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很重要,慢下来做自己——TOPYS专访书籍设计师朱赢椿

采访时间:2014年6月15日
采访地点:深圳 
采访人:桃红小闪电@TOPYS
录音整理:桃红小闪电  lesca丹@TOPYS
撰文:桃红小闪电 @TOPYS

一栋白色的小楼,一个小天井,秋天落叶,冬天落雪。
青苔上,地砖里,窗台边,蜗牛,蝴蝶,油菜花共处一室。
门口一块牌,上面静静的立着一个“慢”字。
生活很重要,慢下来做自己。
这便是朱赢椿老师的生活哲学。
第一次接触朱赢椿老师的作品正是《不裁》、《蚁呓》和《不哭》名声大噪的2009年,并非科班出身却制作出“世界最美图书”,令人心怀敬佩。

时隔六年,这次TOPYS有幸邀请到朱赢椿老师成为第二期MindTalk创意公开课的主讲,来自广告、设计、建筑、摄影等各领域的一百多位学生和创意人现场聆听讲座并进行互动。


朱老师通过与大家分享关于看东西的三个层面,眼睛-大脑-内心;随手记录的习惯;对小东西的细致观察;做创作时候的逆思维;以及慢下来感受生活的态度这些方面来表达自己对于专业和生活的理解。


这场演讲,对于在场的年轻创意人来说,如沐春风,醍醐灌顶。 
如果两个多小时的演讲仍然让你意犹未尽,如果你当天没有机会到场,相信以下这篇访谈,给了你一个重新认识朱赢椿老师的设计理念和生活方式的机会。



随园书坊

古代有一位性灵派诗人叫袁枚,三十几岁辞官在南京西郊买了块地做园林,自己在里面写诗作画,还写了一本《随园食单》研究怎么吃。包括现在的南京师范大学的校园,在校园内有一块破旧的被用作自行车停车棚的地方 。

朱赢椿找到学校里这个破烂不堪的地方,重新做了规划,筑成一个小白房,原本破掉的房顶变成了天井,每到冬天可以落雪,每到秋天可以落叶,和自然在一起对话,他看到工作室周围的野草,记录每年来到工作室的生命,没事就去观察他们,自己也会在旁边种菜。 

“深圳节奏很快,南京也在变快,很多客户都在催我,生活质量被搞的很差,我就在淘宝网上买了这个,一个慢的牌子,竖在我的院子里——我说你的心要慢,你不要催我,一催就做不好。”
所以朱赢椿签订的合同上从来没有交货时间,在一般放日期的地方是一个慢字,反而没有耽误别人太多的时间,有的甚至提前了。这种自然流露、放松地做设计的状态,是他所必需的。


公益图书,设计的力量


对朱赢椿来说,《不哭》是一本感动自己也感动他人的书,作者花费几年时间深入撰写的是边远山区那些被父母遗弃的智障孩子,很多出版社不愿意出这本书,认为读者不愿意去了解和承担这样的苦难。朱赢椿在80后学生面前朗读文中内容,学生都感动得一塌糊涂,于是他和出版社达成协议,设计费和版权费都不要,用处理的纸张来做,把成本压到最低。由于纸质很差,没人愿意帮忙印,这时候他找到南京一家倒掉的印刷厂,他们的机器很脏又套色不准,朱赢椿却觉得就要这个效果,符合边远山区孩子们的生活状态,又带有沧桑感,很伤感。
这本书面市之后,许多读者非常有感触,自发组织去看望孩子,给孩子们看病。这些都是他做书之前不曾预料到的,原来设计真的是可以有力量的,一本五年没人出版的书一经出版能够让小孩子的病情得到恢复,这对于设计师来说无疑是最高的奖励。

TOPYS:您最近几年出版的很多书都和公益事业有关,但其实我们都知道图书本身也不是一个盈利特别丰厚的行业,您做公益的初衷是什么呢? 

