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图插画师Andre Chiote创作这一系列作品的过程,就像是完成一段“翻译”。

凭个人喜好挑出那些让人一看再看的局部,将三维的建筑搬进平面,再调配用色上的整体感。

“Sacred Spaces”是Andre为它们取的系列名儿,因为这个文件夹里面的主角,都是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那些颇负盛名的教堂、修道院与殡仪馆,其中的神圣,自然不言而喻。

除此之外,这些建筑被包裹在氛围不一的天色下,旁边点缀着光秃秃的树干枝桠与湖水一潭,自然与人为彼此对话,而后留给观者满目的静谧。

 

勒·柯布西耶 朗香教堂

法国朗香

仅从这个局部可以看出,这座混凝土雕塑作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教堂。蟹壳形状的屋顶与大小不一错落有致的墙洞,灌注了柯布西耶对浪漫与神秘的幻想。

 

戈特弗里德·玻姆 科隆宗教大楼

德国科隆

魔幻生猛的野兽派建筑,来自第八屆普立策克得奖者戈特弗里德·玻姆的晚期作品。

 

泽维·霍克 军事学院犹太会堂

以色列内盖夫荒漠

“真正的艺术和建筑都不可能是完全合法的,他们常常站在合法性的对立面。”——泽维·霍克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 惟一教派教会礼拜堂

美国麦迪逊

 

Vicens & Ramos Santa Monica教区教堂

西班牙里瓦斯-瓦西亚马德里德

 

埃罗·沙里宁 北基督教会

美国印第安纳州哥伦布

若你行驶在通往印第安纳州哥伦比亚镇的高速公路上,一定不会错过这一枚细长得夸张的尖塔,它或许就是通向天堂的阶梯。而建筑的底座,与地面相融,呈六边形向外发散。

 

马塞尔·布劳耶 圣约翰教堂

美国密西根州马斯基根

 

沃尔特·纳什(SOM) 美国空军学院—学员礼拜堂

科罗拉多州科泉市

当“数学美”在建筑学中被反复提起,有一枚绕不过的例子便是这座美国空军学院礼拜堂。贴一段来自SOM的官方介绍:“这座引人注目的建筑由17个玻璃与铝材构建的尖塔串列组成——每个尖塔由100个四面体构成——围合礼拜堂的上部。连续不断的璀璨玻璃面板包覆管状四面体,让光弥散在建筑之中。”

 

阿尔瓦·阿尔托 里奥拉教区中心

意大利博洛尼亚里奥拉

除了浪漫而跳跃的教堂外观,值得一提的还有它的钟塔,由五个平行的混凝土板拼凑而成。


阿尔瓦罗·西扎 圣玛利亚教堂

葡萄牙马可德卡纳韦泽斯

在看了一圈对这座教堂的描述后,我很喜欢的一句是这么说的:建筑群以貌似偶然的角度嵌入场地之中,与地形结合自然而紧密。不似前文那些或锋利或尖锐的建筑,Siza的这一栋,洁白、宁静而祥和。


艾德瓦尔多·苏托·德·莫拉 乌兹迟特殡仪馆

比利时柯特赖克

这座乌兹迟特殡仪馆,平行于街道的长墙仅一米高,一大半的空间都埋在了地面以下。

 

张雷&AZL建筑事务所 南京河西万景园教堂

中国江苏南京

他们用45天,造完了一座教堂。

 

阿尔多·罗西 圣卡塔尔多公墓

意大利摩德纳

罗西称圣卡塔尔多公墓为“亡家”。在这处公墓中,罗西用自己周到与体贴的建筑语言重新诠释了“死亡”与“家”这双重概念。他抛去一切装饰性元素,而让影子成为了主角。

 

奥斯卡 · 尼迈耶 巴西利亚大教堂

巴西巴西利亚

集皇冠、罗马教皇圆形帽、印第安人茅屋于一身的超壮观伞形教堂。

 

看完这些,您或许就能明白局部的魅力了。这样的体验,就像通过一枚破碎的拼图,我们便能在脑袋中把全貌一砖一瓦构筑。尽管它和现实中的存在并不相同,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文作者授权TOPYS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文作者,并保留文章在TOPYS(www.topys.cn)的完整链接,谢谢!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