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silencer@TOPYS


FiuFiu坐落在上海愚园路上,开业一年多来,已经与周边居民热络打成了一片。今年为插画师卤猫办的个展“旅行箱里的温室”持续近五个月,更是收获了近十万次的人流量。艺术画廊Fiu Gallery联动着隔壁的咖啡酒馆Fiu Pump,为这片街区持续注入着年轻有趣的美好生活氛围。


FiuFiu联合创始人兼艺术总监俞沁润嘟嘟是一位面料装置艺术家,毕业作品被伦敦艺术大学(UAL)校长收藏。但回国之后,却苦于在艺术市场找不到定位。


于是她索性接下了英国Frequencies Project Foundation亚洲地区负责人的重任, 用三年时间走遍中国一百多座城市。在各地的中小学,她将空白的画布绷上10至16岁孩子们的课桌,并告诉他们: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课桌的小主人对这块画板做什么都可以。而后团队将其回收进行全球巡展,这些孩子们的大作将自己每日的所见所得与心情、甚至是当地文化,全经由这一载体展露无遗。嘟嘟由此察觉,“画得像才是画得好”的传统观念仍扎根人们心底。


“所以我就决定自己开一间喜欢的画廊。”


FiuFiu主理人集体照:(从左上至右下)Leon,编剧导演,知名艺术教育机构创始人兼运营总监;卡儿,毕业于UAL,曾任Camille Walala工作室设计助理,参与多项大型公共艺术设计与落地;心心,美食编辑,多次10w+缔造者;嘟嘟,毕业于UAL,Frequencies Project Foundation 亚洲地区负责人。真·斜杠团队。



「我们不想在艺术上面加太大的压力。」



Fiu Gallery的展览,总给人以色彩明快、心情舒畅的观感。嘟嘟坦言,色彩其实可以同时覆盖到老人、小孩、家庭、艺术爱好者等多样化人群。而Fiu也更偏向于呈现如此容易创造氛围的展览。“可能学术没有这么强,但传递一个很简单的小讯息,我们觉得就够了。”


正因为策划的展览多自带气氛,Fiu需要在空间的布置上下更多功夫,来营造某种梦游仙境与现实的错位感。


橱窗,是他们绝对不会放过的画板。因为色彩极具辨识度,路人经过Fiu,就常萌生“这里好像有点儿不一样”的好奇心。去年底,Fiu收拾了一场孟菲斯风格代表艺术家Camille Walala的个展。同时极为大胆地,把画廊外立面都刷成了大红撞大蓝,线条撞几何。虽然仅维持了三周的时间,却收获了意料之外的关注与支持,嘟嘟也对这样的公共艺术能够顺利落地而心存感激。




在Fiu Gallery,远不止是“看”展览这么简单。从听觉、嗅觉、甚至到味觉,团队都一次性帮忙考虑周到。前文提到的卤猫个展,在策展上极尽心思。沿着展览动线慢悠悠地晃,会进入一段黑漆漆的温室迷宫,观者需要提着煤油灯小心翼翼前行。身处这趟伸手不见五指的旅途中,森林系木质调的香气将你贴身环绕,温柔如水的小曲儿隐于超现实主义大型花园身后。虽然存在着诸如无法拍出好看照片等问题,但Fiu依然坚持以这样的策展方式,去换一次又一次观众在黑暗中静下心来与艺术家画作对话,进而被治愈、被温暖的经历。




在大型装置艺术装置里“喝一杯”是种什么样的体验?位于画廊隔壁的Fiu Pump就是一处将艺术邀请到日常生活中做客的餐食空间,亦是品牌与小艺术家们进行快闪展示与取得市场反馈的窗口。比如与The Nailroom合作,将Camille Walala的几何色彩元素搬上指甲盖儿;与甜品师依然、食物玩家songsong接连合作推出的限定版春日套餐,正巧与另一边卤猫的“温室”主题相呼应。




当问及运营FiuFiu到现在团队遇到过最大的困难时,嘟嘟坦言,是供应链。为艺术家设计衍生周边,向参与者提供“可负担的艺术品”,是Fiu每一次大展的保留节目。提取艺术作品的元素、选择载体进行再设计,再反复核对供应链的质量,如此一来产品的开发时长能拖至半年之久。与此同时,周边存在展期限定问题,因此销售渠道拓展与库存积货现状,都是团队必须一一攻克的难题。



FiuFiu就像一座让普罗大众与艺术亲密接触的桥梁,手把手将他们领进艺术欣赏的门。


“很多人抨击说,现代人看展就为了拍照,但是说这种话的人一般都是艺术圈的人。普通人可能就是从喜欢去网红店拍照,再到去美术馆很认真地花一个小时看一幅画,这个过程是需要成长的。艺术不是一本书,看完就能学会,它需要长时间的熏陶和培养。所以我们愿意去做当中的一部分,最烧精力的、最累的一部分,作为踏板。”