朱赢椿: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对钱财方面都不太敏感,唯独对自己作品的品质比较敏感。我们跟印刷厂讲这些公益书不是为了挣钱,所以一个是价格可以便宜一点,二来你做一点好事情,作者也做一点好事情,印刷厂可以把狠劲儿放下来。


《肥肉》是5万多块钱的版税。我派人考察了贵州的一个小学,五万多块钱对这个小学来讲是一个天大的数字,本来说捐肉给他们吃的,后来发现小孩子吃了这个东西之后会更想,那之后没有了怎么办,后来我们就捐书——那地方没有网,连电视都没有,所以我把这五万块钱给他们之后他们可以做一个小型图书馆,可以装一个“锅”放在房顶上收电视看,我觉得太棒了,我要是自己拿个五万块钱就没什么意思。


得益于我没有学过设计

平常人通过自己表达对世界的看法听者寥寥,若换作蚂蚁的角度去说就不太一样,简单不复杂,留白与空间之所以美,是因为它很单纯,所以《蚁呓》这本书就是极致的单纯,当然大面积的留白是需要勇气的,80%的空白本身是希望读者和自己一起思考,所想可以画在书上,却遭来很多非议,直到09年这本书获得了世界最美图书,国人才渐渐接受这样的方式。创意的东西,要顶得住别人的非议。


TOPYS:您并非设计专业出身,然而从做教辅书到现在自由选书选题,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朱赢椿:设计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我的作品形式感和设计感并不强,国内的设计大师的作品一看就是非常明确,这个感觉,这个点线面的用法是他的,我是力求去除这些东西。有些设计看着很好看,就是非常专业有形式感,但我很紧张,我没有受过设计训练,一开始是自卑的,对于那些东西我不熟练。但做到现在,得益于我没有学过设计。我现在很自信,因为都是我内心流露出来的表达,不受束缚,每一本书就是每一本书应有的样子,我可以自己主导内容,能够自己去写,去画,去拍,学编,这可能不是所有设计师都能做的。设计之外的东西要去关注。

TOPYS:收集素材的时候是用相机还是手机,用在书籍上的像素之类的问题如何解决?

朱赢椿:如果你是个专业的设计师的话,我劝大家,买一个相机,不一定是单反或微单,一些比较好的卡片机,尽量用相机去拍,因为将来可以用。一定要有本子,和一支笔,加一个相机。


反常规逆向思维

微信和电子书的阅读普及让很多人远离纸制书,朱赢椿希望通过设计留住读者,《不裁》便是这样诞生的,书口是封起来的,看起来像是故意不要给读者阅读,其实只要回到扉页卸下纸刀,一页页裁开即可,裁纸的时候可以听到声音,这种互动让人觉得很有意思,留下的毛边也非常自然,这是一种“逆反”式思维。


TOPYS:跟大家分享一下《没有脸的诗集》这本书的过程吧。

朱赢椿:《没有脸的诗集》是一本搞怪的诗集,非常好的朋友找我做设计,做了一年多都没做出来,我不满意,他也不满意没好意思说,有一天我跟他说实在做不出来了,不如不要封面也把名字换掉,叫不要脸的诗集,他非常不高兴,说等了你一年多,不但不要封面还要把书的名字改成不要脸。我说其实也可以啊,诗歌是天马行空的,无所不能的创意都可以在诗歌上表现。后来我想了一下,可以改成叫没有脸的诗集,他就同意了。


于是书就做成了这个样子,我让他又作了一首诗,讲这本书为什么没有封面。后来又牵扯到他的作者简介,原来是有很多简介的,某某人,博导,教授,发表论文数篇,后来发现放到书里特别不协调,为什么呢,这个书的名字叫没有脸的诗集,但是表现出来这个人还挺爱面子的,于是他就把作者简介重新改了。但书拿到手之后,简介目录什么都是略,只有性别写着男。他也很配合,我觉得这样放在书里就特别的棒,这本书只有封底没有封面,书出来以后08年获得中国最美图书奖,然后在德国莱比锡,德国人看了以后非常震撼,和德国人的哲学非常符合,但是当时我有两本书都当选最美图书,就把这个书推掉了。


慢下脚步,用内心去看

因为常常出差,朱赢椿分外看重在路上的时间,比起大家一起家长里短唠嗑,他更喜欢单独一个人,创作的时候一定是安静的,独处的,才能把东西的品质做出来。设计师大多是孤独的,内心那些生动柔软的东西慢慢才出得来。
“当我孤独过之后,把我孤独的产品拿出来,这时候才需要说话,”

TOPYS:您的画面中体现出很多特别的视角,我想这肯定和您观察方法分不开。

朱赢椿:我看东西一般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是眼睛,比如一只蜗牛,用眼睛看,就是很表面的。第二个就是脑子看,蜗牛,是一个软体动物,他一个壳,还可以把它解剖看一下,这是科学的看。第三个就是用内心看,这个蜗牛是有感情有灵魂有它自己的生活轨迹,第三个层级需要大家慢下脚步,用内心去看。用眼睛看没有用,一扫而过仅此而已。脑子里看最多是刻板的科学的分析,没有意思。最终我们还是要让内心去和这些东西接触。这些年我觉得老天对我很眷顾,可能就是因为我打开了自己与自然对话。你能不能做到趴下来看蜗牛,当你把你的下巴贴着地面的时候看水滩,变成了湖,蜗牛在散步,能不能做到,能做到你就open your mind了。


要种自留地

TOPYS:对于刚工作的年轻人您有什么建议呢?

