所以他是八一年来我公司的,然后八九年成为合伙人,然后大概97、98年变成“靳与刘”,本来他做我的合伙人的时候,我的公司是叫新思域,但是到了我要请他做我的合伙人,就变成靳埭强设计公司,刘小康的名字还没有在公司的名字里面出现,因为他觉得不需要,也觉得我的品牌价值比他高很多,所以他就不要他的名字在上面。后来发展了十年了,我也把他培养成了国际知名设计师。公司名字也变成“靳与刘”。高少康就快了,他没做多少年就变成“靳刘高”,我们特别期望新的一代成为大师,他是有潜力成为大师的,但是要发展不是一两年的事。所以打工都要去一个好一点的公司,找一个能够让你发展得好的公司长期的去发展,现在大陆的年轻人很快就能当老板,那是好事,也可能不是好事,因为发展得太快了。关于你刚才的问题,我不知道有没有给到你解答。但我其实也不知道你现在在深圳这边的主要的问题在哪里?


 

PART2 真正的话语权不在客户,而在用家。

设计师:我觉得现在的甲方的主观性比较强一点,必须按照他们说的做。

靳埭强所以你刚才说你的公司强就不对了,公司不强。我相信深圳有很多设计公司也是能够令客户听他说的,深圳这个地方设计力量很大。深圳这个地方能够做的事情不只是深圳的客户。我自己的公司做的是全国的,不只是深圳的。当年我也做深圳的客户,我最初来深圳的时候也特意要服务下深圳的客户,但是我们服务客户不是说要强制,比如说之前服务过的太太口服液、静心口服液,后来做了一段时间再更新第二代,要卖一些价值观,不只是美容,而是要宣传他们独特的中药药方。所以要做一个药方相关的包装,他先前改包装的时候,因为已经用了靳埭强,他认为已经全国最好了,所以要邀请外国的设计师,比如意大利的设计师,帮他改良太太口服液第二代,后来做了,钱也给了,印好了,但市场部门觉得不行,不敢推出去。这可是意大利的设计师啊,他们很听他的话,也付了钱了。但设计师一定对吗,不一定的。后来太太口服液回来找我,我就把它改了,客户也不只是听我,而是要互相合作,做成能够根据它的定位和价值去提升品牌的效果,所以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还有客户的力量。所以如果你说客户不喜欢,要你听他的,不做就错,那你就错了,很可能是你的理解错误。所以你刚才的问题其实不是问题,可能是自己的判断有误。

黄永敏:刚才提到一个点就是说,客户在短时间内很难改变,市场的成熟度他对品牌对设计的接受能力支付能力,这些都是一时之间很难改变的,你能做的事情就是先让自己更有话语权,在专业里就要先让自己强大起来。

靳埭强我也不是要求我自己有强大的话语权,我只是说我有能力去把你的品牌你的产品提升,这不是话语权,客户给钱你做,他当然有话语权。但这个真正的话语权不在客户,而在用家,用家不会站起说我不喜欢你的设计,有的好的公司会去做市场调查,通常如果说,我出来一个东西,对用家来说应该是好的,他能接受跟提升的,但客户的市场部门有人说不是,这个不能卖,这个有什么不好,我就问他有没有问过用家,他们说做过调查是内部的调查,公司里面调查,我说这不是调查,要问用家。所以为了证明我的意见是对的,不是我自己说了算的,而是用家说了算。我曾经有个客户,汕头的拉芳,拉芳洗头水是很成功的,虽然它的包装不好,品牌形象设计也不好,它能成功是因为产品的好。(所以,其实我们设计师不是伟大的,最伟大的人是生产好的产品的人,你只是帮他提升。)拉芳成为一个本地的知名品牌,要改变包装是很不容易的,我说先做一些市场调查,做一些理解它本身形象的人的调查,也探索不同的方法去改变。客户说要国际化,他们认为的国际化就是强调拉芳的英文名称,本来拉芳的英语跟中文是一样明显,但是他想把拉芳的英文做得比较侧重,而不管中文,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因为他是一个普及化的产品,不是高档的产品,他本身的产品不是国际化,所有买这个产品的人可能只是很小部分懂英语的,会造成很多人不知道是这个产品。说不好听,拉芳是地道的,或者是便宜的,它要提升,是提升到高档吗?能有高端的消费群体来买拉芳吗?也有,但是可能不多,而且会保持不了你本来低档的消费。所以你要提升多少,中档,是比较稳,中低档,比较好,最多也要中高档,已经到顶了。那么这些消费者有多少人懂英语?用英文?没有,所以我做新的设计的时候他们说英语为主呢?还是中英结合呢?还是中文为主呢?我都要尝试不同的给客户看,后来客户否定以中文为主,我觉得不对,我坚持自己,但他说要英文为主,我就做,但是我先前再自己花功夫做好中文为主的品牌,后来最后他说我的中文很难识别,拉芳两个字变得比较图案化,比较有个性,因为是洗头发,以女性为主,我就拉成两条线,好像头发,他说念不出来,其实他是不喜欢这个中文的名字,而不是真的识别不了。他说已经调查过,内部都说很难识别拉芳两个字。我的专业判断它是假的,我很听客户的话,但是这个意见我就觉得是假的。但如果他不要,就浪费掉我帮他提升成功的机会,所以我说你没有错,你只是内部调查没有去外部调查,那我送你一个调查。本来他要找一个调查公司,我说我送给你,我去汕头大学做调查,年轻的也有成熟的也有,大部分是女性,我把我新的商标印出来,问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能说出这个的品牌名称吗?第二个问题这个是什么行业的标志?如果是个品牌标志它是卖什么的?给他几个选择,包括美容产品、服装什么都有,还有这个品牌是什么档次,高端的,高中的,中高的,中档的,中低的、低中的,顺带通过这个调查让客户去看我的品牌定位对不对。结果调查的人百分之一百的认出拉芳,怎么会难识别?所以你要证明给客户看,不是我说了算,不是我的话语权,是用家说了算。绝大部分都知道这个是美发用品,没有人说高档,没有人说低档,大部分人说是中档中高档,这就准确了,我觉得他不能体现高档,所以我给他的论证调查不是作假的,真真正正去做的,我们不做假大空,实实在在,客户最终就接受了。这个问题就到这里。


