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戛纳国际创意节回来没多久的各位,今年玩儿得还开心吗?


有八卦和吐槽的,不如给我们说说?什么?怕伤情面?



这儿可有一位今年没去但吐槽照样犀利的Bob叔。Bob Hoffman是一位专注广告和营销的资深创意人,担任两家独立创意机构的CEO,还同时运营一家国际公司的美国分部。他有4本著作都登上过亚马逊广告类畅销书第一名,评论曾出现在BBC、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知名媒体,同时还创立了一个名为“The Ad Contrarian”的博客,讲的都是广告创意界的大小事,还被Business Insider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市场和广告类博客之一。


早在今年戛纳开始前几天,牙尖嘴利的Bob就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名为《Dying At Cannes(在戛纳死去)》的文章,条分缕析,用一个个生动又活泼的故事/案例,来非常“客气”地呈(xiǎng)现(xiàng)了这个一年一度创意界盛事中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以及这些人和事告诉我们的……多种死法。


他说,今年是我第100年没有去戛纳,虽然很遗憾吧,但是幸好我知道这里面发生了啥,给自己省了不少钱呢。那既然如此,我也就给你们这些同样没去的loser们点儿免费福利,告诉你们里面发生了啥吧。


以下,就是没去戛纳的Bob叔,神还原的今年戛纳景色。


(小板凳排排坐,听Bob叔讲故事啦)



1.  一位来自某大型控股公司、穿着非常随意的CEO,说如今消费者正在发生变化,所以我们也得跟着变化,不变化,就得死。


2. 一位知名创意人发表了一通激动人心的演讲,主题就是创意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心脏和灵魂,人人都要创意为本,那些不注重创意的公司,活不长。


3. 又是一位知名创意人,戴着看起来很贵的眼镜,告诉大家要勇敢,不勇敢,就活不长。


4. 一位看起来非常真诚的女性高管告诉大家,不论性别、性取向、种族、宗教信仰、年纪、能力、身材如何,或是否对麸质食物过敏,我们都要平等尊重所有人,那些不重视多元化的创意人,也活不了多久了。


5. 一个看起来很欧洲的策划人说我们得可别再想短期策略了,要认识到品牌都是建立在长远策略上的,那些专注短线的,会在长线里消失的(说完她就赶紧拿起手机看自己的演讲收集了多少条推特)。


6. 在一个关于市场营销未来的小组讨论里,各位一致同意,将来品牌会需要越来越多个人化服务来贴近消费者,那些不深入探究消费者行为的品牌,日子也不长了。


7. 又是一个小组讨论,说的就是关于乙方的未来,大家一致同意乙方必须紧跟客户需求,与客户利益保持一致,不然很快,就从市场上消失了。


8. 圈外某名人在演说里告诉各位,TA现在在社交媒体上的注意力跟TA在演戏/唱歌/篮球伤的注意力一样多,因为保持连结,才能活着(stay alive)。


9. 某知名亿万富翁把自己的中层管理人员派来了,讲的就是他们公司是如何通过开发AI来屏蔽掉有害的信息和用户,以保护消费者隐私安全,并且“如果我们不干这个,我们就没未来了。”


10. 一位研究专家说,为了更好地理解如今的Z世代(Gen Z),我们得把我们所掌握的关于千禧一代(millennial)的一切给忘了,前者是“数字土著(digital aboriginals)”,后者则是“数字原居民(digital natives)”。忽视Z世代需求的结果,是迎来自己的死刑判决。


(编者注:“digital aboriginals”和“digital natives”到底有什么区别?估计Bob叔也没搞懂,不然咋会这样吐槽呢。)


11. 一个由品牌专家组成的小组讨论,认为如今的消费者希望品牌承担起更多社会责任,共同建设社会成为尊重不同性别、性取向、种族、宗教信仰、年纪、能力、身材和麸质食物选择的环境。不这么干的品牌,就会很快消失。


说了这么多个故事,Bob叔感慨道,现在广告行业里的死法可是太多了,看来想要避免死神驾到,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坐游艇出个海,大口喝一杯桃红葡萄酒——不过幸好,现在这世界上还有成千上万的男男女女,正在为了我们的生存干着这些事儿。不然啊,我们都得死,对吧。


嗯,听Bob叔这么一说,戛纳我是有点儿怕了,但瑟瑟发抖的我,更担心的是:到底要不要转行呢,不转行,会死吗?


各位去过没去过今年戛纳的看官,你们又怎么看Bob叔的吐槽?



原文地址:https://adcontrarian.blogspot.com/2019/06/dying-at-cannes.html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