朱赢椿:首先,刚工作的时候,不要太讲究个性,工作的时候把自己的羽翼收拢一点,我们要先得到一笔薪水,让自己活得从容一点。我做了十年的教辅书,我可以养活自己,我不喜欢,但我只能听领导的话,好好地做设计拿一笔薪水,让自己正常地生活。
我很讨厌一些孩子,面黄肌瘦,吃得不好,衣服穿得脏脏的又不洗,然后说老师,我就喜欢做书籍设计,我这一生都要做书籍设计。中国书籍设计能缺你吗,你爸爸妈妈看到你这个样子是什么心情?你首先要去找一份工作,哪怕不是做设计,先让自己体体面面地生活;第二,当我们有这样的生活的时候,内心有个东西千万不要丢掉,我始终觉得,要种自留地,在公司种公司的地,对不起我还得种自留地,就是没人让你做但是你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些东西做完之后,你自己就有数了。公司要的东西,客户要的东西,这个一定要有。不是客户认可的东西就是好的东西,我始终认为是这样的,有可能是成功的,但不是好的,你自己要有分辨力。还有要找准机会,年轻人找准什么机会,参加比赛、获奖,我说这个话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势利,但是在中国,你怎么办?多参加比赛,多去碰运气,你得奖了,老板就会看你不一样,所以年轻的时候不要太淡泊名利,名利会给你们带来一些机会。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会这么自由,我可以挣很多钱,因为08、09年得大奖的时候,房地产商广告全部来了,可以要很高的价格,但是你发现自己不喜欢,怎么办,商业不做,只做书,这就面临着你丢掉一大笔经济收入,你能不能丢掉,又想挣钱又想自由,没有这么好的事情,那么我就把经济稍微去掉,我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后记:

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
很多人惊讶于朱赢椿老师为什么可以做出现在这些书籍,似乎每一本书自己都可以自由选题,一整套出版的路子像康庄大道一样平坦——尤其在纸媒生存环境如此尴尬的年代。
欣羡之余,别忘记他在枯燥的教辅书堆中挣扎的那十年,也别忘记他孤独时沉静的思考,长时间观察后腿上留下的伤疤。
人生没有几个十年,如果能坚持下来,你必定有所作为。
慢下脚步,不是去抵抗快节奏的工作,而是在完成工作的同时也想着耕耘自己的一块田地,十年之后,那块田地就成为你的一方天地。


感谢朱赢椿老师接受TOPYS的专访。
本文所有文字图片版权归TOPYS(www.topys.c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再商业的书店人,都是理想主义者 | 文化消费目的地 08
    在书店里,我们可以阅读一切。
    by 拭微
    11 评论
    142 赞
    114 收藏
      爱玩,才是无印良品艺术总监的高级修养
      人家用手工做的海报,都比你ps得强。
      by 任意井
      9 评论
      141 赞
      144 收藏
        我买的不是东西,是多巴胺|好物
        520不如525!
        by 任意井
        15 评论
        93 赞
        86 收藏
          揭开泡面盖,你将会收获一只猫猫
          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好创意。
          by 拭微
          6 评论
          60 赞
          41 收藏
            儿童节送这些书,保证你不会收到小朋友的白眼 | 未知商店
            是一份天真,也是一份成长指南。
            by 鲸鱼
            0 评论
            73 赞
            70 收藏
              爱看星座的你,又有新头像可以换了
              Adobe为每个星座制作了专属色板。
              by 緑 midori
              1 评论
              89 赞
              77 收藏
                他们在荒野里写诗,一边书写一边消逝
                世界上的许多事情,都不会永垂不朽。
                by 任意井
                4 评论
                132 赞
                107 收藏
                  看,你吃的每一份沙拉都是小小人为你准备的
                  喜欢这份款待食物的心。
                  by 鲸鱼
                  1 评论
                  74 赞
                  4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