PART3 关于设计师的职业道德和专业尊严。

设计师:我很赞同您的意见,就是说首先我们要用心的去做这件事,不要让甲方去说,让使用者去说话,可能说起来比较简单,真正实现起来会比较难,是艰难的过程,我觉得我很好奇就是说不管是靳埭强一直在坚持追求心中的真理,还是说坚持想要做出成功的案例让客户使用,最大的动力是什么?

靳埭强最大的动力是我热爱设计,我相信设计能让人的生活提升。虽然有很多种做设计师的目标跟他的自己人生的方法,但我觉得绝大部分人做设计还是因为兴趣,但是兴趣不等于热爱,个人兴趣只是个人满足。当然也有大部分人做设计为了赚钱,为了赚钱没错,因为这是经济活动,为什么不赚钱?只是赚钱要有赚钱的方法,对方尊重你,我收费,很正常。但我永远不用不正当的方法去高收费,我也不会免费投标,我定标定稿一定要收费,我尊重你的权利,你可以邀请一百个设计师去做设计,给你选,但是你一定要付钱,我一定要收你的钱才给你做,但是别人免费给你做的话,他就是害群之马,我就鄙视他,因为他没有赚钱也让其他设计师没有赚钱。我对一些专注设计的人很佩服,我最近还有参加比赛,我参加比赛的态度是我要站这个台,如果我拿不了金奖而被年轻人拿走了,那我也不是失败,我的东西还是好的,但年轻人比我优秀,我也很开心,所以我还是会继续参加比赛。而有时候我参加比赛也是因为我尊敬这个比赛本身,好像最近有个比赛,在网上应该能看到,应该全世界都知道。是一个华人——台湾的企业家创办的奖,叫唐奖,他不用自己的名字做这个奖的名字,而叫唐奖,我认为很伟大。我的设计奖还是靳埭强设计奖,我比不上他,他真的很有气度,唐奖,中国人的奖,多伟大。他征求奖牌设计,他写信过来要请我参加这个比赛,原来他也有邀请世界上很多他认为很好的设计师,选择十个人,我是其中一个,唯一一个中国籍,还有一个华裔的女设计师,曾经做过伦敦奥运的奖牌。其他还有日本、意大利、德国、澳大利亚、荷兰、等等不同范畴的设计师,他说邀请十个人做四个不同主题的奖牌跟一个唐奖奖牌的正面,每人给费用五万美金左右,包括你要飞去台湾说明设计的差旅费。你在大陆做一个工作有多少机会能收五万美金?他很尊重设计师。虽然如果他指定我做,我的收费还可能更高,但十个人每人有五万美金,一共是五十万美金奖金,得奖者还有五十万美金奖金,这才是尊重设计的甲方。大概一周前,我收到北京的一个邀请,可能有很多设计界的中国朋友都收到这个邀请,要我们提供一个系列的残奥运动会的海报设计,做比稿,他给多少钱我都觉得很难,他让我们一周还是十天就要交稿,这个已经不合理,唐奖给我们是两个月的时间,就很合理,还有,我问我的助理,有没有费用?她说有,我问那是多少?你们说多少?你们觉得应该多少?

