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翻译、撰文/vivi@topys

部分文字资料来源/ kiasma官方资料

图片来源/ Jani Leinonen 

 

“我们社会里最大的问题不是叛逆,而是顺从。历史上最可怕的事情,种族屠杀、奴役、战争,都是因为顺从。”

这句美国历史和人权运动家Howard Zinn的名言,被芬兰艺术家Jani Leinonen在各种场合不断引用,更反射在他的作品中。2015Jani Leinonen在芬兰赫尔辛基当代艺术馆Kiasma的作品展,就以“叛逆学园(school of disobedience)”为主题,以对消费文化的批判性和大胆幽默,吸引了国际目光。

 

Jani Leinonen1978年生于芬兰的Hyvinkää2002年毕业于芬兰美术学院(Finnish Academy of Fine Arts)。他的作品是艺术怎样在政治议题发声的绝佳例子。“叛逆学园”并非一个真实的学校,而是Leinonen目前为止所有作品的一次回顾,也是整个show的隐喻和象征。作为公共艺术家,Leinonenopen source开源、集体的方法进行创作,以共享著作权的方式生产艺术品,也在作品里根据需要融入媒介、公共和社交媒体等实践。

教育通常教人们学会接受,叛逆学园则教人叛逆。它问的是: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新世界?呼吁大家打破思维定势,去质疑艺术、政治和这个世界,去学会怎样形成、表达和宣传自己的观点,让世界变成更好的人间。

所有展览访客,都可以成为叛逆学园的学生。那么谁是这个叛逆学园的老师呢?——答案是品牌形象代言人。在叛逆学园,他们不再是市场营销代言木偶,摇身变成教授媒体批评和公民叛逆的活动家。


Jani Leinonen为叛逆学校的老师们定做了各大品牌代言人的制服。

“每种意识形态都有产品。产品和品牌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不可思议的重要角色,这也是为什么把它们用在艺术里会那么有趣,用它们讲述那些公司不会讲的故事。”Leinonen说。

 

首当其冲麦大叔

20111月,一个叫食物解放军的团体绑架了赫尔辛基Ruoholahti麦当劳的麦大叔塑像。之后一支模仿恐怖组织的片子出现在了Youtube,他们要求麦当劳及时回复关于他们的食物对健康的影响等问题,否则将处决Ronald

麦当劳对此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在不久后发布的另一支视频中,可怜的小丑被铡刀处死。(当然他们用的其实是一个复制品。)

Mcdonald Kidnapped2011

这次活动吸引了包括Fox新闻在内的国际性的关注。

Leinonen本想让整件事情匿名进行,因为他不希望自己的行为被定义为“艺术”,在他看来,艺术的最大问题在于,很少有人把它当真,一旦被贴上行为艺术的标签,就似乎成了一场无关痛痒的表演而已。无论愿或不愿,艺术与表演似乎渐渐成了一件事,Leinonen曾声称自己其实是一个演员,在艺术这出戏里写好台词、彩排演出。

也许,艺术就是虚构,艺术也就是一个虚构的角色,然而他付出的代价却非常现实——麦大叔绑架事件让Leinonen因欺诈罪和伪造罪被逮捕并罚款。

 

关于小丑恐惧症


Coulrophobia2009

麦大叔是Leinonen的灵感缪思,某种程度上甚至是他的自画像,他在社会上的地位,也类似一个宫廷小丑,小丑的幽默允许他去触碰一些艰难的议题甚至禁忌。然而,小丑哭的同时也在笑,如果越界,他会坠落。所以,你对小丑是不是一样,又爱又怕?


贫富两条路

这似乎就是个普通的汉堡餐厅柜台——在你没有细看之前。餐厅名字指向一个全球性问题,软饮的名字更是直接指向一些道德原罪,等等,这是家什么黑店?



Hunger King ,2014

这个装置的前身是Leinonen 2014年在布达佩斯执行的一个项目。他在一个闲置的办公空间建了一个“Hunger King(饥饿王)”餐厅。餐厅有两个通道,走穷人通道,可以排队领取一个装有3400福林(约等于人民币80元)的汉堡盒子,这是匈牙利六小时的最低工资。富人走的是红地毯,可以买Leinonen的汉堡艺术品。

这个项目其实是对当时匈牙利一项禁止流浪者的新法令的批评。访客可以在餐厅内看到匈牙利无家可归者的现状,甚至可以直接给匈牙利政府发送信息(大概可以想见信息内容会是什么)。

Leinonen看来,这不只是匈牙利的问题,全世界都在因为收入悬殊而将人分等级。不过他接下来的结论就似乎值得商榷——“食物是世界上气候变化、生活方式弊端、经济和社会失衡的最大原因。当我们解决了食物问题,就解决了所有问题。”《人类简史》则有不同看法,在作者赫拉利看来,人类缺乏大规模合作的本能,才是纷争不断的原因,历史上许多例子可以证明,食物的充沛和资源的富足并不能阻止革命和战争。

无论如何,Hunger King餐厅确实是Leinonen理念的直接呈现。给穷人发钱显然是Leinonen坚决站在穷人这边的表现,而让富人买艺术品,不止略带讽刺,更是他真实艺术(经营)生活的映照。

 

艺术致富

对于一个总是挑战贫富话题的艺术家,人们也许最想challenge的是,他本人在生活中到底是穷人还是富人?对此Leinonen有一个狡猾的答案:我当然要有钱,这样别人就不会说我的作品是因为穷人的嫉妒心在作怪。——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LeinonenTOPYS说,从全球角度来看他当然属于全世界最有钱的那一部分人群,但他的生活很简单,没有家庭,所以生活就围绕着工作和朋友进行。

