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全裸的,若非女神,就是东方异族,或者天生妖女

/ 张佳玮

编辑/ sciascia @顶尖文案topys

谈论欧洲人对裸体的爱前,先得念些词儿镇魂定场吓走扫黄办,比如:
我们欧洲人,也不是特别好色,独爱裸体;这不是因为,我们的文明源头,恰好是希腊和罗马;希腊又偏地气温暖,大家一高兴就脱个精光;于是就觉得跑马拉松、扔铁饼、掷标枪,保卫城邦的裸男裸女最美;人体太美啦,所以希腊人描绘神,都长了完美的人体……如此这般,我们也只好爱裸体啦……
这些话,冠冕堂皇,无可指责;各美术史都会掰开揉碎,翻来覆去讲。事实是,文艺复兴前后,佛罗伦萨也确实有研究裸体入了神的,比如米开朗琪罗先生。说起来,他看阿波罗,然后雕出大卫,确实是人体之美的巅峰:


古希腊的阿波罗


大卫


米开朗琪罗研究裸体,学问深到了什么地步呢?这里有个故事。


如今的拉奥孔

1506年,上头这尊东西被发现了。发掘出来时,拉奥孔没有右胳膊。当时的教皇,一如今日没事猜维纳斯俩胳膊什么姿势的我们一样,想知道拉奥孔右胳膊是个什么样式。当时米开朗琪罗31岁,认定拉奥孔的右胳膊是往回折的,这样显得痛苦;教皇半信不信,招一群人做评判,最后23岁的拉斐尔裁定:拉奥孔右胳膊是朝天伸直的。大家以拉斐尔这结论为定论,导致在1957年之前,拉奥孔的胳膊是这样的:


1957年之前,拉奥孔高举右手

1957年,那半截胳膊被发现了,事实证明,米开朗琪罗的见解是对的。


有些扯远了,回正题。
1500年前后,意大利人文艺复兴,于是有了裸女像。1485年,佛罗伦萨的波提切利画了这玩意:


波提切利1485年的《维纳斯的诞生》

二十五年后,威尼斯的乔尔乔内画了这个:


乔尔乔内1510年的《沉睡的维纳斯》


无独有偶,这两幅著名裸女像,题材是同一个:维纳斯。
——等等,为什么大家都爱画维纳斯呢?

还没完,二十八年后,乔尔乔内的师弟提香画了这玩意,也是维纳斯,《乌尔比诺的维纳斯》。


提香1538年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


维纳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那么多人画呢?
因为那时在欧洲,你不能画裸女——有伤风化啊。所以,就得假托是维纳斯,这才能名正言顺:反正古希腊古罗马的神,不都是裸的么?

更邪恶的一点:
《乌尔比诺的维纳斯》这画,除了标题,其实没哪点像维纳斯了——不像波提切利那幅画,至少维纳斯还站站贝壳呢。那时欧洲并没成型的艺术市场,基本是画家和委托人单线联系。这画是当时的乌尔比诺公爵,新婚了,想要幅画挂家里。提香就找了威尼斯第二名妓莫洛做模特,画了这张大画:您挂家里去吧。
——这画其实去掉标题,就是个裸体美女而已。而且比起波提切利那副圣洁状,这画里其实不无性意味。
——但是,咳,反正是贵族们私藏的,画就画吧。


事实是,那会儿在意大利之外的土地,裸像还挺招人忌讳的;而在意大利,像佛罗伦萨和威尼斯这种天高皇帝远,民风又很世俗开放的地方,大家已经玩开这手段了。委托人想要个裸女像,画家就给画,大不了画完了,冠以“维纳斯”之名。
这招像什么呢?好比张佳玮翻着《金瓶梅》里西门庆和李瓶儿的欢好场面,然后正经八百的说:“我是在欣赏古典小说的语言艺术!”——你能挑毛病么?


事实上,这种“把裸女像画成女神”的套路,后来许多人都学会了。画完《乌尔比诺的维纳斯》十七年后,提香又做了这个《镜中的维纳斯》:


提香《镜中的维纳斯》,跟《乌尔比诺的维纳斯》完全不一样嘛……


但是,画裸女成了套路后,一个新的问题出来了:
裸女裸男,如果袒露着,就太直白了,而且殊少美感;实际上,提香的那位乌尔比诺维纳斯,用手遮着腹股沟,就是个大争议事件。有人觉得这是矜持,有人觉得这是诱惑。结果姑且不论,后人怎么能够遮掩一下,制造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效果呢?

大半个世纪后,鲁本斯也来了个《镜中的维纳斯》,就很聪明:露个裸背给你,看正面,没门。


鲁本斯肉呼呼的《镜中的维纳斯》


委拉斯凯兹是被鲁本斯劝去意大利学习、又去西班牙王室当画家的,当然也照学样:来,画个裸背!——实际上,有些论者认为委拉斯凯兹这幅画已经露骨得过分,完全去掉了形象的神性,简直就是个地道的俗世女人,带有挺强的性暗示,可人家还是《镜中的维纳斯》,你没法挑了。


委拉斯凯兹《镜中的维纳斯》


圭多-雷尼这画,远看就是裸妈陪孩子玩儿,但一安上“维纳斯和丘比特”,立刻就合理了。

圭多-雷尼《维纳斯和丘比特》


18世纪洛可可大宗师弗朗索瓦-布歇,被一世纪后的农民画家米勒认为道德堕落。堕落在哪儿呢?看他画的维纳斯就知道——他老人家根本不想画女神,就是画艳情场面来着。当然,为了不那么露骨,他很聪明的用聊胜于无的薄纱,遮挡了一下关键部位。


布歇《维纳斯的洗手间》——都画女神进洗手间了!

