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signer's Designer专栏简介:

设计师们的心里都有一张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地 (又或许只有一两个) 布满了对他们设计路上曾有启发或影响的名字。

 名单上的人也许家喻户晓, 又或名不见经传。他们也许没有追求过世界定义的成功,但却活出了波澜壮阔的人生。他们的作品与人生的哲学,都紧紧地抓住了那些梦想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们的心。



您在什么地方看着这篇文章呢?假如是在办公室里忙里偷闲地阅读着,请你抬头看一下你周围的环境——你的办公室长什么样子?有精心配置过颜色吗?椅子、办公桌等轻便舒适吗?符合人体工学吗?照明是否恰到好处?有令人安心愉快、可以跟同事互动的空间吗?还是说办公室家具又重又难移动,你又刚好被灰压压的隔板隔离于一个小空间里,办起事来总不太利索呢?

如果你是在从员工角度思考令人想多多逗留而设计的办公室里工作的前者,请在内心默念并且感谢开启这一切美好的人,(佛罗伦斯·诺尔)Florence Knoll;如果说你是后者,而且没有任何你能着手改善的地方,那就......出去喝杯咖啡透一透气,缓一缓,再继续看看这篇文章如何?



其实我们在室内工作,不过是上个世纪中才开始的事情。说起集体的商业活动,理所当然的会联想到世上最多巨无霸商业机构的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经济腾飞,而更多的人把人生除了睡觉以外,一天中所花费的最长时间投入于办公室的工作中。


由于转变速度太快,在诺尔与丈夫的提案出现之前,办公室的编排摆设一般都是东拼拼西凑凑;如家中客厅花俏的窗帘、昏暗的灯光、装饰性强却沉甸甸的实木书桌、不方便走动的空间分布等,都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了员工的工作兴致与效率。诺尔夫妇成立的办公室家具品牌Knoll,从成立当时到现在,都有在让你更愉快地办公这件事儿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遇到汉斯·诺尔(Hans Knoll)之前,佛罗伦斯舒·斯特年幼双亲双亡后,被她在学的校长兼芬兰裔著名建筑师伊利尔·沙里宁(Eliel Saarinen)半收养。从她踏进校园的那一刹那,她已对由校长设计的校舍表示感动不已。看到欣赏建筑而双眼散发着无限活力的佛罗伦斯舒·斯特,沙里宁对她疼爱如己出,每年暑假都会带着这个乐观的女孩与家人回乡并同游欧洲,向她介绍各国不同的建筑特色。除了为她打下了稳固的建筑基础外,沙里宁家的儿子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也与佛罗伦斯成了一生的挚友与偶尔工作的伙伴。(埃罗·沙里宁日后也继承父业成了美国著名建筑师。)



先是在哥伦比亚大学一边念着城市规划,一边与埃罗·沙里宁及当时的同学查尔斯·埃姆斯(Charles Eames)一起尝试做一些小家具,再因为受到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风格影响而转到英国伦敦的建筑联盟学院,最后却因为二次世界大战而于芝加哥实习并完成其大学学业。吸收了各地经验的她受到当时如包豪思、先锋派、国际形式派等各个流派的敎导以及启发;亦于日常交流中建立起了深厚的人脉,有益于她日后在工作上获得各个流派人士的支持。


在那个年代,虽然拿到的是相同的学位,当同辈的男性接受设计摩天大楼等建筑任务时,女性建筑师往往只会被分派到室内装饰部。是的,当时甚至“连室内设计”这个名词还没有被认可。佛罗伦斯一边于洛克菲勒中心的建筑工作室Harrison, Fouilhoux & Abramovitz工作,一边暗地里为1938年刚到美国两年后就成立了他的家具品牌的的汉斯提供专业设计咨询协助。



随着汉斯与佛罗伦斯的专业信赖日渐加厚,俩人也续渐地互生情愫。汉斯除了把重点设计项目全权交予佛罗伦斯以外,也非常信赖她对品牌发展方向的建议。当时用实木打造的家具通常外形笨重,而第二次世界大战亦斩断了家具原料、副料的供应链。佛罗伦斯决定大刀阔斧地一改品牌原来的风格,采用新颖轻盈的物料如塑胶等;令本来带有丹麦特色的沉稳风格的传统品牌彻底变身,变成以干净的线条以及明亮的颜色作为特色—成为Knoll品牌延伸至今的标志风格。



同时佛罗伦斯亦建议品牌与建筑师以及艺术家等联名合作生产新产品系列。除了确保合作者会有相对应的报酬之外,他们亦决定保留,甚至突出创作者的名字,而非一如往常,默默地消失于品牌名称之中。从此刻开始,家具除了实用性以外,亦成为消费者可以借此表达个人品味与兴趣的设计装饰品。



这可以说是家具品牌首次的跨界联名合作。直至现在,这个当时破天荒的提案促使无数历久弥新的经典设计诞生,如当年与埃罗·沙里宁合作,众所周知的以彷若在母亲的子宫里的Womb Chair设计;野口勇的轻巧而富有动感的旋风餐桌Cyclone™ Dining Table;哈里贝托亚的钢编钻石椅;还有到近年还是在跟各个领域的设计师,比如说年轻的美国时装设计品牌Proenza Schouler及RODARTE,或是出色的非裔建筑师David Adjaye等不断地持续合作。



