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人类这个物种追求的终极目标大概就是痛痛快快地玩耍了。在互联网时代,层不出穷的乐子让人沉溺其中,难以自拔。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千百年前没有“吃鸡”“王者荣耀”、没有“植物大战僵尸”“开心消消乐”、没有PAD、iphone的日子里,古人究竟在玩些什么?


从字谈起

在文化启蒙的年代,玩应该是贵族的“特权”。

为什么这么说呢?从字形上看,“玩”的篆文写法有两种,一种是“”,由(玉)和(元)组成;另一种写作“”,由(贝)和(元)组成。(玉)自不必说,是贵族专属;而(贝)在那个年代,是曾经充当货币的东西,普通人家自然不会大胆到捧着贝壳摩挲——万一不小心掰下一块,那不算“残币”了?

在释义上,许老爷子又用了让人忧伤的“互释”:《说文》解释,玩,弄也;弄,玩也。

探究字的本义,当然要从最古老的文字更靠谱些。“玩”的字形目前最早见于篆文,而“弄”则在甲骨文中就已经存在了。

“弄”写作“”,由简化的玉“”和双手“”组成。可以判断,玩与弄,最初都是“把玩玉器”的含义。

好了,本期蠹鱼食字就到这里。


下面,蠹鱼开始带您找乐子!


野蛮遗风——投壶

周代之前,夏商大概是满满的“野蛮”气质,粗犷风格,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文娱活动。而到了周代,礼乐制度一出,顿时充满了优雅的文化气息。

那时候宴会,一堆人喝嗨了,必然要有助兴的“竞技类”宴饮活动。最初人们习惯玩“射箭”。毕竟这玩意玩好了就跟看奥运会自动步枪似得,充满了期待和中靶后的快意。但是,要知道当局的人都已经“眼花耳热”,弯弓的力气还在,准头就不敢保证了。俗话说,射箭不喝酒,喝酒不射箭。在付出了不知道多少“血”的代价后,“投壶”终于诞生了。

宣宗行乐图(局部)

游戏很简单,顾名思义,把箭扔到“壶”里。用手扔箭,极大降低了弯弓射箭的生命“威胁”。而从来不嫌繁琐的周人还制定了一套投壶的“仪式”,服务人员要有礼生、司射、司人、司正、赞者、酌者等若干人,现场还需要音乐,并伴有唱诗、击磬、打鼓的现场表演。在随后的千年岁月中,投壶游戏一直存在,发展到明代已经有了140多种玩法。


文艺范之祖——曲水流觞

在后代的文人眼中,宴饮中玩投壶这种武夫色彩的游戏大概是跌份儿的。于是,在汉代开始,发展出了“流觞”这种文雅至极的游戏。一帮人在河边宴饮,随手扔个酒杯,酒杯顺流而动,漂到谁那里,谁作诗文。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就是这种文章合集的序。

兰亭修禊图

这活动是智力与才力的多重考验。在这种社会文化背景的刺激下,每个能称得上“文人”的家伙,都有短时间成诗的经验和能力,其中出挑者曹植“七步成诗”自然也见怪不怪了。


玩个球——球类运动发祥

蹴鞠想必大家都知道,这种从战国就开始出现的“足球”游戏得到了历朝历代统治者的支持和喜爱,如汉高祖刘邦、汉武帝刘彻、汉成帝刘骜、唐太宗、唐玄宗、宋太祖……都是铁粉。甚至到清代还玩出了“冰上足球”的花样。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是当代国足不给力,足球一脉相承下来,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国球”。

宋太祖蹴鞠图

除了足球,还有以下的球类运动值得一提。

首先是保龄球。

唐代人发明了一种室内游戏,参与者轮流扔出木球去撞击十五根笋型立柱,游戏名叫木射,又称十五柱球。

其次有马球。

马球大约起于汉代,盛行于唐宋元。

马球图

还有高尔夫。

源于唐代的“步打球”,与马球的区别是一个马上一个马下。到宋代起名叫“捶丸”。

宣宗行乐图(局部)


桌游——方寸间的无限天地

古代的桌游比较多,比较有名的有“六博”。有人认为是象棋的发源。六博最初用“六根博箸”,后来演化出了骰子。现代版骰子有六个面,而古代层有12个面的骰子。不过上面标记的数字也依然是1-6。

长沙马王堆汉墓还曾经出土过一套博具:

除了围棋、象棋、麻将等沿袭至今的桌游外,还有一款游戏不得不提——“大富翁”,唐人叫“升官图”。

玩法与现代的“大富翁”类似,升官图游戏通过投掷骰子,根据点数高低,获得“出身”,点数高的成为“状元”,赢在起跑线;差的有白丁,需要更加努力奋斗。过程中,透过旋转陀螺,赢得“德、才、功、赃”的奖励或惩罚,在官图的幻海中挣扎沉浮。


见识了这么多,确实知道古人真会玩。但你知道什么是“玩”的最高境界么?古人大概也在追寻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也许是:无生无死,亦真亦幻!

不明白?看看下面这幅画就懂了!来看:

南宋·李崇《骷髅幻戏图》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文作者授权TOPYS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文作者,并保留文章在TOPYS(www.topys.cn)的完整链接,谢谢!

{{praise_count}} 人觉得很赞

最新评论({{comment_list.leng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