以下两个项目,也确确实实帮助了他在致富之路上一路狂奔。

 



anything helps2009-2015

Jani Leinonen去各个城市买来乞讨者的标示牌,并将它们装裱陈列,做成了一个乞讨者的纪念碑。这件作品提醒我们贫穷以及随之而来的移民潮,同时它也考察和再现了商品化的过程——Leinonen廉价购得的标示,改造为艺术品后为他获取了高额利润。



made in china2013

这些是Leinonen从深圳一家工厂定做的印刷品。里面涉及的品牌本身也多是在低人工成本的国家加工制造。Leinonen将作品外包,并以极高的利润出售,从中勘察了市场经济和低成本制造,“我想知道能否用资本的方法做艺术——结果极其容易、极其有成果。”

至于对中国的印象?Leinonen说,“我爱中国。虽然我只去过一次上海,但是那是一次愉快的体验。我唯一想知道的是,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然而看起来又很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或者说是二者奇怪的结合。我希望它的概念是用资本主义去创造足够的财富,从而开始再次分配,让每个人过得开心,因为现在看来财富还是集中在少数人手上。另外我必须说,虽然在资本主义里生活了快四十年,我真的不喜欢它。我想一定有更好的选择。”一个歪果仁,竟然能如此精准地解读“有中国特色地社会主义”,果然是艺术家中最懂政治的。

某种程度上,Leinonen也在用实际行为反驳自己“食物决定一切”的理论,作为一个衣食无忧的经济上层,他比许多更缺乏食物的人都更有质疑和改革的精神,不是吗?

 

大写的叛逆

七宗罪,2014

1925年,圣雄甘地列出了现代社会的七宗罪。这件作品把这七宗罪列在了24个麦片包装上,毫无违和感。

The seven deadly sins are: wealth without workpleasure without conscience, knowledge without character, business without morality, science without humanityworship without sacrificepolitics without principle.

七宗罪:不劳而获的财富,没有良知的享乐,没有品德的知识,没有道德的商业,没有人性的科学,没有牺牲的膜拜,没有原则的政治。


我还有很多意见

 

TOPYS x Jani Leinonen

TOPYS:能不能描述一下你度过了一个怎样的童年?

Leinonen:我是芬兰优秀和自由的教学体系的产物。我从幼儿园到大学读的都是艺术学校,好的方面在于我很早、大概六岁的时候,就确定自己想成为一名艺术家。我在80年代度过的童年,大概是世界上最均富的国家最富裕的年代,我们的总理Harri Holkeri在演讲里声称“我们现在都是中产阶级了”。这是真的,我们没有超级富豪,但我们也几乎没有穷人,没有失业。不过后来事情变化很快。 

TOPYS你完成这些作品的动力和目标是什么?

Leinonen:要看什么作品,有时候我只想说一些人生的另类故事,有时候我厌倦了一个伪善的世界,回收可乐罐、捐几块钱或买一块捐5分钱给第三世界饥饿儿童的巧克力就让我们自我感觉良好。我想告诉人们有一个无法想象的世界。

TOPYS你是否质疑过自己?你的观念是否发生过重要的改变?

Leinonen:我经常质疑自己。我经常做坏的决定。我经常失败。但如果我们不失败,我们就不会改变。我的观念改变多到数不过来。只要想想这个世界在25年来——不——十年来有多少变化就知道了。例如,我12岁时对我们现在要面对的生态问题就毫无概念。 

TOPYS:你最想挑战而尚未挑战的品牌或组织是?为什么?

Leinonen:我的原则是全球所有人可持续的社会和经济平等。任何伦理或生态上不负责任的个人或组织都应该被挑战,无论大小。不过多数时候我在挑战那些拿“给股东赚钱”当挡箭牌的品牌,破坏也是有秘诀的。 

TOPYS:能否描述一下你的乌托邦世界是怎样的?

Leinonen:我不相信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我们可以有独立的乌托邦。我的梦想之地不是某一个区域而是一个梦想世界,一个平等的世界,我们按能力劳动,按需分配。

 

教授叛逆,真的是一件叛逆的事吗?——后记

有人说Leinonen的叛逆学园可以从艺术实践做成真的学园,我想,那应该叫“梦想粉碎机”更准确。“更多选择更多欢笑”的麦当劳蜀黍来给你讲肉鸡养成记,大概会是无数孩子的心理阴影。

那么问题来了,教育,到底应该教些什么东西?真理?知识?品德?……都对。不过,除此之外,叛逆和质疑,不也是同样重要、甚至更重要的内容?

越来越多朋友把孩子送到国外念书(总有一些老成的朋友,嗯),他们最大的感触是,学校老师的方法不再是灌输而是培养,而最先培养的,往往就是对理念、甚至对事实的批判和质疑精神。也许只有经过推倒而不倒的,才真正站得住脚,而这种批判和质疑的精神,想必让孩子受益一生。

所以,艺术与政治的结合也许只是Leinonen的私人选项,而叛逆精神,即使已难以植入我们成熟的大脑,至少也可以给它时不时来一个吐旧纳新的massage


Jani Leinonen个人网站:http://janileinonen.com/en/

十九 创意/艺术

2016-08-05 20:09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文作者授权TOPYS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文作者,并保留文章在TOPYS(www.topys.cn)的完整链接,谢谢!

58 人觉得很赞