布歇继续画维纳斯。


你以为布歇只会画维纳斯吗?他还会画月亮女神狄安娜呢!——当然也是挑人家刚洗完澡时画罢了。

布歇又把魔爪伸向了狄安娜。


18世纪末,法国流行新古典主义。其实新古典主义源起,也是个趣味更迭——路易十四喜欢黑檀木金闪闪大漩涡,路易十五喜欢白背景绿藤萝婉曲纤细;路易十六就喜欢直线+古典故事+英雄裸体。于是那时节,裸像层出不穷。


戈雅这幅《裸体的马哈》大家都熟。但是,你如果知道,这玩意是西班牙首相跟他订的,然后藏在一个私人小橱柜里,自己偷摸看,感觉如何?


这里就得提一句,大卫和他徒弟安格尔的聪明艺术了。

先看大卫画马尔斯和维纳斯:

大卫画维纳斯和马尔斯——没露点!


虽然是裸像,但该遮的地方遮得严严实实。

然后,海伦和帕里斯。这画里,帕里斯按希腊习俗,裸了身子,但聪明的遮住了关键部位;海伦则用薄纱遮了胸——于是这画也不露骨。


大卫画帕里斯和海伦。


最狡猾的两幅要出现了。
其一,《萨宾妇女》。


大卫《萨宾妇女》——基本无露点!


这幅画里,无数男性裸体出现,但剑鞘、盾牌、臀部、女性等等,恰到好处的遮住了所有男性第一性征。看着一无遮挡,但最后毫无泄露,不露点!

其二,《列奥尼达在温泉关》。


大卫《列奥尼达在温泉关》——遮的好。


这幅画又是一个满是裸体、却依靠大腿、剑鞘、绶带、手掌等,遮盖了绝大部分露点所在的例子。大卫简直就是告诉你:看我的画,就该老老实实受教育,不要想歪的!



大卫的徒弟安格尔,出了名的善画裸体,但在藏住点、不正面全裸的环节上,不让乃师。


安格尔二十八岁时的《俄狄浦斯和斯芬克斯》

二十七岁上,他画了俄狄浦斯跟斯芬克斯聊天。大概觉得这个太好了,于是过了十九年,再来了一次:


四十七岁,安格尔转了一面


遮得严严实实,只来得及看见美了。


丘比特的毯子真微妙


像他画的丘比特和普绪克……丘比特那被子遮得,实在是太巧妙了。


当然,安格尔最聪明处,还在于他不再满足于“裸体的都是女神”。比如他的这两幅:


大宫女,东方宫廷里的

大宫女和奴隶——奴隶主要是点明这是东方背景


明明想画裸女,但为了不伤风化,就设定这俩姑娘都是宫女,这样就栽赃嫁祸,把祸水倒到东方宫廷里去了。总而言之,这意思是:裸女这玩意,要么是女神,要么是东方人,跟我们欧洲是没关系的!


当然,到了19世纪后半段,大家也不掩耳盗铃了。虽然马奈画《草地上的午餐》,还是要造人诟病道德,但自那之后,裸女也成了一种美术符号。结果就是雷诺阿和塞尚们可以敞开画裸女了——反正他们画的,也实在缺少性暗示,就是符号了。


雷诺阿这画刚出去时,评论者认为光影如腐肉,吓死人。


塞尚这画,毫无性吸引力……

当然,最后,还是得补一个传奇:裸女并不一定得假托女神或东方女人,真有女人肯留裸像的。


玛丽-路易斯-奥墨菲

这幅画,1752年画的,当时这姑娘十五岁。
名字叫做玛丽-路易斯-奥墨菲。

这幅画完成前两年,这姑娘十三岁,就被卡萨诺瓦——意大利那个老流氓情圣——见着了。卡萨诺瓦说她是个“美丽、污秽、下流的小生物”。卡瓦诺瓦为她画了幅裸像,后来路易十五辗转看到了这画,就爱上了这姑娘,收为了情妇。十六岁上,她给路易十五生了个女儿。

十七岁时,她犯了个错误:她试图动摇路易十五首席情妇蓬巴杜夫人的地位,成为国王的首席宠爱。失败了,她于是被国王指出去嫁人,五年内结了两次婚。


蓬巴杜夫人

法国大革命时,她吃了些苦,但还来得及制造一个小传奇:五十八岁那年,她嫁给了三十六岁的杜蒙特——她的这个小丈夫,比她的国王情夫路易十五,要小五十岁。三年后,六十一岁,她又离婚了。

她传奇的一生,就在路易十五、卡萨诺瓦和若干个丈夫和天晓得多少情夫之间穿花弄蝶。她很幸运的熬过了大革命,没死在断头台下,最后以七十三岁高龄逝世——那之后一年,法国大革命结束了。她晚年的形象无一留下,所以,她永远是十五岁,最美丽的年华。

无论如何,她是那个时代罕见的,敢于留下裸像的姑娘。这行为,配上她的做派,却听起来顺理成章——如果18世纪有个女孩儿够资格留下裸像,也就是她了。


VIA:张佳玮的日记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好久不见的长文案,但这次你不必看完
    因为,其意思实际一目了然。
    by 毛毛.G
    5 评论
    61 赞
    15 收藏
      今年One Show不光颁奖,还总结了一些创意趋势丨创意白皮书
      我们身在趋势中,亦可以创造趋势。
      by 毛毛.G
      4 评论
      51 赞
      25 收藏
        有灵感了!原来都在葡萄牙的建筑里
        一座商场拱门的N种打开方式
        by 秩秩
        4 评论
        94 赞
        2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