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vivi@TOPYS 

猪子寿之(Inoko Toshiyuki),2001年刚从东京大学毕业并成为研究生时成立了teamLab,也就是现如今互动展览界的当红炸子鸡。

Light Ball Orchestra



数字告诉你有多红

现在提起teamLab都道是大名鼎鼎、炙手可热,但如果要问teamLab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一战成名?猪子寿之连续回答了几个“我不知道……”。

但他也提到,去年teamLab的东京展,两千平米的展览空间,在4个月内接纳了47万人观展。不久前在东京的展同样是城中热门话题,40天25万观展人次,排队需要六个小时。这时他们终于意识到,这真的是很多人……这可不(只)是因为日本人民特别爱排队,同样场面火爆的还有teamLab的旧金山展、米兰展等等,简而言之,全世界人民都在排队看他们的展。

当然,还有另一个不能公开的数据也能证明他们有多红,那就是邀请teamLab做一个展览的策划和装置费用。


排队看展的人们image©teamLab


teamLab的team,真的是个team

“teamLab是一个集体的、跨学科的创意团队,汇集了来自数字实践各领域的专业人士,包括艺术家、程序员、工程师、CG动画师、数学家、建筑师、网络和平面设计师和编辑。他们自称‘超技术专家’,以实现艺术、科学、技术和创意之间的平衡为目标。”

在日本,像teamLab这样拥有4、500人的绝对算巨无霸公司,其中90%都是各种工程师。

不过和猪子称为一个team可殊为不易,猪子曾在一次采访中透露自己扔掉衣服,退掉租房,去公司去宾馆去朋友家住,因为他发现只有团队、共事的伙伴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一次海外展会,teamLab动辄需要出动数十号人马。image©teamLab


teamLab logo的孩子气

teamLab的许多互动装置充满童趣甚至专供儿童,这是因为改变儿童的思维比改变大人的更容易吗?猪子表示不确定,但从结果来看似乎经常如此。

而这就不得不谈到他们孩子气十足的logo。

猪子寿之和teamLab logo image©teamLab


和很多人预想的“科技感”不一样,teamLab的logo是彩色、可爱的。虽然人们普遍认为黑色银色更酷更smart,猪子坚持,这种RGB色彩比大家常用的CMYK更适合新世代,他甚至有一个无法解释的理论——如果想和平地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改变世界,只有彩虹色是最适合的,例如苹果、google最早的logo也都是彩虹颜色,teamLab的许多成员的名片上,也都有一丁点彩虹。“不是彩虹色的就不real,是fake的!”

至于这是为什么?不如看看翻译(也就是teamLab亚洲区总监竹井)和他之间的一段对话,竹井:“He doesn’t know why.”猪子:“No,I know why but I cannot say.”竹井:“Ok,it’s difficult to say by words.”猪子:“No,I can say but I can not say.” ——不如权当这是艺术家的直觉,或孩子气。



一个甩手掌柜的正确姿态

艺术家的固执自然也体现在项目中。有次猪子坚持要在家乡德岛的深山峡谷中做一个动态投影,团队所有人都告诉他不可行,最后猪子干脆雇了几个山民爬树攀藤地帮他做搭建,最后终于成功了,再展示给团队:看,明明就可行。这想来也是他“虽千万人吾往矣”战斗史中辉煌的一笔,所以把过程照片存在了自己手机上,便于不时向人展示。

德岛深山峡谷和它的动态投影image©teamLab

而如果要谈公司运营,竹井非常肯定地告诉我们,猪子完全不知道一个项目多少钱,公司一年挣多少。


艺术和商业的平衡是问题吗?

现在的猪子寿之尽管放浪洒脱艺术家气息浓厚,初创之时也和很多公司一样,为了运营和生计什么都做。

如今的teamLab注重artwork的同时也承接各种商业合作,但artwork是他们自己的尝新和实验,也是猪子的工作重心(也许是唯一重心)所在。

但两者也在互相影响,当完成了一个新的artwork时,teamLab可能将它应用到商业作品中,反之亦然,从商业作品中获得的经验、素材、甚至是设备,teamLab也可能将它应用到之后的艺术作品中。例如Mikimoto圣诞门,这个商业作品的idea其实在之前的teamLab艺术作品中已经形成了;而在德岛案例中,猪子想做的灯光项目缺乏足够的预算,也从其他的商业项目中援引经验甚至设备。


自然,永恒的话题

teamLab的作品总是提醒你,任何眼前所见,只此一次,不能重现,因为自然本来如此,即使表面一样,其中细节也必然一直在变。

Transcending Boundaries 

除了日本“一期一会”的文化,这种对自然的感触是基于他的童年记忆吗?猪子表示其实已经记不得太多童年细节,但他的家乡德岛有非常多日本少见的原始森林,这些“和猴子生活在一起”的生活经验,想必给他带来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完全区别于在东京大阪长大的人。


此外,他对人类好奇

作为要不断发想创造的核心发动机,猪子对工业革命之前、也就是所谓现代社会之前的艺术作品特别感兴趣,因为在他看来,那时每个人看世界的眼光和思考都不同,不像工业革命之后的种种趋同和标准化。

此外,他对人类好奇,“人类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是他总在观察和思考的问题。每次展览,与观展人数相比,猪子寿之更关注的是,到底改变了什么?他真正想要的,是用数字技术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改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用突飞猛进来形容如今的互联网技术似乎都不够,人们从网络上取得信息已经无比方便,那么,人们到底为什么还要走出家门、甚至跨越城市和国家去看展呢?猪子觉得,互联网让我们习惯了只用大脑,却忽略了身体和感觉,而这正是他想强调的部分,“我们可以在展览中和别人分享感受。不同人的置身于同一个空间,这件事意义重大。”


什么是teamLab面临的最大挑战?

“没有人知道结果,没有人知道未来,所以一直在试验。

Wander through the Crystal Universe

 

想的不一样,做的就不一样——采访手记 

记得在一次交流中,有人向前香港城市大学校长张信刚提问:在现在这样同质的市场中,怎样才能跟别人做得不一样?校长说:你想的不一样,做的自然就不一样。

这句话用在猪子寿之身上似乎特别适合。我们要承认有些人生来就和别人不一样。

他们眼中没有所谓规矩和应该,比如猪子刻意选择的居无定所,比如他热爱的话题,不是在天上飞的“改变世界”,就是“和猴子住在一起,猴子比人多”的莽莽山林。作为只管艺术创作的甩手掌柜,如果问起公司运营情况、项目费用,他只能以手盖脸笑着回答说,“我不知道……”

一位纯粹的艺术家,加一个优秀的运营团队,也许比一个懂得运营的艺术家,更容易获得成功,无论哪种意义上的成功。


十九 创意/艺术

2017-03-16 11:43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90 人觉得很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