设计师:是一系列的海报吗?

靳埭强起码三张五张,一系列的。

设计师:那我觉得最少也得要二十万人民币以上吧。

靳埭强你说这个费用是挺好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可能接受,虽然时间短,但有诚意,假如是二十万的话。但他们说给两千!简直是开玩笑,简直是侮辱人,不如直接说没钱好了。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有一个比赛,公开征求一个logo,学生也可以参加,专业的也可以参加,当年有多少设计师,因为我们还在念设计,奖金两千块,当年我的每个月的月薪三百五十。所以我说赚钱没问题,但是有些为了钱去做设计师,不正当的价钱,包括免费投标,搞关系,给你很多设计选,选好才收费,还有对方要求你有回扣,你就给,你就贿赂,他就贪污,我告诉你,我第一天做中国的生意开始,一分钱的回扣都没有,因为我有廉洁的态度,我尊重我做设计的行业,不做这些害群之马。中国有些有名的设计师跟我说要给的,这个国情我知道,但这个是犯错误的,这是有罪的,是贪污,是要打的,没有廉洁怎么做好设计,所以一定要订立合约,一定要收订金,一定要有计划该怎么收费,当然也不能说这样说就没有人刻意来骗你,我还是有面对收不到钱的情况,有些时候有些人真的有经济问题还是什么,收不到,后来过了两年说有了,就给你。忠诚的态度去合作是主要的,你要求别人尊重你也要尊重人家,也应该体谅他可能真的有一些困难。我自己也做过很多失败的,不是我做不好而是设计不能问世,我想有一天我会出版一本书把一些我觉得很好但出不来的东西发表进去,当然出不来也不是说全亏本,因为也收钱,你不用我也收钱,在经济上是没有大的损失,但我的心血我的创意我的态度我做出来的东西浪费掉了,我觉得有点遗憾,也不是只是说“你不用是你的损失”,事后最大的损失是谁呢?不是企业家,而是公众,因为用不了我的设计,还是浪费了。但是这不是我的错,所以作为一个设计师,说客户不要你的东西,你可能做的不好,但是做的好也不用的有很多问题存在,有些问题不是好不好的问题,你只是一个设计师,你影响不了全世界,你不要觉得你自己是很伟大的人,一个很重要的人,你只是一个设计师。现在创意在世界上都受到推崇,有本书写,将来MFA是大学一个艺术教育学位,说将来MFA将影响世界,说创意人设计师比经济人强,别让他的话冲昏你的头脑。创意对人类社会很重要,能产生很大的作用,但是你自己不要认为你很伟大。