正如嘟嘟所言,Fiu带给愚园路这条街道的影响,正是从一次又一次相当基础的艺术科普教育——展品不能触碰、展厅不能大声喧哗、不能乱跑,逐渐累积起来的。



「很多人以为我们店风水不太好,

几个月倒闭又换一家新店。」



愚园路,不只是一条网红马路。百年间,许多文人雅士流连于此,张爱玲、施蛰存、傅雷夫妇,都曾是这儿的住客。有居民表示,这条街就像不断更新着的上海黄历。如今这片肩负着厚重历史的街区,正进行着城市更新计划——其中一项,便是把愚园路翻新成为艺术街区。


FiuFiu的前身,是江苏路派出所。周边都是住宅区与租户商铺,对街正好是长宁区少年宫。很有意思的,这些租户商铺成立了一个联盟,常开会谋划着未来如何做一些有趣的事情。街区成倍的创造力,就在这一次次会议中激荡迸发。


不同于驱车四十分钟赴一场艺术园区的约会,晃来这间家楼下的画廊,不需要穿西装打领带,也没必要花上一个小时精心打扮——看展览喝咖啡,不过是穿着睡衣下楼遛趟狗然后顺便发生的事情。



Fiu想要努力抓住的人群,正是这些普通人,可能喜欢美妆、可能喜欢淘宝,或者是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与还被爸妈牵在手里的小朋友。也得益于生长在社区里,FiuFiu结实了许多一而再再而三前来报到的可爱熟客,画廊也经由他们的社交圈子被更多非艺术爱好者所知晓。


夏爷爷是一位在愚园路上住了60年有余的居民。他会讲英文,常热情地与每一位参展的艺术家沟通交流。每个展览他都会来看看,结束之后还会将个人观感以博客记录,再发给FiuFiu。




沈爷爷的相机中留下了许多自己在Fiu Gallery里的二次创作,这些作品甚至为他赢得了上海的摄影奖项。




团队总喜欢在展览中埋伏许多小心机,诸如玻璃罩下每天都只翻一页的卤猫绘本,两三周就更换一次的展览门票——于是便有粉丝反复来刷展,这空间营造的氛围亲切而自在。


甚至有客人刚做完开颅手术,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来看卤猫个展,在父母的陪同下。因为卤猫能够为她带来力量。有客人专程从澳洲飞上海,在FiuFiu泡上一个周末,周一继续回去上课。“我们其实有很多这么夸张的客人,一个原因当然是艺术家本身,另一个原因是空间舒服、体验要好、服务要好。我们希望每位工作人员与实习生能够做到亲切,能做到很多解释。”



虽然FiuFiu已经经营一年有余,但仍有许多路人经过不知道这是间什么店。“由于我们几个月就换一次展,很多人以为我们店风水不太好,几个月倒闭又换一家新店。”尽管数据显示,卤猫个展的70%观众还是18-35岁的年轻人,且这群人仍是主要消费人群。但剩下的30%,其实都是周边的居民。


FiuFiu已经逐渐改变了一群人的生活方式,仍在持续酝酿着改变些什么。



「我们真的很玩票。」



FiuFiu这团队背景复杂得很,学什么的都有。纯艺、服装高定、电影编导、可持续发展,凑在一起就是一个大写且充分留白的“可能性”。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我们不专业,因为没有任何人在画廊或者美术馆工作过。”他们不知道这些机构是如何运转的,摸不透那些条条框框。但这“不专业”的优点却也相当明显。因着这群人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道什么不能做、也不知道什么是规矩,常任性由着想法来,不断地打破传统游戏规则。


于是他们自诩“不正经的酒吧”、“玩票的画廊”,没什么宏伟的大目标,只希望带给普通大众一丝愉悦的心情就好。



但以上这些,只是FiuFiu的其中一面,一例可供参考的DEMO。


你不知道的FiuFiu,其实是完完整整的创意策划公司配置,场外也帮着品牌出谋划策、大力收拾公共艺术、积极推进公共教育。在营收上,品牌业务更是比线下店多了一倍。


在访问过程中,嘟嘟不止一次表示“这些员工真的太棒了”、“他们真的太太太可爱了”之类云云。在Fiu这充满夏威夷冲浪风情的办公空间里,有趣还懂生活的年轻人自觉上班、得闲摸鱼。



说是“摸鱼”,也是十足的技术活儿。灵感缺席的时候,团队习惯把自己丢进大量的调研中。“比如说一个服装项目,不只是服装,你可以去做店面、你可以做到餐饮,你可以做到任何只要跟它文字核心是符合的内容。多元化去做调研,最后拼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是个好玩的结果。”


也许就是因为从未给自己下过定义、贴过标签,FiuFiu的潜力才远比我们看到的多得多。就像他们主动打开店门向过路的居民喊着“你们来看一看吧”那样,趁着年轻向所有可能性敞开大门,总不会是一件坏事情。




FiuFiu


地址:上海愚园路1175号

时间:Fiu Gallery 11:00-20:00(周一店休);

Fiu Pump 白日甜品11:00-19:00 夜间酒馆19:00-次日2:00(现酒馆因设施问题暂时关闭,周一店休)


*本文图片皆由受访者提供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