佛罗伦斯自己亦设计了一系列的办公室家具,其出发点只是因为她没有市场上没有找到符合自己想营造空间感觉的家具;而这些高度实用的设计亦成为了品牌的经典。



1946年,两人终于合力成立了自己的室内设计专业品牌Knoll Associates。两人于品牌成立两个月之后成婚。他们兵分两路——富有魄力与魅力的汉斯主要负责销售渠道,而品牌一切与审美相关的项目则交由佛罗伦斯处理。


品牌刚开始也发展得颇为颠簸。美国经济由二战后开始起飞,大企业的办公大楼如雨后春笋般耸立,Knoll在为大企业解决室内空间使用问题时,他们对室内设计概念的先见之明助其一跃成为行内的顶尖专家。



他们的公司越有名,越吸引大量对室内设计这领域有兴趣的建筑师及设计师想加入Knoll Associates的行列。可是佛罗伦斯总是求精不求多,她的设计团队内从来没有超过八名以上的设计师。这个精实的团队的设计可谓是无孔不入,设计的成果往往融合了建筑、家具、布料、以及空间分布的考量,概称整体设计(Total Design)。据说,佛罗伦斯与她的伙伴们是美国设计史上第一个拥有如此全面职能的设计团队。



他们设计的首要出发点,其实跟现在常常被挂在嘴上的使用者经验设计(User experience design)非常相像。除了听取客户的需求,与各种美观性及实用性的考量外,她与团队亦会向未来的使用者、公司的员工们,面对面汲取意见并投入在地观察,以确保他们的设计并非只是纸上谈兵,而是与员工们的日常工作紧密相关。



公司在1940年代时一直扩充,甚至在欧洲各地设立展示室。佛罗伦斯曾提过展示室对他们品牌的重要性:「有很多原本对新式室内设计概念不太熟悉而不太感兴趣的客户,一踏进我们的展示空间,就瞬间改变他们既有的观念。」她为了和大部分没有美术或是设计背景的大企业公司高层沟通,还发展出一个新的展示方法—拼贴图(Paste up)。他们在设计手稿加入了家具、打字机等日常物品,让成果如日常风景自然呈现,以便让客户们领悟理解。另外在每个需要用到布料的物件上,他们都会贴上几小块的相应物料。除了透过视觉的表达之外,她们也想要客户能在触感上有更亲密的了解。在这个现在已经被广泛应用的设计呈现手法上,是因为她从客户的角度出发的洞察才得以被普及。



不幸的是,1955年,汉斯在古巴遭遇交通意外离世。佛罗伦斯在最悲痛之时接手了作为公司唯一主理人的重任。在一个男性主导的时代里,这个决定并不被看好。可是她在逆流中引领销售与设计团队同时奋起直追,甚至接到了比以前规模更大的案子。因为合作的建筑师们都相信只有诺尔的全面设计才能配合他们建筑背后的弘愿-比如说现在还为人津津乐道的CBS广播公司总部整体内部装潢。



诺尔在迈阿密帮银行大厦设计内装时遇上了自己的第二次丈夫Harry Wood Bassett,他是位银行家,后来成为了该行行长。改婚后的诺尔依然保有着前任丈夫的旧姓,再在后面冠上新夫姓,变成了佛罗伦斯·诺尔.巴蕯(Florence Knoll Basette)。1959年,当公司发展再度步向平稳,诺尔终于可以从公司主理人这个位置上卸任,专心的回去管理设计团队。




当公司在1965年全权被转手之际,她也顺势退出,暂时地结束三十几年的职业生涯。搬到丈夫的故乡佛罗里达州的她,受邀为当年的百科全书撰写何为”室内设计”的一章:说真的除了她还有谁更适合解释室内设计的真谛?


虽然各个机构还是没完没了地给她颁发各种奖项,可是退休后的她甚少在公众活动露脸,除了2005年在费城艺术博物馆为她举办的回顾展。因为博物馆决定要重新呈现她当年设计的各种办公室内部,当时已经80几岁的她,由佛罗里达州飞往纽约去当场监工。就像年轻时的她一样,每个细节,微小的角落,布料等的质感,都得由她一一过目审批。博物馆的职员笑称说:「我以为我们办展览的已经是世上对细节最计较的人群了,直到我们遇上强敌佛罗伦斯·诺尔⋯⋯」



就于上个月底,优雅地活到了101岁的诺尔在家中与世长辞。 Knoll公司在她100岁寿辰之际为她设立了个人介绍专页(来,这里),离世后,佛罗伦斯的设计与故事再度被世人传颂。她那独特而创新的“全面设计”想法,亦由她的专业领域室内设计伸延到我们身边,到与我们产生联系的的一切日常里。


当年她的团队曾经有句适合总括诺尔一生的话:「我们并没有正在创造历史的自觉,我们只是做着在当时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All photos courtesy from Knoll.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