PART4 无印良品品牌成功的背后。

设计师:靳叔您好,我是产品设计师。我们在做产品设计的时候碰到一个非常好的案例就是无印良品,他的总监是原研哉,他在做产品的时候是把日本文化很好的融合到产品里面去,让产品既有平面也有语言的传递,也有产品的落地。中国人其实是很认同无印良品的,而我们刚好看到中国文化的东西没有被产品化,那您有没有考虑说您来做这样一件事情,又或者说,中国今天需要有一个中国的无印良品,应该是怎么样去切入?日本无印良品产品中国消费者非常认可甚至世界消费者非常认可,而且不仅认可他的产品,还认可他的平面文化,包括日本的设计文化。您作为是中国文化设计当代代表,在当今的设计中把中国的很多传统文化做了中西结合的诠释,请问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靳埭强:无印良品的出现是很多年前了,你说是原研哉创作的,但当年原研哉还只是云云日本优秀设计师中的一位。无印良品其实是谁做的呢?田中一光,到了后来他才交给原研哉。所以包括字体、产品的方向和定位,都是田中一光做的,田中一光是我的偶像,是我的前辈,后来变成我的好朋友,他现在不在了。你可以多看一些他的作品,他对日本文化和现代设计的融合也影响了我,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东西,他有一本书,不是谈设计,是谈文化。无印良品创作有他的整个方法,也不是说特别的为了把日本文化放在产品里,去推崇。这个创作是有原因的。在几十年前的日本,他们当时的设计费是非常高的,还有经济发展,消费很高,文化上他们也很高,他们很注重自己的传统文化,还有现代文化也是,但是顶峰就可能有泡沫,日本人要美,要经济,但是要很朴素的,像榻榻米,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你说的文化精神是这种,而不是只是繁华。我说这个故事是希望你们年轻人能想想,中国现在怎么样?不单只是繁华,是浮夸。我们有没有进行设计上的反思?田中一光当时就有反思这种社会现象,所以他做无印良品,无印的意思是没标签,不是卖品牌,不是浮夸包装,而是没有标签的好东西。所以说他的东西很特殊,黑的黑,白的白,没有装饰化,是最实实在在和最基本的东西,但也是很简练的美。田中一光有责任心,他有反思对社会的认识。后来原研哉就变成是传承者,就做他的广告,干干净净的画面,都是传承了这种精神。所以我们的眼界要放得开,不单只是卖传统的一个文化。要把这种文化提升到国际的层面,要有广阔的视野,原研哉现在做新一代设计师领头人,我也很佩服他。他做很多研究,他写很多书,策展很多展览,他的书都在说设计师应该怎么做设计的问题,而已经不是你说中西文化是怎么融合比较好,他不需要这样,因为他对日本文化这种精神已经在他的心里面了,他不需要把图腾拿出来。我们现在很热地议论中国元素,但当时他们也没有说我们要日本元素,他们八十年代七十年代已经用的是什么?日本风,不是元素,不是图腾,风的意思是风气,是生活方式,我们中国有什么生活方式吗,问问自己,问问现在有多少人关心,如果多一些设计师能够看重这些,将来比无印良品更好的东西一定能出现。我们现在有在做像无印良品的东西吗?有啊,很多人在做,你说无印良品,那我就做无印优品,你是全黑的东西,那我也是全黑的东西,这是表面在学习。有没有人好像我刚才说无印良品是怎么来的,如果你写一个论文,写无印良品的研究跟我们中国的设计怎么走,有没有老师会告诉学生应该看他原本对社会的反思和责任?你能提出这个问题很好,但是思考的方向可能受到国情的影像。你也犯了一个错误,就是好像你以为是他在创作,其实应该看看它的历史,和它产生的缘由。

设计师:因为现在社会上大家都非常注重产品设计,特别是这一两年,大家对于设计的探讨特别多,我们公司有在跟世界上很多大的设计公司设计师合作,包括日本的英国的法国的意大利的,那么其中碰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家对于极简这个话题都是很困惑的,包括苹果现在在做的这个手机,新推出的手机整个视觉语言是很简洁的,我们公司的决策层是很尊重设计师,但是他困惑的是简洁到底是不是对的,他们很希望能有一个跟设计师面对面的探讨,我们究竟往下走的风格是什么?我们公司一直希望自己走在前沿,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判断去做思路方向。

靳埭强问得很好。你刚才说的极简的风格是不是对的问题,我刚才也没有说简练的风格就是对的,你也可以有很精细很装饰的东西都可以做,但是怎么做怎么用,配合你要做的主题,跟功能方面,要思考。我觉得的最重要的一个是心态。所以这两三年我们应该去提倡做关爱的设计,利他主义,不是只是利人,他者包括人类跟其他在宇宙生存的东西,我们是一个大家庭,要去关心它。如果这样的话,会少一点犯错,如果我们能少一点犯错已经很好了。如果有一天有一个公司给你做一个包装,他的产品是对人体有害的,你去帮他就要很小心。曾经有一个中国品牌,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产品变成一个害人的东西。他们要改变形象,要洗白,要重新建立品牌,重新做包装,他们的代理公司最关心是问我收多少钱,我不说钱,先要理解这个品牌做过这个错误后是怎么处理的,你有没有反省?有没有负责任?有没有投放资源去帮助你害过的人?你有没有保证以后不犯这个错误?你怎么做的,你要告诉我。你能,我才帮你做。我不知道他的代理人有没有把我的话告诉他,我期望他去转告。汕头大学有一个改革就是增加设计伦理课程,设计伦理就是说要教年轻人,不单只是设计学生,我觉得应该开放给全大学的学生都可以修这个学科,上这个课,做设计是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我们有什么义务,有什么权利,这是很重要的。我将来想出一本书,谈这个设计伦理,把设计伦理的跟关爱设计案例放在一起。我期望这个课程成为一个真正的课程,因为全世界还没有这个学科。


PART5 海报的发展历史和未来。

设计师:您最开心的事是什么?最不开心的是什么?

靳埭强最开心只是一个事情吗?我觉得最开心的状态是很自在,没有压力跟牵挂,最不开心的就当年看到一些不当的行为,对这个世界产生伤害的事情,包括很多的不公义的事,当然如果自己做了不公义的事情更不好。

设计师:如果我们把十年之前设计一个国画风的或者水墨的,拿到现在其实看起来还是经典的东西他不会过时,甚至是一成不变的。所以我的问题是,如果现在来做一个海报的话,也是所谓我们理解的中国风中国文化中国元素也好,放在现在跟放在十年之后会是一样的吗?一个是十年期前,一个是现在,一个是十年后。

靳埭强海报其实没有很长的历史,海报在当时是一个很便宜的宣传媒体,最初的时候还是挂在身上的,是一种流动的媒体,但每个时间都有它的变化,后来大量生产印刷,大量张贴,再后来就变成我们现在用的比较现在化的海报。现在跟十年前比已经很少能见到海报,而更多的是收费的位置跟灯箱,但是纸的印刷跟做在纸上的海报慢慢成为一个经典,因为他有精彩的东西,也有一些博物馆收藏海报。十年前很多海报是做在纸上,已很少去大量印,现在变成打印造灯箱广告,或者打样参加主题展览了,我的很多海报都是他们邀请我参加一个活动去创作一个海报给他展览,而不是真的出街的作品,但我觉得这也没有所谓,因为都有意义,能让我能发挥创意去做一个作品,能够表现它的精神和主题。都是用海报这个媒体去创作一些东西表达你的感情,表达你的主张,现在很多海报都是这样,还有它的作用,还死不了。但十年后怎么样,我不是先知,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十年后它还存在,十年前也变化很多,他的传播方法,创作人的态度都有些转变,都不断的在变。刚才你提到的中国风的元素,这个不仅是海报里面,我的中国风格应整体去看,自70年代民俗素材到汉字运用、水墨和哲思...是个几十年的探索过程。


PART6 做教育应该让每个学生发挥他的不同特点,这才是大学。

学生:靳叔您好,我今年刚刚大四,即将进入行业,我学的也是品牌设计,但是我觉得我对于品牌设计的理解,以及能力都还不是很好,我想知道我应该如何去学习它,我是应该在学校里去图书馆看书,还是我应该去公司学习?如果是去公司我应该去什么样的公司?主要是学习方法上,我要如何提升自己?

靳埭强你毕业了,你能自由自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年轻时候做毕业作品是最开心最享受的,因为我怎么做出来都没有人指指点点,当然老师有指点,但他的意见你不一定全要。我认为你不需要想是去找工作还是做作品,做好作品就是你的本钱了,真正做好你的作品人家抢着要你,不是为了学位,证书,而是你的作品。你要清楚你要的是什么,你不要想马上做成一个很棒的专家,没有这回事,现在这个市场大,现在很多创业和奋斗的机会。昨天有一个同学问我人生里都是怎么计划的,人生计划当然你有计划是好,但是我觉得也不一定要完美的规划,很死的定下了什么指标,如果你喜欢品牌设计你就找一家做很多品牌设计的比较好的公司,去看看作为一个团队里的一份子,怎么样从这个过程里面学多一点东西,怎么样去把一个案子有效的执行,那并不是一个设计创作就可以的,你要做一个好的一个设计团队的领班,你要有很多能力,包括人才怎么选,怎么用,怎么做一个团队的合作,这些大学里面有多少老师能教你?将来市场上当然要有设计师,但是创意管理更缺少,还有毕业生不要以为你念什么大学终生就是做什么专业,不是的,大学的教育不是职业分类,念医科的这算是顺理成章的做医生,但是有很多念医科的都不是做医生,我在汕头大学的时候,我有一个学生就问,靳老师你来汕大教我什么?问得好,我说,我期望我在汕大教你们怎么用创意的方法去解决问题,你懂我这个答案吗?创意的方法。所以我觉得你将来可能是做设计的人,你可能是一个管理设计的人,你可能是懂得设计创意,选好的东西来用的消费者,你可能是一个创意领袖,你可能是官员,你可能是教育部长。所以不要担心你将来做什么,你好好学,在学生时代让你有时间去创作,用不同的方法去理解人生。关于看书,我们在汕大的研究生,第一年我们要求他们看书,我们有书单给他们,我们很多老师都有书单,但学校不是一个把所有这个专业的事给你的地方,学校只是一个能够启发你怎么学习的地方。如果我只是提供一个模式,这个模式每个学生都来学,这套东西每个人都一样,那么就不是教育,只是一种生产,这个不是我要的教育概念。我看到一个前辈,民国时期的老师,画家丰子恺画的那些人物很简单,他创作了一幅漫画讽刺教条僵化的教育:老师用模具塑造学生,个个学生都一个模样。那不是教育,我们做教育应该让每个学生发挥他的不同特点,这才是大学。

学生:谢谢靳叔。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